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客座评论:永远的领袖与愤怒的人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半年左右,地方党委陆续在“造神”比赛中语不惊人死不休,其中以广西区委的表态最为谄媚。其近期召开的第三次全会强调,要尽职尽责,以高度的政治自觉锤炼党性、忠诚核心,永远拥戴领袖、捍卫领袖、追随领袖。

经历过文革或熟悉文革历史的的中国人,对上述话中的“永远拥戴领袖、捍卫领袖、追随领袖”定会感慨万千,不错,这是典型的文革语言,是专门用来对“伟大领袖”表忠的。自习近平在十八届五中全会成为中共核心后,官方虽始有意识地在全党大搞个人崇拜,党的文件开口闭口“习核心”,颂扬习对中共和中国的贡献,但最肉麻的,也不过像浙江省委十四届十次全会所说的这样——学深悟透、对标对表,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充分展现省委忠诚核心、拥戴核心、维护核心、紧跟核心的鲜明政治态度,坚定不移做“两个确立”忠诚拥护者、“两个维护”示范引领者。广西区委的表态与之比起来,又创造了中共表忠文化的一个新高度。

延伸阅读——专访: 中共集体独裁 变为习近平个人独裁

然而,广西区委的这个效忠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随着地方党委全会的相继举行以及中共二十大代表遴选工作的结束,如果再有其他省市党委和官员发出这种表忠,将一点都不奇怪。比如,日前在深圳主要领导干部调整大会上,已经履新广东省长的前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一连用了五个“始终感恩感怀总书记”来表达他在深工作五年期间,习对广东和深圳的“山高水长的关怀厚爱”,把习描绘成一个“慈父”般的领袖。虽然在表忠上没有广西区委那么赤裸裸,可拍马屁的技巧也是不输后者。

权力腐蚀人,绝对权力绝对腐蚀人。在一人独裁体制下,“腐蚀”有两层含义:一是对官员来说,由于其晋升和政治前景取决于权力最顶端的那个“独夫”的个人好恶,从而使得他们有动力去巴结讨好奉承独裁者,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不惜扭曲自己,鲜廉寡耻,出卖灵魂。在这种官场文化中,一个正直的人要想不被逆淘汰,就得同流合污,加入表忠潮流。二是对独裁者而言,哪怕他开始有华盛顿那样对权力的高度警觉,然而一旦尝到权力的甜头,便欲罢不能,难以抵御权力的诱惑,被各种花言巧语包围,从起初的排斥慢慢地适应接受,到后来的暗示和鼓励,认为个人崇拜无伤大雅甚至搞点个人崇拜也没什么大不了。毛泽东就曾理直气壮地说,共产党应该搞个人崇拜。

### 集权与个人崇拜

习在政治上师法毛。虽然中共党章明令反对个人崇拜,但是他的制度设计和政治宣传,个人崇拜的味道非常浓厚。很难说习近平不知道他的下属和宣传机构在为他造神,把他塑造成中国人民的“英明领袖”,这即使不是出自他的指令,也是他默认的。一般来说,集权和个人崇拜间的界限是很模糊的。也许习集权的目的确实想做点事,然而渐渐地,他会觉得权力不够用,因为自我认为要做的事太多,这样就需要集中更多的权力,这样在做更多事的借口下,集权的过程本身变成了目的,到最后大权独揽。此时离个人崇拜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个界限太难把握,很容易在集权的过程中滑向个人崇拜。事实上,事情到这个地步,独裁者常常主动搞个人崇拜,以此来巩固权力。

二十大不只是一次权力的重新洗牌,还是一次国家走向的选择。习要确保他的政治路线在二十大后得到延续并强化,就不能推出代理人,而必须连任。因为推出一个傀儡总书记,鉴于总书记这个职位本身的正当性和权威性,习至少在形式上要屈居第二;另外,就算代理人是习的影子,两者也无法做到完全同步,代理人会有自己的想法和盘算,不想长时间在身后有一个督军,从而久必有异心。故对习言,最好还是自己在二十大名正言顺地继续掌舵,做总书记。

延伸阅读——客座评论:一个新极权主义国家的诞生和结局

当然,习要二十大连任,不会在他上台初期就已规划好,其时他的权力基础非常不稳固,其目标和之前的胡锦涛一样,应该是做满两届交棒退休。可随着权力稳固,他的政治野心也跟着膨胀起来,最晚在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成为核心,他已经把眼光瞄准二十大。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二十大顺利连任做铺垫和布局。大体说来,过去九年习执政还比较顺当,虽有美国的围堵,特别又加上疫情的爆发,对他的权力提出了挑战,可在强力防疫下,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过去两年。北京冬奥会在部分西方国家的抵制下也顺利举办。俄乌战争则至少现在没对中国带来直接的负面冲击。社会的反习势力特别是他的政敌,都被他清洗得无招架之功。在外界看来,他的连任没有问题。

但是独裁者始终难以放下一种不安感。习在过去九年中,将中国最有势力的五股人马都得罪了,将他们中的大部分推到自己的对立面:太子党和红二代、以平台经济为代表的资本和资本家、落马的腐败官员、右派知识集团、坚持正统或原教旨马列毛思想的极左。这五股力量,外加美国和西方的围堵以及国内和海外的反共势力,让习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觉得有无数暗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伺机反扑和制造事端。所以当局早早宣称,今年要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为的就是防微杜渐,确保二十大如期顺利召开,不出任何差错和意外。

### 开历史倒车的改变

在这种不安感的支配下,习需要在党内营造一种备受拥戴的气氛和景象,以加强二十大连任的合法性。毕竟,在经济下滑、民生维艰的当下,除反腐,习拿不出过硬的政绩让人们尤其党内高层对他的连任有发自肺腑的信服。何况反腐现在也充满争议。可以说,习的所谓新时代,实在缺乏功绩支撑,不像毛邓,一个为中共打下了天下,一个将中国从狂热的意识形态中解救出来

习虽然也给中共和中国带来了很大改变,但这种改变是开历史倒车的,不为多数人希望和需求。面对此种情况,他要堵住党内高层对他连任的质疑,一方面制造恐怖气氛,另一方面还须有人为他抬轿,颂扬他的英明领导,以掩饰他实际政绩的苍白,好给世人一种印象,他的连任乃众望所归。广西区委的“永远拥戴领袖、捍卫领袖、追随领袖”,深圳书记的五个“始终感恩感怀总书记”,目的就是要起到这种洗脑宣传效果:他是为人民谋幸福的领袖,我们要永远拥戴他。

延伸阅读——德语媒体:中国的新毛泽东

然而,习千算万算,未料到他通过个人崇拜包装的人民领袖的光辉形象会毁在上海疫情上。如果用一种迷信的说法,这可是“天意”,因为上海是他的亲信主政的地方,并且之前一直以对疫情的“精准防控”著称。但上海这次疫情的大爆发,尤其是野蛮封城而生出的种种乱像和灾害,不但使习的动态清零“抗疫神话”破产,也让世人彻底看清在他这些年的强力管控下,其官僚队伍的无能和社会治理的衰败,由此激起的民怨和不满正在民间酝酿,它是否会演变成一场民间抗议的风暴,取决当局后续对疫情的防控和民怨的化解,可显然,民心思变的土壤已经准备好了。

“四月之声”这个6分钟的视频的广泛传播,官方吹鼓手张维为被揍传言的一片叫好,还有民间成立的“上海自治救存委员会”在社交媒体上号召市民发起敲盘行动,抗议当局的封控,都反映了民众对当局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这是中国疫情两年多来民众反抗意识的大觉醒,它代表的是民意的真正转变,从而也是对习近平政治权威的一种否定。

虽然这种否定目前没有以激烈的反抗形式出现,对习的权力和地位不足以形成冲击波,故而不大可能对他的连任有任何实质的影响,可是,愤怒的种子已经播下。以上海官员的素质,其管理一向以精细见长,这场抗疫竟搞成如此不可思议的混乱,变成一场人为灾难,从中央到基层的官僚系统内部一定出了某种结构性的大问题。很可能,习近平权力大厦的松动和崩塌会从官僚体系内部的溃败开始。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邓聿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