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大选进入倒计时 全国有哪些选区值得特别关注?

与以往一样,这次大选的结果将取决于边缘席位(marginal seats)(上届大选胜出的候选人得票率没有超过56%的选区)的结果,但需要注意的是,也有一些执政党的安全席位(上届大选胜出的候选人得票率超过60%的选区)有可能会落入高知名度的独立候选人手中,对大选结果造成影响。

正如2019年上届联邦大选一样,昆州与南澳州及维州的投票摇摆方向正好相反,各州或领地的投票摇摆变化成为联邦大选何去何从的一个重要变量。

这些差异在2022年可能变得更加重要,因为每个州或领地在过去两年经历的新冠疫情都不相同。

在上两次联邦大选中,联盟党在昆州和西澳州赢得绝对多数席位,令其得以在新州和维州的选区表现差强人意的情况下翻盘。

在昆州和西澳这两个州总共45个国会众议院席位中,联盟党占了33个。也许2022年联邦大选会成为2019年大选的翻版,联盟党不会失守这两个州。但如果失守,那么联盟党在这两州失去的每一个席位都必须在其他州或领地赢回同样的席位数。

因此,考虑到这一点,让我们看看全国各地的选情吧,您也可以直接点击进入您居住的州或领地直接查阅。

- **西澳州**
- **昆州**
- **塔州**
- **维州**
- **新州**
- **南澳州**
- **首都领地**
- **北领地**



## 西澳州

鉴于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 McGowan)所领导的工党政府在2021年3月的州选举中取得了巨大胜利,西澳州在此次联邦大选中似乎是联盟党的一个更大的烦恼。

自由党的西澳州支部遭到裁员,缺少人手、资源和士气。直到今年3月以来,总理和反对党领袖才获准许进入西澳州,展开竞选活动。

![WA Premier Mark McGowan walking outdoors flanked by Labour MP Matt Keogh and federal Opposition Leader Anthony Albanese.](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7921f3ffb6da870cc60c796cd7a2a9a7?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2885&cropW=4328&xPos=0&yPos=0&width=862&height=575 "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恩4月在工党议员伯特·马特·基奥和联邦反对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身旁。(ABC News: James Carmody)")

自由党在西澳州所占据的席位领先优势看起来很大,但如果选民对州长麦高文和工党在州选举中的支持度能延伸到本届联邦大选的话,自由党在西澳州的席位只有少数是安全的。

第一个需要关注的席位是**Cowan(工党占有0.9%的优势)。**这个选区的工党议员安妮·艾琳(Anne Aly)将受到来自自由党议员文斯·康诺利(Vince Connolly)的挑战,文斯·康诺利曾代表现已被撤销的Stirling选区,如今Stirling选区并入Cowan选区。

自由党将死守**Swan选区(自由党占有3.2%的优势)**,该选区的现任自由党议员斯提夫·埃朗斯(Steve Irons)即将退休。**Pearce选区(自由党占有5.2%的优势)**曾是前联盟党前座议员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的席位,不过他将退出政坛,而此议席的保卫战也在进行中。肯·怀亚特(Ken Wyatt)所在的**Hasluck选区(自由党占有5.9%的优势)**,甚至本·莫顿(Ben Morton)所在的**Tangney选区(自由党占有9.5%的优势)**,自由党都必须守住。

阅读安东尼·格林对西澳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 昆州

就昆州而言,联邦政府对州长安娜斯塔西亚·帕拉夏(Annastacia Palaszczuk)所领导的工党政府有关边境关闭政策做出的批评比对西澳、南澳或塔州的批评都要多。

昆州的新冠疫情对政治的影响可能是本次大选的一个关键。昆州自由国家党( LNP)的几位后座议员已与一国党(One Nation )和澳大利亚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一同批评强制疫苗接种政策。

昆州在2019年上届联邦大选中出现了反对工党的摇摆选情,一些工党支持者转而将选票投给了一国党和澳大利亚联合党。联盟党获得比以往更多的其他党的拨票。新冠疫情和疫苗接种的政策可能会改变选民对除了联盟党和工党以外的其他党派的支持,以及影响向主要政党的拨票。

![Scott Morrison holds a red-tailed black cockatoo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at a far north Queensland wildlife park.](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445263be17ae208fca3f8cdf7839a114?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2687&cropW=4030&xPos=0&yPos=88&width=862&height=575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与Leichhardt选区议员沃伦·恩奇(Warren Entsch)在凯恩斯开展助选活动。(ABC Far North: Kristy Sexton-McGrath)")

一些值得关注的昆州关键席位包括**Lilley选区(工党占有0.6%的优势)**、**Blair选区(工党占有1.2%的优势)**、**Longman选区(自由国家党占有3.3%的优势)**,还有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所在的**Dickson选区(自由国家党占有4.6%的优势)**、沃伦·恩奇(Warren Entsch)的昆州北部偏远地区席位**Leichhardt(自由国家党占有4.2%的优势)**,**Leichhardt**选区的旅游业受到了严重打击。还有就是**Flynn选区(自由国家党占有8.7%的优势)**,这个选区的现任联邦众议员肯·奥多德(Ken O'Dowd)即将退休,在上届2019年大选中,该选区对工党的优势有所增加,这给工党带来了希望。

另外两个边缘席位都是潜在的三方角逐之地。绿党在**Griffith选区(工党占有2.9%的优势)**和**Brisbane选区(自由国家党占有4.9%的优势)**都在竞选。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昆州选情的详细分析



## 塔州

虽然塔州在联邦大选中往往倾向于工党,但北部的两个席位Bass和Braddon却没有那么倾向于工党,这使得这两个选区成为全澳两党角力的最前沿。全国投票意愿的微小变化都往往会在**Bass选区(自由党占有0.4%的优势)**和**Braddon 选区(自由党占有3.1%的优势)**得到反映。

Bass选区被形容为全澳投票意向的指标性选区。自1993年以来的10次联邦大选中,只有一名Bass选区议员再度当选。这意味着在过去的10次联邦大选中,Bass选区在8次中改变了当选议员,而Braddon选区也几乎同样变化无常。自1998年以来的八次大选中,Bass和Braddon两个选区都步调一致,每一次选举都是同样的政党胜出,而在八次大选中有六次获胜的政党与上一次不同。

![A woman in a face mask looks downcast while a man with a mug puckers his lips](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8bf0ca8c01bc08ff50643f6d539d78e8?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3282&cropW=4923&xPos=39&yPos=0&width=862&height=575 "Bass选区国会议员布里奇特·阿彻上周在她所服务的选区接待了总理莫里森。(ABC News: Marco Catalano)")

塔州只有五个国会众议院议席,但当其中两个席位与全国政治的鼓点步调一致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塔州北部的这两个席位会吸引如此多人的关注。

此外,人们还应关注邻近的**Lyons选区(工党占有5.2%的优势)**。这是塔州中部的一个面积比较大的选区。自由党在2019年上届大选竞选后期不得不放弃对其候选人的支持。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塔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 维州

自1980年以来的15次联邦大选中的13次,工党在维州的两党首选投票(two-party preferred vote)中占多数,即使在1996年和2013年联邦大选中联盟党获得了压倒性胜利,工党在维州也获得了绝对多数票。在过去11次维州选举中,工党赢了八次,在过去40年,工党执政了29年。

在工党方面,值得关注的是重新划分选区边界会帮助工党获得的两个席位,即**Corangamite选区 (工党占有1.1%的优势)** 和**Dunkley选区(工党占有2.7%的优势)**。

内城区**Macnamara选区(工党占有4.9%的优势)**在2019年上届联邦大选中出人意料地大幅向工党倾斜,这使得工党的乔什·伯恩斯(Josh Burns)在两党竞争中更为安全地获得胜利。但是,Macnamara选区正在发展成为一个包括绿党在内的三党竞争之地。在2022年联邦大选中,更大的挑战将来自绿党。在雅拉河(Yarra)以北,工党以往曾经的心脏地带,该党将再次受到绿党在**Wills选区(与绿党相比,工党占有8.5%的优势)**和**Cooper 选区(与绿党相比,工党占有14.8%的优势)**的挑战。

![A man holding a stack of papers smiles in a crowd.](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b0305862cdaad6570e8c123986f7355a?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3116&cropW=4674&xPos=0&yPos=0&width=862&height=575 "绿党领袖亚当·班特正在分发如何投票卡。(AAP: James Ross)")

除非出现明显的摇摆,否则只有几个自由党的席位会出现问题。**Chisholm选区(自由党占有0.5%的优势)**是差距最小的一个。**Higgins选区(自由党占有2.6%的优势)**和邻近的Macnamara一样,正在成为一个三党激烈角逐的边缘席位。那里工党和绿党正在争夺第二的位子,希望能通过拨票击败凯蒂·艾伦(Katie Allen)。

接下来就是独立候选人的竞争。2013年,自由党失去了**Indi选区(与自由党相比,独立议员占有1.4%的优势)**。现任国会众议员海伦·海因斯(Helen Haines)在2019年上届大选中取代了凯西·麦高文(Cathy McGowan)。邻近的Nicholls选区(国家党占有20%的优势)是一个非常安全的保守派席位,国家党议员达米安·德拉姆(Damian Drum)即将退休,这使得自由党与伙伴国家党之间产生了竞争,此外,至少还会有一名独立候选人参选。

**Kooyong选区(自由党占有6.4%的优势)**的现议员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和**Goldstein选区(自由党占有7.8%的优势)** 的议员蒂姆·威尔逊(Tim Wilson)也都面临来自独立候选人的挑战。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维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 新州

近三分之一的国会众议院议员来自新州,这样的议员人数比例确保该州在联邦大选中始终是一个关键的战场。

如果在新州取得不错的大选结果便可以将险胜变成稳赢,糟糕的结果则会使赢得选战成为不可能。

工党从未在赢得联邦大选的同时却失去在新州的多数席位。在过去60年内,联盟党只有两次在没有拿下新州多数席位的情况下成为澳大利亚的执政党,就发生在最近举行的两次选举,联盟党在2016年以两个席位的优势胜出,在2019年则以三个席位的优势胜出。

联盟党在面对要守住昆州和西澳州所有席位的艰巨任务的情况下,希望通过在新州从工党手里夺取席位弥补在其他州遭受的损失。



**工党与联盟党在全澳各地所占席位的可视化热度图**

工党虽然在2019年赢得新州的微弱多数席位,但计票结果很不理想,工党只能以低于5%的优势保住九个席位。

工党在新州南部面临两个关键考验,近年的山林大火和疫情使那里的旅游业不得已受到了各种限制,许多人的生活受到影响。

**Eden-Monaro选区(工党占0.8%优势)**曾经是全澳的风向标式选区。在2020年7月的补选中,工党的克里斯蒂·麦克贝恩(Kristy McBain)以微弱优势胜出。

而在紧邻Eden-Monaro北部的**Gilmore选区(工党占2.6%的优势)**,自由党由于选错了候选人而在2019年没能拿下该选区。自由党关注的是,在2月份Monaro和Bega选区的州补选中,联盟党遇到的选情大幅波动情况。工党首次拿下Bega,这一结果表明工党将守住Eden-Monaro选区。而Batemans Bay选区大幅摇摆的选情则表明,拿下Gilmore将是联盟党要打赢的一场硬仗。

![两名身穿装的中年欧裔男子](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a7ccee6a992ae83ed2ef4a9a634aa448?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2556&cropW=3834&xPos=0&yPos=3&width=862&height=575 "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和亨特选区的工党候选人丹·雷帕乔利。(ABC News: Matt Roberts)")

在传统上一直是工党铁票仓的猎人谷地区( Hunter Valley,即亨特地区,Hunter Region),工党以不到5%的优势守住三个席位。**Hunter选区(工党占3.0%优势)**涵盖了下亨特(lower Hunter)地区的主要产煤区。工党议员乔尔·菲兹吉本(Joel Fitzgibbon)在担任议员26年后即将退休。邻近的**Shortland选区(工党占4.4%优势)**的席位则由帕特·康罗伊(Pat Conroy)把持,而**Paterson选区(工党占5.0%优势)**的梅丽尔·斯旺森(Meryl Swanston)也将面临挑战。

2019年的联邦大选结果增加了自由党在悉尼的边缘席位。2022年的关键竞争地区是**Reid选区(自由党占3.2%优势)**和**Banks选区(自由党占6.3%优势)**。Reid和Banks这两个选区的席位涵盖了悉尼的一些地区,这些地区在“德尔塔”新冠变种病毒肆虐时被前州长贝雷吉克利安(Berejiklian)政府实施了封城限制措施。

另外两个边缘席位是传统的风向标。以戈斯福德(Gosford)和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两地为主的**Robertson选区(自由党占4.2%优势)**,在过去14次联邦大选中在该选区获胜的政党都成为执政党。主要位于悉尼西部彭里斯地区(Penrith)的**Lindsay选区(自由党占5.0%优势)**在过去的13次大选中,有12次选出的政党成为执政党。

与墨尔本一样,悉尼也将出现一些传统上安全的自由党席位受到主要来自一些独立竞选人的挑战。在2019年大选中击败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后,独立竞选人扎利·斯蒂格尔(Zali Steggall)应该可以保住**Warringah选区(独立参选人比自由党多7.2%的优势)**。**Wentworth选区(自由党比独立候选人占1.3%的优势)**和**North Sydney选区(自由党占9.3%的优势)**也有机会。

自由党应该可以从脱离本党而投奔澳大利亚联合党(UAP)的克雷格·凯利(Craig Kelly)手中赢回**Hughes选区(自由党占9.8%优势)**。

其他几个席位也将受到独立候选人的挑战。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新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 南澳州

南澳的州选举中,工党在领导人和新任州长彼得·马利纳乌斯卡斯(Peter Malinauskas)的带领下轻松获胜。

在南澳州,只有两个主要席位值得关注。

该州的州选举结果证明,自由党在布斯比选区(Boothby)的席位面临风险,在州选举中,工党首次赢得了与布斯比选区的边界重叠的两个自由党安全州的席位。

![A man and a woman holding coffee cups bend down to pat a little brown cavoodle](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40b3a7d726c43f0b01603200a10233d1?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3332&cropW=4998&xPos=1&yPos=0&width=862&height=575 "莫里森和Boothby选区的候选人瑞秋·斯威夫特。(ABC News: Luke Stephenson)")

传统的边缘席位是**Boothby选区(自由党占1.4%优势)**,自由党将因已经担任了两届议员的现议员妮可勒·弗林特(Nicholle Flint)退出政治舞台而处于不利地位。

在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地区,**Mayo选区(中央联盟党(Centre Alliance)比自由党多5.1%的优势)**是一个传统的自由党席位,之前该席位被尼克·瑟诺芬(Nick Xenophon)团队的候选人丽贝卡·沙基(Rebekha Sharkie)夺走。2018年,她在补选中再次胜出,当时瑟诺芬已经退出了中央联盟党。2019年,她再次当选。沙基的席位应该安全,除非全国性选战的形势盖过了当地大选的影响。

在州内的竞选中,自由党的**Sturt选区(自由党占 6.9%优势)**也出现了倾向工党的大幅摇摆情况。

独立候选人丽兹·哈伯曼恩(Liz Habermann)被提名为**Grey选区(自由党占13.3%优势)**候选人,该选区是一个幅原广阔的内陆选区。在3月的州选举中,哈伯曼恩参加了Flinders选区的竞选,并在比预期更为激烈的竞争中为自由党赢得选战。传统上,Flinders选区是雷打不动的自由党席位。Grey选区的另外两个州席位由独立候选人斯图尔特( Stuart )和纳隆加(Narungga)赢得。Grey选区的席位自2007年以来一直由自由党人罗文·拉姆齐(Rowan Ramsey)把持。此前,他在2016年的选举中获得意外惊喜,当时尼克·瑟诺芬团队的候选人几近失利。

对任何在Grey选区参选的候选人来说,劣势在于该选区范围广大,覆盖了南澳92.3%的面积。在这样一个席位上竞选,需要庞大的组织安排,更适合拥有成熟分支机构的政党。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南澳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 澳大利亚首都领地

堪培拉是澳大利亚的首都,但在全国选举时,首都领地很少得到全国性的关注。堪培拉记者席在国会大厦的存在说明各党领袖在竞选期间经常来访,但并非参加首都领地席位的竞选。

各党派领袖开展选战活动时,通常需要沿着堪培拉大道(Canberra Avenue)驱车前往邻近的新州昆比恩(Queanbeyan),那里位于边缘席位Eden-Monaro选区内。如今的选战活动要求党派领袖在边缘选区发布当天的信息,这就是为什么在昆比恩参加竞选活动的党派领袖比堪培拉那里还多。自全国大选计票中心(National Tally Room)在2013年关门后,人们对大选计票之夜的焦点也从堪培拉转移开。



**Canberra选区(工党占17.5%优势)**将受到一些关注,因为绿党可能会在投票的第一选择上超过自由党,排在工党后面。

唯一可能引起人们兴趣的其他选举活动是参议院选举,在那里,赢得选举所需的三分之一的名额通常能确保工党的凯蒂·加拉格尔(Katy Gallagher)和自由党的泽德·塞萨尔亚(Zed Seselja)连任。但这场选战吸引了一些知名的独立候选人,如学术界的金·鲁宾斯坦教授(Kim Rubenstein)和前英式联合式橄榄球(rugby union)国际选手、社会活动家大卫·波科克(David Pocock)。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首都领地选情的详尽分析



## 北领地

北领地的两个席位情况相当不同。**Solomon选区 (工党占有3.1%的优势)**是一个小规模的城郊选区,覆盖大达尔文都市区。Solomon选区在之前五次选举中四度被乡村自由党(Country Liberals)赢得后,在上两次大选中则被工党的卢克·高斯林(Luke Gosling)赢得。

**Lingiari选区(工党占有5.5%的优势)**是一个面积广大的选区,为全国第二大选区,覆盖北领地99.9%的领土,这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即将退休的工党议员是资深的沃伦-斯诺登(Warren Snowdon)。他在过去35年中有33年代表北领地的偏远地区。对本届大选结果至关重要的是,工党在该选区以白人为主的城市地区保住斯诺登的选票,同时要确保偏远地区的原住民选民前往流动投票站投票的高投票率。

阅读安东尼·格林有关塔州选情的详尽分析

相关英文文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