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小马科斯的中美翘翘板

### 德国之声:不少分析认为,小马科斯与杜特尔特女儿所领导的政府,在大部分的政策上,会大致延续杜特尔特的作风。过去几年,杜特尔特在任时,逐渐开始不再遵循菲律宾传统亲美的外交政策,甚至公开批评美国与扬言终止一些重要的双边合作。你认为在这方面,小马科斯会采取类似的路线吗?你认为美国可能该采取什么方式去与新的菲律宾政府接触?

**江怀哲:**我觉得小马科斯的政策大概会介于杜特尔特与其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两者之间。杜特尔特是深信“亲中远美”的概念,他对美国是很根深蒂固的不喜欢,而他也打从心底认为中国是能协助菲律宾发展的重要伙伴。

阿基诺三世则是从主权观点出发,根据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争端,认为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并用国际法可以捍卫菲律宾的权益。小马科斯可能介于两人中间的原因是,他选举过程中有提到菲律宾跟美国是有个特别关系存在,他认为某些军售是有互惠性质的。同时,他认为去捍卫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是非常重要的。

但他也有些发言与杜特尔特很像。他认为继续跟中国讨论2016年南海仲裁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双方当中只有一方愿意去谈这件事时,基本上就没辄了。他认为应该采取双边谈判,也就是说菲律宾跟中国自己谈。他不想带入美国的缘故是因为在中美关系恶化的态势之下,拉入美国只会让菲律宾的处境更恶化,让菲律宾成为两强相争下的马前卒,这是他不喜欢的。

他认为跟中国进一步合作是重要的,虽然他在竞选过程中刻意少谈政策,他在竞选过程中一直讲“团结”,也不去谈他可能会失分的政策主张。去年10月他有出席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一个菲中建交的活动,当时双方对菲中关系是正面看待。此外,新华社10日有发表评论,认为小马科斯当选菲律宾总统对于菲中关系有正面效果。

他是这样脉络的候选人,他可能不会像杜特尔特这么死心塌地的反美亲中,但同时他与阿基诺三世相比,仍持有疑美的心态。他认为若真的发生争端,美国能帮什么忙,而美国愿意帮多少,他仍持有疑问,所以他希望跟杜特尔特一样,维持接触式的外交。

### 德国之声:有些分析认为,在南海这种攸关主权的议题上,菲律宾公众比较多人希望政府对中国采取务实的作法。若这样的看法确实存在于菲律宾社会中,这样的态度是否会影响到小马科斯未来对华政策的发展空间呢?

**江怀哲:**我们要看过去的失败是怎么发生的。21世纪初,菲律宾跟中国也有考虑要合作探勘南海的天然气资源,但中间遇到一系列的贪腐跟丑闻,所以最后不了了之。这代表总统本身的形象,对推动这些菲中合作是很重要的。总统必须有一定的形象,去推动菲中合作才能避免这些相关反弹。

杜特尔特有这样的优势,他在6年执政期间,民调都维持高档。虽然民调显示菲律宾民众很不喜欢中国,但在综合看待杜特尔特担任总统时,人民仍愿意支持他,所以他有整体的支持存在。接下来小马科斯面对的是怎么样的菲律宾社会呢?2019年皮尤的一项调查显示,菲律宾民众对中国负面评价比较高,但同时菲律宾逐年来有47%的民众认为中国的经济成长对菲律宾是好事。

这个逐年成长的幅度与奈及利亚跟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都是差不多的态势。这代表菲律宾民众不喜欢中国,但另一方面他们也现实的知道中国的经济成长可能对菲律宾是有些帮助的,所以他们期待的候选人是在南海议题上不要有重大的失举,但他们又不反对跟中国有更亲近的经济合作关系。这个平衡怎么抓,便是小马科斯的挑战所在?

### 德国之声:感觉另一个在小马科斯当选后会面临挑战的是美国,因为它们必须决定小马科斯的政府在人权跟民主等领域是否可以符合美国的期待?还是他会延续杜特尔特在他任期内对新闻媒体或公民社会其他领域的打压?你认为这些方面是否会成为美国政府与新的菲律宾政府合作的绊脚石?

**江怀哲:**我觉得美国在对菲律宾的外交关系,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务实。杜特尔特当选前几年跟美国关系闹得很僵,基本上菲律宾是比较主动接触中国与俄罗斯,美菲关系当时确实是有恶化。但后来双方关系有拉回来,但比较少人有关注到。菲律宾原本扬言要终止1999年的军事访问部队协议,这个协议是跟美军到菲律宾后的签证、司法管辖权有关的协议。

但后来没有终止的原因是,菲律宾国防部反对这件事,他们觉得中美地缘局势更加恶化,这让菲律宾国防部不允许菲律宾政府这么做。杜特尔特对他政府的掌控虽然很大,但军方与外交部的官员对跟美国关系来说,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存在。这是菲律宾这边支撑菲美关系的群体。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菲律宾在南海的战略位置,而菲律宾也是美国主要的非北约盟友,两国之间也有共同防御协定,这让双方维持非常紧密的关系。去年10月,美国跟菲律宾发布一份新的文件,名叫《21世纪美国和菲律宾伙伴关系的共同愿景》(Joint Vision for a 21st Century United States-Philippines Partnership)。有些人分析这个文件中主要在讲的是,菲律宾政府不断大吵大闹所发挥的功用,就是最终让美国屈服了。

说美国屈服的原因是杜特尔特一直说若南海出事,美国到底会不会不来帮忙,这也让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任时说,美国共同防御协定有涵盖南海。奥巴马以前不愿说这个协议有涵盖南海,而蓬佩奥的发言也是回应了菲律宾的需求。另外来讲,去年10月的文件确实有提到民主,但更重要的是肯认菲律宾在南海的相关主张,认为要加强双边的对话机制。

虽然美国不喜欢杜特尔特政府,但现实军事跟安全合作,前者不会阻碍到后者。小马科斯执政后美国会怎么做,我觉得就要继续观察下去,因为小马科斯在竞选时刻意去淡化他的政策,所以外界很难看出他执政后,会如何做。很多人在意他在历史议题上的立场,而他赞许了他的爸爸、妈妈,他也不道歉。

另外来讲,菲律宾总统府底下有一个总统善治委员会(Presidential Commission for Good Governance),主要是在追讨马科斯的赃款。小马科斯在竞选时说,这个委员会专门针对我的家族,但这不对,我以后要把它改成真正的反贪腐委员会。这是他少数明显表态会施行的政策,而若他真的这么做,美国政府可能就真的会陷于两难。

因为小马科斯会是很明目张胆的挑战过去30年菲律宾民主化的共识,而若美国主办了民主峰会,却对这种事情不做些表态,也很难说的过去。但现在来看,小马科斯比杜特尔特小心,所以我不认为他会去把美国推到一个很两难的立场,他应该会小心应对。

### 德国之声:美国总统拜登除了12日与13日在华府会晤东盟领袖,下周也将出访日本与韩国。印太地区看起来会是他执政期间,美国外交最主要关注的地区。很多人认为菲律宾在美国印太战略中,扮演关键角色。 你认为美国在印太地区持续推动对抗中国的政策时,该如何与菲律宾互动?

**江怀哲:**从菲律宾的角度来讲,美国必须想办法把菲律宾重新拉回来。这是有双边的因素,包含当小马科斯有这样的一个家族传承,他在美国还有一些官司,牵涉到未缴罚款的问题。所以若小马科斯哪天访问美国,或是拜登或美国其他官员出访菲律宾,这些都会是尴尬的议题。所以人权、民主与法治的问题,他们在与菲律宾讨论时,会更谨慎。

另一方面,军事安全议题是大家特别看重的。在杜特尔特任内,美国很多对菲律宾的讨论也慢慢往这个方向走。过去他们都会认为菲律宾跟美国就是有相同目标的伙伴,跟美国谈到台湾时很像,也就是双方都是民主国家。过去他们去重新审视美国与菲律宾的关系时,常常从一种现实主义的角度看待。

美军在菲律宾能够使用的军事设施,离南海或台海战场的亲近性。一定程度的军事合作,对美国印太战略是很重要的。去年10月,美国与菲律宾有强调,相关的对话机制要继续。美国与菲律宾未来每年也会举办一个海事对话,会专门围绕南海议题。我相信这一定是菲律宾国防部有所呼吁,那美国也是乐见,他们希望菲律宾政府不要为了跟中国发展关系而忽略了2016年南海仲裁的判决,因为这对菲律宾很有利。

美国在菲律宾过去长期有与军方合作,一方面是反恐战争时,当时菲律宾南部的穆斯林组织被美国标志为恐怖主义组织,所以这方面的合作本来就有共同基础。如何从这个基础继续往上发展,让双方的合作跟印太地区或南海战略有关,这就是要看美国推动的方法。基本上来说,正面的基础是蛮多的,就算是杜特尔特当总统时,美国跟菲律宾都有联合军演,前阵子双方一起实施的军演还是史上规模最大的。

就连在杜特尔特担任总统的艰难状况下,菲律宾与美国的军事关系都还是很强势,我认为小马科斯上任后,我觉得双边军事合作是可以期待的,因为菲律宾军方有一定的自主性,这也一直是菲律宾民主化的痛点。从另一个观点来讲,它是菲律宾一个很重要的亲美势力,这对美国来讲是一个重要的正面讯号。

从这个角度来说,军事安全可以这样做,政治上民主跟人权问题处理虽然比较棘手,但他们应该会找到方法应对。另一个重要议题是经济,因为大家都在等拜登政府提出他们的印太经济框架,目前来说,美国一直没有提出更细节的内容。要如何把菲律宾内入该框架一直是一个有趣的议题。

在竞选时,菲律宾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Leni Robredo)曾有说她要推动菲律宾去发展更多产业,小马科斯也有讲到这个。罗布雷多有提到要加强菲律宾制造业的发展,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国家都有意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所以供应链的移转在东南亚的美商或跟美国品牌厂有关的供应链移转,假如菲律宾有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同时让菲律宾更亲近美国经济网络,这是有正面帮助的。

目前菲律宾在半导体的封装以及消费电子产品的组装是有利基的。这是他们的继承产业。如果美国能提出一个可以吸引菲律宾的经济合作提案,这当然无法取代中国与菲律宾每年大规模的贸易往来与援助合作,但至少若能与小马科斯想推动的经济议程有重叠,这对菲美关系的合作是会有帮助的。

江怀哲是《现代菲律宾政治的起源》一书的作者,为剑桥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研究硕士,长期关注东亚与东南亚的政经议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