管理我的频道

廖天琪代表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致函刘霞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追思刘晓波、营救刘霞,是在乌克兰举行的第83届国际笔会年会的重点之一。作为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笔者在大会期间在各个工作委员会上作了详细的报告,叙述了围绕晓波生前身后的诸事,各地营救的情形,晓波的遗愿,刘霞当下的“被失踪”状况和如何同参予本次会议的69个笔会共同配合开展营救声援行动。

在大会组织的、在Ivan Franco大学大礼堂里举行的一场对外公开演讲中,笔者和原狱委主任玛丽安进行对话,描述晓波1988年6月25日在北师大的博士论文答辩中,如何为他的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在9位,多半是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面前,口若悬河地雄辩,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和审美,一匹狂傲的黑马征服了灰发族的评审委员,博得满堂采,获得博士学位。经过六四的历练,晓波沈潜下来,逐渐变得谦卑,进入二十一世纪,他的思想更趋成熟深沈。待到2010年12月8日,笔者这样跟此荣誉不相干的人可以参加奥斯陆的颁奖礼,与挪威国王皇后在灯火辉煌、群星灿烂的大厅共进优雅丰美的晚餐,而荣誉的真正得主晓波却在万里以外的囚房中喝著菜汤,也许获准多吃一碗米饭,这是如何令人无法接受的对比和反差。拜中共独裁政府之赐,有独立思想的勇者入狱,诺贝尔奖得主在狱中被折磨至死,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例。晓波之死为中共压制言论自由,囚禁思想犯的反人类罪行做了永远不可被磨灭的见证纪录。

笔者接著叙述晓波1996-99被劳教三年,1996年服刑期间他和刘霞结婚,同年他生日时,为新婚的妻子写了一首诗“承担”,其中有震撼心灵的诗句:

你对我说:‘一切都能承担’
你顽固地让眼睛对著太阳
直到失明化为一团火焰
火焰把海水全部化为盐
亲爱的
让我隔著黑暗对你说
进入坟墓前
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
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而刘霞2010年晓波在狱中时也写了一首诗“黑暗之路”给她的丈夫,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晓波死前看到过没有。纽约时报于9月15日将此诗翻译为英文刊登出来,玛丽安朗读了英文,笔者读了原文: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一对夫妻恋人在创作如此生死唱和的诗歌时,并不曾想到他们将面对的是生离死别。今年7月晓波真的就独自走向黑暗之路了,他瘦得只剩一副骨架躺在病床上,死后也没能走进坟墓。没有人性的当局把晓波烧成灰,灰烬撒在了大海。晓波最终也不能用骨灰给刘霞写信,他阴间的地址在哪儿呢?这一切让人如此心碎。据闻晓波最后对刘霞说的话是:“你走, 你出(国)去吧。”在故国都没有一片安息之地,那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刘霞真的必须离开那片伤心之地。

如今晓波刘霞天人永隔,言至此,我心沉重,不觉引述了苏格拉底两千年前也因“煽动惑众”罪被判饮毒酒身亡。他举杯之时对围绕著他的弟子说:“我该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我不知哪里是更好的。”的确,我们当下的世界充满不确定性,战争、暴力、仇恨、猜忌和恐惧。也许晓波如今的世界更美丽。

大会期间,笔者应副会长乔安娜的建议,起草了一封给刘霞的慰问信,内容如下:

亲爱的刘霞,
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在乌克兰的利沃夫市(Lviv)举行。来自69个各国笔会的163位代表,聚集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我们很想念记挂你。希望不久有一天你能跟我们欢聚,向我们朗读你的诗篇。

这封信得到全部与会的69个笔会的代表一致赞同并签字,许多代表还坚持签上个人的名字(见附图),挪威笔会和荷兰笔会的代表即席写了问候的卡片给刘霞,这些都交由笔者负责通过不同的渠道,转寄到刘霞手中。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