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对全球清洁能源产业链的垄断更趋严重

华盛顿 — 美国总统拜登在星期二晚上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强调,一定要赢得跟中国的经济竞争,尤其是在清洁能源方面,美国不但要确保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且要加倍提高美国在太阳能和风能领域的生产力,为美国人创造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

然而最新的研究显示,尽管美国等国家过去一年来一直竭力推动本国的新能源产业发展,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可实际情况是全球对中国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严重。尤其是在乌克兰局势骤然升级给国际能源市场造成巨大冲击的背景之下,中国加剧对可再生能源产业链的垄断特别令人感到担忧。

能源商业情报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称,2021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制造业规模继续扩大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竞争力,中国太阳能组件产能迅速飙升,甚至超过了全球预估需求,中国除了稳居全球太阳能组件最大供应商,占据近70%的产能之外,中国锂离子电池的制造能力占据了全球近90%的产能,其风力涡轮机组件和动力电池未来两年的产能将分别增长42%和150%。

此外,美国能源部最近的两份报告也披露了一系列令人倍感担忧的数据。能源部二月份发布的确保供应链安全以实现清洁能源转型报告是美国建立能源部门工业基地的第一个全面计划。在锂离子电池供应链上,报告说,美国负极材料的市场占有率为0.60%,而中国的占有率高达84%;中国占全球锂离子电池回收量的80%以上;中国去年生产了全球约82% 的天然石墨容量;用于制造锂离子阴极的高纯硫酸锰几乎全部(95%)为中国所垄断。报告还说,美国的石墨活性炭100%依赖国外资源,主要是中国,来满足国内需求。金属钇是制造长寿命、特别是可快充电的钇铁锂电池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美国目前100%的钇依赖进口,94%的来自中国。

在太阳能方面,能源部的“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办公室”(EERE)在上星期发布的《太阳能光伏供应链审查报告》中也指出,截至2021年,中国拥有全球72%的多晶硅产能、98%的硅锭、97%的硅片、81%的电池片和77%的组件产能。

随着全球变暖加剧以及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问题越来越重视,可再生清洁能源产业日渐成为世界各国的重点关注。早在特朗普政府执政初期,美国就意识到了中国主导太阳能板供应链对美国技术主导地位甚至是国家安全的威胁,努力将产业链移出中国。

在2011年到2017年特朗普政府准备对中国进行贸易战之前的六年里,美国有十多家太阳能电池公司倒闭。作为这场贸易战的第一起冲突,美国于2018年1月对中国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征收开征高达30%的关税,以保护美国本土产业,促进产业回流。

“我们可以明确地说这些政策已经失败。”伍德麦肯兹电力新能源市场研究总监李义善(Alex Whitworth)在上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实际上中国产品和中国设备反而增加了。”

拜登总统就任后不久就坚决表示,要在全球范围的清洁能源行业与中国竞争,并争取夺得全球领导地位,其中包括大力提高太阳能电池板和动力电池本地产能,其高达2万亿美元、长达8年的基础建设计划的主要内容是大规模增加美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

美国目前的目标是到2035年建立起完全无碳污染的电力能源供应,最晚不迟于2050在整个经济范围内实现净零排放。但在另一方面,美国民间一份最新报告指出,美国2021可再生能源增长远远落后于拜登政府的宏伟目标所需水平。报告说,美国风能和太阳能行业倍受供应链中断、大宗商品价格和运输成本上涨、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等因素的的影响,与2020年相比,去年的年度总安装量不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3%。

伍德麦肯兹常驻中国的分析师李义善说,中国不断强化的主导地位给其他雄心勃勃地致力于向新能源转型的国家带来政治上的麻烦。他对美国之音说,对拜登总统和其他很多西方国家领导人来说,随着中国产能进一步迅速扩大,要想在不更加依靠中国的情况下实现自己的清洁能源目标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

拜登总统最近还批准把特朗普任内对进口光伏设备加征高额关税的做法延长四年。这项关税原计划在今年2月初到期,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对光伏产业状况进行全面调查之后认为,为了使美国光伏产业不至进一步趋向衰落,有必要维持这一关税。

俄罗斯是全球能源供应中的关键一环,欧洲在能源领域高度依赖俄罗斯,早在乌克兰危机之前,美国和欧洲就已经饱受石油价格上涨之苦。

白宫最近多次表示,美国需要通过向可再生能源转型而不是增加国内原油产量来减少对外国石油的依赖。针对有国会议员提出重启准基石输油管线项目(Keystone Pipeline)来应对油价上涨的呼吁,白宫发言人莎琪最近强调,美国必须减少依赖外国石油,并且全面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开发其他包括可再生能源,实现能源独立。

**新能源独立或为“幻觉”?**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海军上将(Dennis C. Blair)和前美军参联会主席约瑟夫·邓福德(Joseph Dunford)上星期联合撰文称,西方国家所追求的能源独立不过为“妄想”。

他们指出,十多年前,中国做出了垄断电气化世界的战略决策,在电池制造以及对电动汽车至关重要的矿物的开采和加工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这篇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指出,国际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的一份报告说,截至2020年,中国企业控制了全球60%以上的锂和精炼镍,70%以上精炼钴,相比之下,美国公司仅占锂的4%,镍的1%,精炼钴的0%,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电池正负极领域,美国基本上没有任何产品。

这两位美军前高级将领警告说,美国现在严重依赖来自与我们利益和价值观不同的国家的供应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目前从事太阳能热发电相关产业链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多达近550家。中国本月发布的《2021中国太阳能热发电行业蓝皮书》还称,中国已经建立了数条太阳能热发电专用的部件和装备生产线,具备了支撑太阳能热发电大规模发展的供应能力,年供货量可满足2~3GW太阳能热发电项目装机。该蓝皮书称,截至2021年底,全球太阳能热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不过为6.8GW。

在来自中国的激烈竞争之下,韩国的LG电子上星期(23日)表示,公司董事会前一天开会决定退出太阳能电池板市场。韩联社报道说,从2010年就开始经营太阳能电池板业务的LG电子曾致力于打造与中国企业不同的高效能产品群,但疲于激烈的销量竞争,国际市场环境恶化,而且今后的市场形势也不容乐观。

在动力电池方面,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本月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前十名排名中,中国企业据6席,其中宁德时代稳居第一。

美国能源部的报告指出,美国劳动力成本高于中国影响了自身的竞争力。报告举例说,对于太阳能制造行业,美国一线主管平均工资是23.3-38.8美元一小时,外加35%的福利费用。而在中国,每小时的费用约为6.2至7.5美元。

美国“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办公室”(EERE)在上星期中指出,2020年美国制造硅组件的成本比中国高出30-40%。劳动力成本占美国制造总成本的22%,而中国则仅为8%。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说,在今后的几十年里世界将大量依靠可再生能源,美国必须现在就着手确保美国的能源安全。他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我们、和美国在欧洲和东亚的盟友不努力提高我们的产能,我们就会遇到真正的麻烦。”

他说,美国和盟国并没有放弃,韩国的LG虽然放弃了太阳能板业务,但是LG在电动电池领域的技术仍然处于先进水平,目前正在美国合资建厂。此外,在这一新兴产业,技术的发展至关重要。“没人知道有什么突破性的技术可以与锂离子电池竞争,也没人知道各企业还在寻找什么新兴技术,”杜斯特伯格说。

非党派政策研究机构“美国进步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威廉姆斯(Mike Williams)最近撰文说,中国去年发布的“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的目标是与外国公司竞争并排挤竞争。中国已经制定了到2025年在电动汽车等新兴产业的总支出超过2.6万亿美元的庞大计划,其研发总支出将在未来五年内还要每年增长7%以上。

威廉姆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乌克兰的局势在很多层面上都令人担忧,特别是战争令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然而,他说,问题在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致力于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展国内供应链可以打破这种依赖,并有助于使人们免受地缘政治事件的连锁反应。他说,中国在清洁能源供应链中的主导地位虽然毋庸置疑,但是,美国仍然可以决定供应链中的绝大部分是否依赖中国。他说:“我们可以生产这些供应链不可或缺的大量零部件,这需要专门的投资和战略决策。此外,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国会采取行动。”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