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选举委员会警告:边缘党派拥护特朗普式谎言“窃取的大选”阴谋论

选举监督机构向社交媒体平台发出的几乎每两个警告中就有一个涉及关于选民欺诈和选举诚实性的误导性叙述,这些叙述中有许多借用了美国“窃取的大选”这些阴谋论。

距离选举还有四天,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EC)已经对网上与选举有关的内容发出了至少45次正式警告。

其中几乎有一半的内容与有关选举制度的错误信息或虚假信息有关。

选举委员会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毫无疑问,与2019年的上一次选举相比,我们看到有关选举过程的(故意或其他)不正确沟通有所增加。”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还被警告说,与澳大利亚反封锁运动有关的“自由之党”和宣传团体可能会招募大量监票人,挑战联邦大选的计票工作。

在关于选民欺诈的阴谋论的推动下,志愿者团队正在参加培训,并准备在投票日监督计票工作。

“我参加了许多不同的当地团体......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们说,‘我们不相信政府。我们不相信选举,’”塔斯马尼亚州教师弗里克斯·克拉文斯(Felikss Klavins)说。

“我站起来,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相信这个系统,为什么不直接进行监票呢?”

![a bald man with a beard](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d61c012a634f75f27e1b8e94855b893c?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1280&cropW=1920&xPos=0&yPos=818&width=862&height=575 "塔斯马尼亚教师费里克斯·克拉文斯自愿成为监票人。(Supplied)")

克拉文斯先生由于没有接种疫苗而一直找不到工作,他自愿成为了自由民主党的监票人,但也打算留意其他“自由之党”,如一国党和联合澳大利亚党。

“在有些领域,他们[所谓的欺诈者]可以非常容易并简单地改变一些东西,”他说。

“当我在很多很多年前做[监票]的时候,那时我们被告知要注意那些指甲里有铅块的人,他们把1改成4,这是很容易做到的。”

错误信息监测组织First Draft的澳大利亚分社编辑艾石·陈(Esther Chan)说,与选举欺诈叙述有关的对监票人的号召,显示出一种在美国被用过的策略来增强对选举结果的怀疑。

她说:“随着选举的临近,小党派正在采用和建立这些叙述方式。”

![a woman smiling in front of a white background](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6ddc100ddc88e2fec99f1f4dec18d0d4?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2871&cropW=4307&xPos=570&yPos=0&width=862&height=575 "陈女士说,选举舞弊的说法破坏了民主进程。(ABC News: Kevin Nguyen)")

通过由政治候选人任命来核实是否遵循了适当的选举程序,监票人能够观察投票和计票情况。

要求提供志愿监票人并不罕见。一些“青蓝色”独立候选人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招募监票人的信息,而主要政党通常有更成熟的志愿者系统。

但是,自由之党的潜在监票人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和“选民教育会议”招募,这些会议通过电子邮件和Telegram等应用程序的聊天组被广为宣传。

在上周由一个自称“创造政治历史”的团体主持的这样一次会议上,200名观众被告知自由之党迫切需要监票人,以防止在计票时出现欺骗性情况。

主持人警告说:“显然,我们要注意任何自由运动的选票是否进入了非正式票堆。”

“我不是在影射什么,但这是可能发生的事情,”这群人被告知。

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监票人已被成功招募,原因是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没有关于监票人任命的核心数据。志愿者可以在投票日拿着候选人的任命表出现在投票现场。

一国党、澳大利亚重燃民主党、知情医疗意见党和联合澳大利亚党没有在文章截止日期前回应置评请求。

## 各政党捏造的选民欺诈指控

虽然选民欺诈阴谋论在边缘群体中广为流传,但各主要政党却倾向于回避这一话题。

直到本月初,昆士兰自由国家党参议员詹姆斯·麦格拉斯(James McGrath)在接受艾伦·琼斯(Alan Jones)采访时放大了选民欺诈阴谋论。

琼斯引用了2016年的一个数字作为证据,证明澳大利亚多重投票现象猖獗,称超过 “18,000人被要求解释为什么他们显然在联邦大选中投票超过一次”。

麦格拉斯参议员在采访中表示,事实 “其实更可怕”。

“在我们以37票之差输掉的联邦席位Herbert,该州有200起多次投票的案例,而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做出了不起诉任何人的决定,”该参议员告诉琼斯。

![a tv interview with two men](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a0da945b6d0ac7aa1cda8892f97e30f8?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1059&cropW=1883&xPos=6&yPos=0&width=862&height=485 "自由党参议员詹姆斯·麦格拉斯出现在琼斯的节目中,讨论澳大利亚选民欺诈指控。这一指控已被揭穿为不实。(YouTube: Alan Jones)")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表示,这些数字是不正确的,2016年只有42起可能的重复投票案件被提交给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其中33起可归因于投票点错误”。

“我们不知道参议员从哪里得出200这个数字,”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说。“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确定,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其中任何一起属于故意多次投票的情况。”

在2019年的联邦选举中,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发现仅有2102名选民的名字似乎被从选举名单上划掉了一次以上。这大约是1500万投票者的0.014%。

麦格拉斯参议员的发言人没有回答关于这些数字来源的问题。

## 从美国引进选举欺诈的说法

一些小党派候选人还将就监票与毫无根据的选举舞弊指控联系起来,往往是直接从美国引进的叙述和内容,然后将其改编为澳大利亚的选举程序。

在Telegram上,前自由党政治家转为一国党候选人的乔治·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宣传了一部美国纪录片,该片分享了关于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选民欺诈的虚假指控。

专家们表示,这部影片依靠“错误的假设、匿名账户和对手机定位数据的不当分析”来提出其指控。

![Rioters in the US hold up American flags outside the Capitol building ](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a2d022d6204efb463f623d22eaeed1c7?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667&cropW=1000&xPos=0&yPos=0&width=862&height=575 "2021年1月美国国会大厦外的致命骚乱部分是由选举欺诈指控引发的。这些指控被揭穿为不实指控。(AP: John Minchillo)")

在帖子中,克里斯滕森先生将这部纪录片与 “确保澳大利亚选举的诚实性”联系起来,并鼓励他的27000多名订阅者成为他们“支持自由之党候选人”的监票人。

当ABC与之联系时,一国党的一位候选人说,需要监票人是由于预期的选民欺诈,因为 “我们知道完全有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

First Draft的陈女士说,尽管缺乏证据,但这对一些小党来说是一个统一的说法。

陈女士说:“由于这些政党无法在经济、全国残障保险计划和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进行竞选,他们就采用和建立这些叙述。”

“作为人类,我们自然会对负面的东西做出反应并记在心里,这是一个容易使用的策略。”

一些对监票人的呼吁并没有明确与某个政党相关。

在与澳大利亚反封锁运动有关的Telegram聊天群中,呼吁大家来做监票人的宣传上说他们是“最后一道防线”,并且这是“抵御暴政的自由党和工党机器的最后一击”。

宣传中联系电话的拥有者拒绝回答采访问题。

![a poster reading scrutineers needed](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0bb07f2f2bd940909c05612c7508ea4f?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861&cropW=861&xPos=0&yPos=79&width=862&height=862 "在网上自由团体中流传的号召选举监票员的宣传。(Facebook: Supplied)")

最近几周,选举舞弊言论也开始集中在邮寄投票上。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预计,今年的联邦选举中,提前投票和邮寄投票将增加。在2019年的上一次选举中,超过30%的投票是在提前投票站完成的,高于2016年的22%。

4月底,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警告了宝琳·汉森的一国党,因为该党分享了一段视频,其中提到了关于已故人士投票和邮寄选票被从信箱中偷走的不实说法。

该视频还错误地声称,2010年的选举被选举人以欺诈方式提交的多张选票所左右,并呼吁通过法律,强迫选民在投票箱前出示身份证。

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种毫无根据的说法,比如:有人看到选票被扔掉,或者选票因用钢笔而不是铅笔标记就没被投票机计票。

这些说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多米尼克投票机,以及关于投票机调换或删除选票的指控,该设备背后的公司对此一再予以否认。

自2021年以来,一直有人试图将这种说法引入澳大利亚。一些人以及与大澳大利亚党有关的社交媒体账户暗示,这些机器将在即将举行的联邦选举中使用,这一说法被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再三驳斥。

在其虚假信息登记簿上,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表示,澳大利亚选举法“不允许使用投票机”。

陈女士警告说:“澳大利亚政客重复选民欺诈的说法,会导致人们对当局的普遍不信任,破坏候选人或政党的合法性,以及选举的诚实性。

相关英文文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