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解读新疆:专家认为新疆灌溉隧道项目可能稀释当地维吾尔人口

据了解,中国当局在新疆的灌溉隧道项目遇到障碍,原因是“水太多”。该项目旨在开放沙漠地区以进行开发,但专家表示它可能会稀释维吾尔族人口。而人类学家达伦·拜勒近日讨论了他关于新疆的著作“恐怖资本主义”,并称对维吾尔人的屠杀是“令人震惊的定居者殖民主义的恶劣形式”。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据报道,中国政府正在建设的一个秘密的 500 公里长的灌溉项目旨在将阿尔泰山脉的融雪转移到其动荡的新疆地区的沙漠地带,这引发了一个“好东西太多”的问题。工人们不断利用涌出的地下水,这使得施工速度减慢了。

中国当局几年前开始建设这个全长 514 公里(320 英里)的世界上最长的地下灌溉系统项目,部分基于吐鲁番维吾尔人设计的具有 2000 年历史的坎儿井灌溉渠道系统。

该项目包括三个深挖隧道,其中最长的是 280 公里长(174 英里长)的喀双隧道,是向纽约市供水的主要渠道特拉华渡槽的两倍。

尽管该项目规模庞大,但中国官方媒体尚未对灌溉网络进行报道,这引发了对输水线最终用途的大量猜测,特别是因为它是在对居住在该地区的维吾尔穆斯林进行迫害的有据可查的时期建造的。

2018 年 2 月,中国工程院的中国学者邓明江及其同事在一份科学报告中首次出现了一些细节。

他于 2021 年 11 月为中国同行评审期刊《隧道建设》撰写的第二份报告讨论了工程师面临的地质问题。该论文的作者在最近发表于《隧道建设》杂志上的文章指出,

“地下水位高一直导致洪水泛滥,并对施工计划产生不利影响”。

工人们被强烈的水流击中,迫使他们逃离现场。根据隧道建设报告,这个问题对施工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

该期刊文章称,隧道开挖速度已降至每月仅 200 米(656 英尺),是新疆等干旱地区平均开挖速度的一半。截至 2021 年 6 月,该项目已完成约 60%,专家认为持续的洪水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施工延误。

一个中国工程师团队现在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报告称,他们的一项努力是在隧道中建造了一个地震探测器,以预测挖掘路线上的水流,为洪水做好准备。

报告并称,除了该地区复杂的地质条件造成的问题外,该项目基于地质评估的道路计算估算有一半被证明是不正确的。

该隧道项目旨在将额尔齐斯河上游的水引流,其源头是中国阿尔泰山脉的积雪流入新疆北部的沙漠。确切的终点尚不清楚。

这条河是一条国际水道,流经新疆、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流入北冰洋。据中国政府称,这条新疆第二大河每年的降雪量约为 110 亿立方米(3885 亿立方英尺)。

当工程师们希望让该项目重回正轨时,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想知道中国政府建造它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项目主任、《对维吾尔人的战争:中国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内部运动》一书的作者肖恩·罗伯茨在 2021年12 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项目可能有助于增加新疆的汉族人口,作为对维吾尔人的制衡力量。他说,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非常有兴趣改变维吾尔地区的民族平衡,以有利于汉人。而造成的困难之一是因为那里的环境,它需要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人移出该地区。仅仅让更多人进入该地区是不可能的,这主要是因为该地区的干旱性质,因此,如果他们成功地用更多的水灌溉该地区,理论上可以扩大该地区人口的容纳能力。”

罗伯茨说,该项目还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改变新疆的人口结构。他补充道,

“这可能导致更多的汉人能够在该地区定居,并超过那些留在该地区的维吾尔人,因此它可以加速剥夺维吾尔人和该地区其他原住人民与这片特定土地的联系”。

根据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在 2021 年 8 月关于北京在南疆的人口优化战略的报告,中国政府认为目前在南疆占 8% 的汉族人口数目较少,是一个安全问题。

俄亥俄州迈阿密大学的文化地理学者斯坦利·图普斯(Stanley Toops)的研究重点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他说,巨大的灌溉系统也可能是一种经济发展工具。图普斯表示,

“可能是他们想发展农业或工业,也可能是一些采矿或那里有矿物。然后,他们将需要水来扩大定居点;但目前这片区域是干燥的沙漠地区,所以没有水。”

外界对该项目感兴趣的部分原因是,该项目是在西方国家、联合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于 2017 年在该地区开始的大规模拘禁运动之际建造的。

该项目并不是中国第一次尝试将水引到新疆,并将更多的汉族移民转移到南疆。在较早的项目中,中国研究人员计划建造一条 1000 公里的隧道,将青藏高原的雅鲁藏布江引水至塔里木盆地。

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是陈爱祯,与您一起解读新疆。

自 2017 年以来,中国政府已将约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关押在新疆为数众多的 “再教育营”中,以防止以穆斯林为主的群体中可能出现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正如人类学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所见,大规模拘留是中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定居者殖民主义和资源开采的一部分,那里约有 1200 万维吾尔人。他的最新著作《恐怖资本主义:中国城市中的维吾尔剥夺与男子气概》探讨了中国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对穆斯林维吾尔人的定居者殖民如何导致“恐怖资本主义”,一种通过将维吾尔人标记为安全威胁来为压迫辩护的系统,以开展国家对警务和监视技术的投资来监控和控制他们。

拜勒在乌鲁木齐的民族志田野调查显示,中国政府强加以汉族为主的价值观,以及努力增加该地区汉族定居者的数量,如何使维吾尔人长期被剥夺和驱逐出该市。他专注于年轻的维吾尔男性,这是国家暴行的主要目标,以及他们发展紧密的社会纽带作为一种保护措施。

拜勒关于新疆的另一本书《在集中营:中国高科技流放地》也于 2021 年出版,该书考察了中国在新疆普遍存在的监控网络,并基于数千份政府文件以及对集中营被拘留者和工人的采访成书。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国际研究助理教授拜勒与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记者努里曼·阿卜杜拉希德讨论了他的书。

阿卜杜拉希德请拜勒总结写书的经验,他回答说,这是关于自 2017 年以来发生的事情,当时超过 100 万人被安置在再教育营中,以及这对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社会造成了什么影响。

**阿卜杜拉希德提问,为什么拜勒对写维吾尔人感兴趣?**

他回答说,第二本书[恐怖资本主义]的重点是一种安全工业综合体的经济形态的兴起,国家雇佣了 1000 多家私营承包商建立监视形式,开始对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的行为进行分类,并判断出谁是潜在的罪犯。拜勒指出,当局正在使用中国的反恐法律,这些法律非常宽泛,将不属于恐怖主义的事物定义为恐怖主义,在世界上任何其他情况下都不会被这样认为。拜勒表示,就像在手机上安装社交应用、以及让住在国外的亲戚向境内汇款,任何人都会在任何其他情况下所做的事情。现在是,技术系统被用来确定人们是否做过这些事情。拜勒指出,他对公司如何从这些事情中受益感兴趣。他们不仅通过收到钱而受益,而且还通过接收可用于开发其他产品的数据而受益。该系统还内置了强迫劳动要素,用于控制谁会被派往工厂工作。

**阿卜杜拉希德又问拜勒, 他希望读者从其最新著作中获得什么?**

拜勒说,他希望读者从书中了解到,发生在维吾尔人身上的事情与发生在其他地方的旧日形式的定居者殖民主义相似并相关,例如在北美原住民被殖民的地方,或当代形式的像克什米尔[和]巴勒斯坦那样的殖民主义。甚至技术和战术也在共享。同样的事情也在中国西北发生。这就是他希望读者从中学到的,维吾尔社会的毁灭是目前世界上最令人震惊的定居者殖民主义形式。这也可以看作是对克什米尔或巴勒斯坦等其他地方的殖民系统可能发生的事情的警告。他说,世界上有许多地方用监狱来拘禁不受欢迎的人,这是另一个例子,一个极端的例子,说明这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们有什么影响。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