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客座评论:中国与普京的世纪豪赌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二月二十四日至今,普京对乌克兰发起的侵略战争已经进入了第八天。有足够证据证明,普京的这场战争实际上在一月份就设计完毕。而且他的本意是用3-4天内摧毁乌克兰的军事设施,把基辅拿下,并建立起一个亲俄的傀儡政府。但显然,现在的战局走向跟他想象并不一样。他万万没想到,乌克兰的抵抗决心如此坚强,同时也没想到,俄军地面部队的战略战术远非如此完美。至今,几天内,俄军已战亡数千人,这远超美国在阿富汗20年阵亡2500名士兵的数字。于是,他不得不进入第二个阶段,一个未知数多于肯定因素的阶段,同时也把他原来宣称的“文明战争”,即不攻击民用设施和伤害平民,变成了一场疯狂的、全面的毁灭战。

普京在发动这场战争前,已经知道他很可能成为世界舞台上最孤独的人。为了避免此种情况,他就利用了冬奥期间去北京寻找习近平当他的同伙。同时,战争开始时,他还要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一起成立“八国联军“,一起参与他设计的战争。在北京他成功了。因为普京知道中国需要俄罗斯的大宗商品和武器,并将俄罗斯视为北京主导新秩序的关键组成部分。于是,北京和莫斯科利用冬奥峰会签下几个价值千亿美元的大单。两国宣布“两国友好没有止境”,建立了表面上并不昭明宣章、而却从未有过的战略同盟。但在俄罗斯的“后院”,除了白俄罗斯愿意让俄军“借地出兵”,其他国家都用某种理由婉言谢绝了。普京没想到的是,乌克兰战争前后,不但国内出现反战声音,西方各国更是抛弃幻想,变得更加团结,而且连像德国这样一个国家,也打破了禁锢,明确支持乌克兰。

### 中国的反应

目光转向中国。北京在普京决定发动这场战争中所起的作用不可低估。在战争爆发前的二个月内,据路透社透露,美国跟中国有六次接触,国务卿布林肯甚至把CIA对普京的侵略意图的情报也告知了中方,希望能让中国说服普京,阻止这场战争。北京不但不把美国的诚意当回事,相反,认为是美国有意要造成中俄之间的隔膜,而且把美国提供的情报转交给俄罗斯。同时,习近平和他的智囊们显然是误判了普京的冒险主义,正是因为如此,近年来一向表现出重视在国外的国民生命安全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在战争爆发前及时提出警告,也没有撤离在乌克兰学习的6000来名学生。直到三月三日,才把3000人转移到乌克兰外,而至今还有3000人在战火中受煎熬。据乌方报道,在哈科夫学校宿舍,因为俄军的炮击,已有四名中国学生身亡。

战争爆发后,北京倒是更相信了俄罗斯军事情报系统的分析,以为普京能成功地打一场闪电战,一举解决乌克兰问题。而更具有讽刺也是令人寒心的是,在中国大陆,一大批粉红跟官方媒体一起大合唱,支持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大骂乌克兰活该,至今,官方没有把俄罗斯的行为称为侵略,相反,按照冬奥普京习近平会面后的公报精神,把西方特别是美国作为这场战争的祸首。而在粉红圈内甚至出现借战争机会把乌克兰美女弄到中国的各种卑鄙言论。与此同时,地方安全部门对居住在中国的乌克兰人网上传播的反战、反普京的言论,采用各种威吓手段阻止,以致于乌克兰驻上海的领事馆专门就此提出了抗议。

### 乌克兰的希望

当然,尽管有上面提到不愉快的事,乌克兰领导阶层极其希望俄方马上结束这场残酷战争。为此,在本月三日,乌克兰外交部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 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通电话,要求中方利用中俄关系阻止俄罗斯对邻国乌克兰的军事入侵。王毅则是使用一般外交辞令回应:“中国准备尽一切努力通过外交手段帮助结束战争。” 而且,即便在这种场合,他也只对库列巴说了“深感遗憾(deplore)” 一词,而回避称普京的战争为侵略。

在现在西方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跟普京有任何共同语言的情况下,中国可能发挥的作用似乎成了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那么中国是否真的会在这场世界灾难中起积极的作用呢? 至今,西方某些国家对中国还抱着一种幻想。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审视一下,中国对普京侵略战的态度是由哪些因素决定的。笔者以为,如下几个关键词可以把这些因素概括起来:习普个人关系、中国跟俄乌的互补关系、主权问题以及跟西方的关系。

### 习普的个人关系

首先是习近平与普京的个人关系。如笔者在以前的评论指出的,自2013年,习近平跟普京频繁会面近三十七次。即每年平均五次多。这本身已经说明了问题。而更主要的是,双方经常表现了对对方的赞赏和敬佩。这在世界政界少见。 尽管跟中共不一样,普京并非那么崇拜列宁和斯大林,但是他将苏联解体称之为“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而正是这一点就成了他跟习近平连接的政治纽带。因为习近平发誓不让中国成为“第二个苏联”。至于两人追求的价值观和统治方式,更是非常趋同。 更主要的是,双方都有用自己的新的世界秩序代替现有的规则欲望。而且,相对来说, 习近平对其所追求的新世界秩序似乎更认真些。

俄罗斯一个政府智库的政治学者谢尔盖·卡拉加诺夫说:“中国是我们的战略缓冲带。我们知道,无论形势多么艰难,我们都可以依靠她向我们提供军事、政治和经济支持。” 换言之,俄罗斯已经把现在的中国看成是自己的同伙。而这次冬奥会面,便是一个俄中关系一个重要转折。为了获得北京对普京这次跟西方对抗的支持,普京决定向中国更大地开放市场。这也意味着他愿意使得俄罗斯今后更依赖中国。而他这一招,完全是为了抵消或减轻西方在他侵略乌克兰后的制裁的后果而设计。

### 俄罗斯为中国首选

中国跟俄罗斯的贸易互补关系体现在各方面。以金融为例,普京希望一旦被踢出SWIFT结算系统,能通过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来完成国际结算。 其实,双方都有建立一个“后美元化”世界的意愿。而中国更是想利用当前的贸易和石油政治来提高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所占的份额。随着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后的积极参与,预计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的份额将在未来3至4年内从2%升至7%。当然,与美元59%的份额相比,这仍然微不足道。但至少向中美金融脱钩又往前迈了一步。 不过,俄罗斯是否能有效地利用CIPS, 未知数还很多。 而且北京也知道,如果真的想帮助俄罗斯打破SWIFT的制裁,那将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战争的爆发,俄罗斯原来已经严重的通货膨胀就可能失控,于是莫斯科将借助来自中国的商品平抑物价。中国正好利用次机会扩展市场。在技术方面,俄罗斯在受到来自美国的技术方面制裁后,不得不投向中国。技术上已经发生,2016年1月,俄军一架本土产海鹰-10无人侦察机在顿涅茨克地区坠毁。乌克兰人拆解后就发现了中国著名的单片机公司宏晶科技单片机。而以后这种技术上的依赖则会更强化。

至于能源 ,截至2020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高达83%的天然气仍是输往欧洲的。 而这场战争将大大加快欧盟国家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速度。换言之,几年后,俄罗斯左右欧盟市场的能力将大为减弱。在能源方面,中国并不能马上取代欧洲。中俄虽然签署30年天然气协议,但管线至少还要3年才能完工。也就是说,俄罗斯必须还得依靠欧洲一段时间来“等待”中国。

再看中国跟乌克兰的互补关系。乌克兰是中国的武器供应大国,也是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电信公司的重要市场,而中国则是乌克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2021年中国国企北京天骄航空收购乌克兰主要航空发动机制造商马达西奇(Motor Sich)失败,此事使得中国意识到乌克兰是属于西方阵营。尽管乌克兰后来积极邀请中国参与大批乌克兰投资交通和城市基础建设项目,而且乌克兰也专门为中共成立100周年发贺电,并在去年6月乌克兰临时撤回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一份有40国参与谴责中共戕害新疆人权的签署文件。即便如此,中国显然已在俄、乌两国哪家优先已经做出了选择。 俄罗斯显然比乌克兰要更有价值。

### 主权国家的外交辞令

考虑到今后武力夺回台湾的“合法性”,强调主权国家领土完整,是中国外交上时常要表演的一出戏。在二月份慕尼黑安全会议的视频讲话中,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表示,乌克兰的主权应当得到“尊重维护”,当时,使得西方国家似乎很振奋。但自俄罗斯启动全面入侵以来,没有一个中国官员用这样的措辞提及乌克兰。

### 跟西方的关系

中共在冬奥峰会的声明中公开反北约扩张,为的是帮俄罗斯忙。但客观上也反映了,中国跟俄罗斯威权意识形态和政体的一致性。从这个角度来看,西方是另一个阵营。而这种对立,本身也由北京的对西方耿耿于怀有关。当有人在一次记者会上问道中国对乌克兰的态度时,华春莹专门把此问题与北约联系在一起,并提到1999年北约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事件中丧生的三名记者,说“北约还欠着中国人民的血债。” 中共当然对目前美国对华的技术方面的限制非常恼火。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并不认为自己有必要介入俄乌之间当调停人。因为中国始终以为乌克兰的问题后面是北约、是美国。他们才是“当事方”,他们才是“系铃人“。

当然,中国比俄罗斯更需要西方,不仅是市场,同时也是技术和资本。这一切就造成中国至少在外交场合不得不在俄罗斯、西方两者间寻找平衡。至少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北京并不想太明显地被西方看成是俄罗斯这次战争的“同谋”。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一方面信誓旦旦地表示战略伙伴的盟约没有任何禁区,也不得不违背盟约,在安理会谴责俄罗斯中国投下了弃权票。

客观地来看,这次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本来也许是给中国在国际上重新调整自己形象一次很好的机会,但北京肯定不会利用它,因为中共不会放弃对俄罗斯的“溺爱” 和站队,因为在政治上,中国目前对西方的反感,已经超过向俄罗斯侵略者亮红牌的欲望。当然,中共在外交方面时而要表现出机会主义的本能。

总之,中共不会当这次战争的调解人。 相反,从中国国内的舆论和其一系列做法来看,它实际上把自己扮成了普京的同谋。

### 三种情景以及中国的角色

1. 普京在短期内彻底失败。失败是指的他的所谓“军事行动”的失败,尽管同时乌克兰也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但这种可能较小,除非西方国家帮助乌克兰重新夺回制空权。一旦是这样的话,一个削弱的俄罗斯肯定会更有求于中国。这是北京喜欢看到的现象。同时,北京也会积极加入乌克兰的重建。

2. 俄军连下数城后,基辅受围困最后落陷,乌方的抵抗意志逐渐溃散,泽连斯基决定放弃政治生命换取战火停歇,从而出现“相对不反俄”的政治精英夺权,建立临时政府,乌克兰实现中立,并答应“非纳粹化”。俄得到对克里米亚的保证,并使得顿巴斯获取特殊地位。中国这时就会重新恢复它在乌克兰的一带一路的项目。

3. 持久战。经过几周的军事博弈,形成了“东乌克兰”、“西乌克兰”的分裂局面。两个政府同时对峙。而维持东乌克兰则成了俄罗斯一个巨大包袱,因为它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财政黑洞。而西乌克兰则至少在普京当权阶段继续与俄罗斯处于一种紧张关系中。 而这种情况对中国并不利。

这三种情况都会不同程度地削弱、损耗俄罗斯的财力和军事力量, 而这事已经在发生了。而中国不管如何再参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经济重建,从经济层面,它如果不是赢家,至少也吃不了大亏。当然,俄罗斯经济损失过重,那就看习近平能不能为他的老朋友为这场战争买单了。应该说中国人在买单,是肯定的。但问题是多少。 这就用习近平的平衡术来决定了。 至于政治层面,就看中共如何汲取普京这次冒险主义的教训。

本文作者张俊华为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在德国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读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等高校。现为法国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 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张俊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