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长平观察:被僵尸化的小粉红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2年3月14日,俄罗斯军队仍在轰炸乌克兰的城市和乡村。至此,数千人的生命被剥夺,近五百万乌克兰人或者成为国际难民,或者在国内流离失所。俄罗斯的“央视”《第一频道》,也仍在美化侵略,鼓吹屠戮。看上去,邪恶的战争机器运转如常,直到该电视台编辑、制片人玛丽娜·奥夫扬尼科娃(Marina Ovsyannikova)突然出现在晚间新闻节目《时间》(Wremja)。她站在主播安德烈耶娃(Ekaterina Andreeva)身后,举着一张纸牌,上面写着:“停止战争。不要相信宣传,这里在欺骗你!”节目被中断,奥夫扬尼科娃被警察带走。

这是媒体从业者反抗专制政权的一个重要事件,必将载入史册。奥夫扬尼科娃的勇气令人敬佩。不仅如此,她还对专制政权的宣传进行了深刻的描述。她在同日发布于社交媒体的一段预先录制的视频中,呼吁俄罗斯“必须立即结束这场自相残杀的战争”。她说:“不幸的是,过去几年我一直供职于第一频道,为克里姆林宫从事宣传工作,我对此感到非常羞愧--羞愧我让谎言从电视屏幕上播出,羞愧我让人将俄罗斯人民僵尸化。”

在这里,奥夫扬尼科娃说出了专制政权的宣传机器一个重要的功能:将人民僵尸化。无论是七十多年前的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还是今天的俄罗斯和中国,在这方面都在互相“抄作业”。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在这场侵略战争中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中国小粉红的言论。

### 小粉红言论与“大翻译运动”

被称为“小粉红”的中国网民对普京侵略战争的美化和称颂,对饱受战火蹂躏的乌克兰人的嘲讽和诅咒,让不少中国舆论的长期观察者也感到惊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战时表现,让他成为当代历史上最勇敢和智慧的国家领导人。然后,在小粉红眼里,他是贪生怕死、沽名钓誉的戏子。相反,国际社会千夫所指的战争恶魔普京,却被小粉红顶礼膜拜。有人总结他们的话术:俄罗斯军队前进就是大英雄,后退就是大智慧;顺利就是天下无敌,不顺就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更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在这个连菜刀都要管制的国家,网络上却充斥着对核战争的鼓吹。普京的核威胁被讲述成心慈手软,令人怜惜。其中一条微博说:“真的俄军这次好克制。我他妈看哭了,不行就上核吧,别忍了。世界不心疼他们我心疼。”

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一些人将中国网络上的这类言论翻译成英文,加上标签#大翻译运动、#TheGreatTranslationMovement 集中展示,引起广泛的关注。

不用说,“大翻译运动”让更多人看到中共洗脑教育和媒体管制的畸形“硕果”,看到专制体制下人心可以变得多么冷漠和残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与此同时,它也带来一些争议。有人担心这样的集中展示可能对中国人集体污名化,加剧欧美社会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 “将人民僵尸化”

战争就是让一些人去杀素不相识的另一些人。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通过宣传机器将对方非人化。在这些宣传中,那些将要被枪杀、炮击甚至核炸的人们,不是和我们日常生活中见到的父亲、母亲、儿子、女儿、朋友和同事,而是战场上的敌人、统计表上的数字和阻止完成任务的障碍。当然,更成功的宣传让人相信,敌方将士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必欲除之而后快。

人们容易忽略的是,这些宣传同时也在将自己人非人化,也就是奥夫扬尼科娃指出的那样,“将人民僵尸化”。

僵尸(Zombie)是一种流行于世界各地的传说形象,并被大量改编进小说或者影视作品。它们各不相同,但也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比如,它们都是没有自由意志、但能够活动的死人;它们没有人性,只剩下兽性本能;它们听命于巫师作为奴隶永远替主人工作。

巫师如何控制僵尸的呢?他们往往将受害人打到半死昏迷,然后运用迷幻药或是催眠等手段来控制他们的行动。

在言论管制的社会,这些迷幻药和催眠等手段就是信息控制和审查,以及爱国主义、民粹主义宣传。小粉红就是进行审查和宣传的“巫师”操纵的僵尸。

### 怎样和僵尸作战?

我并不是说小粉红就不是人。当他们离开网络、放下这些特定的话题之后,大有可能是慈爱的父亲、友好的同事和可以信赖的朋友。那个对普京不“上核“痛心疾首的网民,很有可能为一只小猫挨饿而痛哭流涕。

但是,一旦他们进入时事舆论空间,披上“爱国“战袍,立即就变身为被央视为首的专制宣传机器操控的僵尸,一边宣称”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历史不容忘记,钓鱼岛寸土必争”,一边却对历史上侵吞了中国大量土地的俄罗斯大唱赞歌。有一天,如果巫师需要,俄罗斯也可能再次变成天怒人怨的“苏修帝国主义”——我小时候最早看过的连环画之一,就是“阿富汗人民痛击苏修帝国主义”的故事。

僵尸的行为可怕吗?当然可怕,它们具有极强的破坏力。僵尸的思想可怕吗?并不可怕,因为它们没有思想——再一次,我并不是指小粉红这个人,而是指他们在被宣传机器征召为僵尸的时候。

怎样跟僵尸作战呢?也许苦口婆心讲道理也能让有些僵尸幡然醒悟吧。但是,更重要的帮助它们解除巫师的魔咒。在各种传说中,僵尸都害怕阳光。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中国和朝鲜都要对网络实行严密封锁的原因。

在一些故事中,僵尸具有极大的传染性。一个人被僵尸攻击,很有可能也会感染中毒而变成僵尸。这是与小粉红作战的过程中应该警惕的地方。

奥夫扬尼科娃在视频中说:“我们俄罗斯人是有思想和智慧的人”,有能力阻止普京的疯狂。我相信,中国人也是这样,迟早会从僵尸的魔咒中挣脱出来。

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关注玛丽娜·奥夫扬尼科娃的安危。

长平(linktr.ee/changping)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长平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