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港版美丽岛】228大抓捕一周年 流亡港人回望“35+民主派初选”

一年之前,香港政府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47名参与立法会“35+民主派初选”的发起人和参与者。一年过去,被“未审先囚”方式扣押的仍多达32人。一年间,香港的民主派消失。一言堂的香港,抗疫风暴下人心惶惶,爱国者难道无需付上全责?2月28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4名跨党派资深议员无忘香港,发表声明要求港府马上释放被扣押的民主派人士,并撤销所有控罪。5位流亡海外的,港人熟悉的政治人物,包括许智峯和罗冠聪等,则发表录影感言,给在囚的战友与香港人。

声援香港民主派35+初选冤案,由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Gregory Meeks)牵头的,四名主理外政的联邦众议员,在2月28日即港府一年前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实施“大抓捕”当日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港共政权罗织罪名,以“未审先囚”方式扣押多人达一年。

“35+民主派初选”案,47名被告被落案起诉一周年,目前仅14人获准保释,其馀32人已经还押近一年。

声明强调港人争取民主的决心坚决,在北京的政治打压下未受动摇。重申国际社会需要令北京政府为侵害人权及违反国际承诺负上责任。华府的港人游说团体HKDC感谢美方议员的支持,表示尤其在乌克兰危机当前,国会主理外交事务的议员仍坚持为香港议题发声。

228大抓捕一周年,流亡海外的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罗冠聪,还有张昆阳、刘珈汶和李轩朗,在HKDC回望47人案的开端,希望让当中的人与事重现公共记忆。

许智峯:我离开了香港,流亡了去丹麦,辗转去到英国,现在在澳洲生活。228的时候,我记得我还在英国,我记得当日下午,大家觉得一定要站出来,与在英国那边的香港人一齐做了一个小型的集会,起码希望尽最大的一分力去声援。

刘珈汶:我是前黄大仙区议员,2020年民主派初选的时候,我亦是公民党的副秘书长。当时我是留在区里,因为公民党里面的规模就挺大,所以有些区议员就留在自己的区内。有些区议员和党友就陪他们去(警局)报到。

许智峯:自己感受最大的,就是一班有年纪很小的小朋友的爸爸,没想过小朋友会一夜之间,会很长时间都见不到爸爸。我自己都是一个爸爸,所以我的感受特别深。

罗冠聪:最想念的当然是(黄)之锋,整个团队包括何桂蓝、岑敖晖,大家都有很深厚的革命情谊也好,大家在民主的路上互相扶持好久了。

李轩朗:上年月28日,我系同Frankie(冯达浚)一齐,陪他去红磡警署报到。再见到他,我想我应该会爆哭,不会讲什么。初选案对我们香港人,或者同路的香港人的意义,就是令我们认清楚港共与中共政权的本质,就是希望在2020年之后,透过国安法,透过政治的拘捕,将所有反对的声音禁声。

许智峯:我想跟你们说,我每一日都好记挂他们。每一日都想,自己可以做些甚么去声援他们,令他们和香港人可以继续打下去,长远拿回我们应该有的权利和自由。

张昆阳:47人案之后,很多记者,外国记者他们想做访问,一打开那个通讯录,人是全部没有了,不知道可以找谁?

许智峯:228对很多香港人来说,是中共对香港人的全方位宣战,要记住47案,是香港市民高度授权的人。捉了这些人,就等于捉了我们每一位支持他们的香港人,信民主的香港人,对香港人,这个讯息收得很清晰。

罗冠聪:228大拘捕一年之后,我都是希继跟香港人说,要保持愤怒。即使现况是令大家有无力感,不知道前路怎走。大家在海外的工作,其实一方面是想铺一条路给自己回家,另一方面已是开一道门,给他们离开。

刘珈汶:虽然我离开了香港,是在适应一个新的地方,但选择留在香港的人,他们更加要努力地适应一个新的香港。所以在香港的人,我真的很希望大家保重。

许智峯:我们一定要很深刻地记住那一天,那天象征著所有香港人同时失自由。因为我们记住,自由不能分割,当他们没有自由的时候,我们香港人也不会有自由。希望香港人记著这47人,记著2019年以来为香港牺牲的人。我们要打赢,才可以返回香都,这是我们光复香港的心愿,因为香港是我们的家。

记者/责编:何景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