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习近平的“共同富裕”口号褪色为哪般?中共20大前会有习李之争吗?

华盛顿 — 刚刚过去的北京两会期间,外界通常所看到的中共党魁习近平在党内那种一言九鼎、定于一尊的地位似乎出现了一些微妙变化。一些观察人士感到诧异的是,这位大权在握、叱诧风云的中共最高领袖去年高喊的“共同富裕”口号如今似乎被束之高阁或降调处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于中共20大意味着什么?针对这些问题,美国之音采访的一些评论人士从多种视角作了分析解读。

**“共同富裕”怎么了?**

“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依靠共同奋斗,扎实推进共同富裕,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是中国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年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的录音片段。录音中提到了共同富裕这个口号,这是这篇将近一小时的讲话中唯一一次提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大力推动的旨在消除贫富不均的共同富裕目标。

独立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 在香港和北京两地都设立了办事机构。3月7日,该公司中国问题研究总监白安儒(Andrew Batson)发表了一篇分析中国两会的博文,标题为“共同富裕怎么了?”(What Happened to Common Prossperity?)

这篇英文博文指出,李克强上述讲话在英文版中被译成全体或所有人的富裕(prosperity for all),而未采用共同富裕的通常译法(common prosperity)。

**共同富裕曾获习力推**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去年2月25日在庆祝所谓全国脱贫的表彰大会上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高调表示,“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是党和政府的重大责任。”

同年8月17日,习近平在一次财经会议上重申了共同富裕的概念。当天新华社的报道中反复提到共同富裕这个口号,连同报道的标题共出现了17次。

从去年官方宣传的特别高调到今年两会的明显低调,共同富裕这个习近平亲自推动的这个政策口号在宣传力度上出现不寻常的变化,引起了中国问题观察家的注意。

**分析:迫于重重经济压力**

有分析认为,这种忽然降调的变化显然不符合习近平的一贯强势作风,但迫于内部和外部大环境的形势,他不得不作出一些妥协和让步,停止瞄准民营企业家的所谓共同富裕或者被称作新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



在美国的政论作家、《北京之春》期刊荣誉主编胡平对美国之音表示,江胡时代那些活跃的民营企业家到了习近平时代,特别是近两年,基本上都销声匿迹。

他指出,当前严峻的经济形势下,继续搞习近平发动的共同富裕运动,“再不释放民营经济和市场经济的活力,后果当然会很严重。也许这种情况使得习近平多少会作这么一种让步。”



在华盛顿近郊的经济学者、时评人李恒青指出,李克强在两会闭幕后答记者问时反复提到多重压力,尤其是就业压力的问题。

李恒青也认为,中共开始骤然减少提及共同富裕这样的口号,主要是迫于经济失速的压力太大,就业压力太大的叠加作用。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的中央高层已经不得不降低强力监管、打压民企、扩大国企的力度。”

李恒青稍早前发推表示,中国开两会,代表、委员们各个争先讴歌两个确立,溜须拍马、歌功颂德,毫无廉耻。外交困境、经济下行、民生艰难、就业乏力等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装聋作哑”仍然是两会的主旋律。

**分析:经济压力下,中共党内务实派主张调整政策**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认为,习近平去年高喊的共同富裕口号在今年两会上降调并压低音量,这确实是中共20大之前的一个看点。

谢田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贫富差距实际上越来越大,工薪阶层的日子很艰难,中共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再提什么共同富裕了。他说,随着今夏大学毕业生(上千万人)进入劳动力市场,中共的很多经济目标没办法实现。他分析指出,中共上层的博弈中,还有些务比较实的人可能觉得这个时候确实不太适宜提出这些东西。

他说,“今年剩下的这段时间,武汉瘟疫病毒的问题,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问题,实际上中共面临的问题还有,国际供应链的不确定性,能源价格上涨,全球的通货膨胀。所以中国的经济形势肯定是非常暗淡。这个时候再提共同富裕,显然是非常荒诞,无稽之谈。”



在美国的经济学者夏业良认为,习近平去年高唱的共同富裕,今年提的少了而且变得低调,各有各的道理。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邓小平提出让有条件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习近平要超越邓小平、超越毛泽东,当时提共同富裕实际上是有醉翁之意的。

夏业良说,“他之所以提它,并不是要那么样去追求这个目标。他其实是有个人野心,所谓的抱负。他现在不提也有他的道理。如果你老是强调共同富裕的话,而现实中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社会不公现象、财富的严重不均。中国的500个家庭占据总财富的绝大多数比例。所以现在看来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本加厉。

许多批评人士指出,中共去年积极推动的所谓社会财富第三次分配,施压成功企业家,要他们拿出钱来回馈社会,实际上就是逼捐,变相“劫富济贫”。

胡平表示,政府出面呼吁民营企业捐款搞共同富裕,令人担心,这与市场经济原则相违背,而且与西方国家的企业家和富豪自愿兴办慈善事业的大笔捐赠不可同日而语。

马化腾创建的中国网络巨头腾讯公司和近年频遭当局打压的马云创建的电商阿里巴巴公司等多家民营企业和富豪企业家相继捐赠上千亿人民币,响应习近平发出的共同富裕号召,数天内捐款总额多大上百亿元。有评论这样的捐赠并非完全出于自愿,很大程度上是无奈之举,为了避祸才撒币保平安。









**评论人士看习李之争**

观察人士指出,共同富裕原本被认为将是贯穿中共20大的主题概念,但是习本人在今年两会的场合只是在地方分组会议上提过一次,而其他官员及与会者在整个两会期间也很少提到。

日经亚洲评论一篇署名分析文章甚至注意到,进入任期最后阶段的总理李克强并未称为人们通常预期的那种跛脚鸭状态,而是被认为其权威近来略有加强,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习减李增”的趋向。

居住在华盛顿近郊的经济学者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不能同意上述文章对李克强近期权威有所加强或者有“习减李增”的说法。

这位前北大经济学副教授说,北京大学科班毕业的李出身干部家庭,是个受过正规教育的官僚,作为中共建政以来的最弱势总理在习手下非常憋屈地干了两届,他最后一次在人大会议上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依然让人感到失望。

夏业良表示,他以往在北京通过熟悉李克强的一些人士了解到,李克强为人处事一向中规中矩四平八稳,因此他认为,李克强缺少挑战习近平的勇气和魄力,也不会在总理任内最后一年与习争锋。









许多观察中国政局的人士注意到,即将69岁的习近平在执政连连失误的情况下好无愧过自责之意,还肆意破坏党内“七上八下”不成文规矩,谋求”古稀之年“后继续掌权,至今未选定接班人,增大了中国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加剧了国际社会对北京极权统治的担忧。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学者谢田认为,随着中共20大的即将到来,中共内斗会更加激烈。谢田指出,尤其中共在这次乌克兰战争中对俄罗斯的支持受到了世界各国的谴责。这是一个会受到制裁的危险。









他表示,中共实际上在明里暗里帮助俄罗斯进行这场侵略战争。中共被制裁只是个时间问题。现在俄罗斯又要求中国在武器军备上支持,如果真这样做,就不是简简单单暗地支持,而是明火执仗参与俄罗斯的侵略战争。这样欧美的制裁,不仅是经济制裁和科技制裁,还有外交制裁,肯定会接踵而来。那就会给中国经济、外交和政治,还有20大连任问题都会增加非常、非常多的变数。

谢田说,“我们看到,这次李克强已经放出风声,说(这一届之后)不再担任总理,不再跟习近平同进退。这一定是他们内部斗争的一个结果,有可能是妥协和让步,很可能是李克强愤而辞职不干,撂挑子了。也许李克强这样表态,会给习近平更大压力,使得习近平连任所面临的压力和困难非常多。在20大之前,他们肯定会有一番较量。”

**夏业良:习近平总在国内外重大考验之际误判形势**

另一方面,美国加图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表示,他对李克强或者团派、江派和政治老人的影响力对习近平的制衡不报任何脱离实际的期望,









他还认为习近平在普京总统出兵侵略乌克兰之际选择支持俄罗斯愚蠢地犯下了“站错队”的战略失误,使推行习近平战狼外交路线的北京在国际社会备受孤立的处境更加恶化。

这位评论人士还指出,李克强在两会记者会上未指名地主动提到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并对拐卖妇女犯罪活动表示气愤,要求严惩,绝不姑息。









另一方面,夏业良也注意到,习近平和他的夫人彭丽媛在锁链女事件爆发后至今未有公开表态,悲天悯人的戏都不想做,错失了一次收拢民心的良机。

英国著名市场调查和数据分析公司YouGov去年8月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大国领导人当中,欧美国家受访民众最缺少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好感,甚至赶不如俄罗斯总统普京。这项民调结果是,习近平被评为全球最不受欢迎的国际领袖。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