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文韬政论】香港本土电影重生机会渺茫——从《时代革命》谈起

香港禁片《时代革命》将于周五(25日)在台湾正式上演,未演先轰动,除了之前在台北电影节放映时引人注目外,这几周在台湾的北中南都有预映的包场活动,大家反映热烈,一些电影界人士如冯光远也大力推蔫。

为何此片在香港会成为禁片?原因是以香港反抗运动为题的《时代革命》及《少年》两部作品去年准备在台北电影节上映之际,香港立法会于10月27日通过《2021年电影检查(修订)条例草案》;根据此最新恶法,政府有权禁止“不利于国家安全”的影片上映。违法者最高可面临三年监禁及一百万港币的罚款,最离谱的是,该法例甚至禁止被禁影片在社交媒体播放。未来任何标榜本土的电影,都有可能被禁。

打击本土电影的重点工作就要消灭导演及电影人的本土性,并大肆统战。在这一点上中共可以说是非常成功。吴宇森、许鞍华及徐克当年都被认为是十分有创意的香港大导演,后来都相继被邀请到中国拍片,这当然是中共统战策略的一部分。有趣的是,三人的中国代表作都在2014年底上映,那个时候正值香港反抗运动的重要时刻。吴宇森的《太平轮》以国共内战为背景,目标是拍一部史诗级大片,结果却用了上下集的特长篇幅,拍了一套没有引起甚么话题或共鸣的影片。不过,由于演员阵容有金城武及宋慧乔等大明星,在中国票房直至2014年底也有两亿,不致于太差,只是对一部号称投资三亿的电影来说,就是赔钱货。

许鞍华拍了《黄金时代》,以民初女作家萧红一生为题材,堆积片长三小时琐碎事迹,结果萧红在一般中国观众眼中可能只被看成是在几个男人之间左摇右晃的民国失意剩女,而不是乱世中探索自我及民族前途的作家,更无甚么爱国热情。不过,这部电影却成为香港电影金像奖史上第一部非香港公司出品的最佳电影。此片后来虽获奖不少,但可以说是“叫好不叫座”,成本七千多万,中国票房却只得五千一百多万。

拍了赔钱货后,他俩也没有甚么大型中国作品了。有些评论认为他们票房失灵的原因是跟创意有关;的确,在中国没有太多创作自由,灵异、黑道及血腥片都不能拍。加上香港导演通常缺乏长期在中国的生活体验,没有了在地感觉,就只好拍些历史或名人剧,要有创意也不容易。不过,与其说票房失灵是因为缺乏创意,倒不如说是不够政治正确。

于2014年当年差不多同时上映的有徐克执导的《智取五虎山》,他找到了大有来头的黄建新当监制,此人曾与韩三平联合执导过《建国大业》和《建党伟业》超级大片,要把握红色经典题材当然就不成问题。徐克用侠义情、警匪战和3D技术等商业元素包装这部政治正确的红色经典,结果大为成功,中国票房近九亿。从最近“爱国”大片《长津湖》之大卖来看,大家就不会觉得奇怪——好票房其实是由于政治正确。当然,政治正确不一定代表会带来票房,但在中国人长期受到重度洗脑的状况下,政治上相对冷感的所谓“华语”电影没有在中国大卖的可能。

许鞍华等大导演当时若能醒悟,做回属于香港人的导演,仿效《十年》中的年轻导演,明白只要立足于香港,还是可以拍出不错电影的话,那么就不妨集合一众老拍档,以激情澎湃的香港反抗运动为背景,拍出《智守二号桥》、《国殇轮》或《暴政时代》(三者皆为假设性片名)等有血肉、重情义、讲恩仇的划时代作品。然而,大家等到的是在2017年(即香港沦陷二十年)上映的《明月几时有》,这是许鞍华以香港的中共抗日东江纵队为背景所拍的媚共历史电影,大家难免慨叹以香港为主题的电影也要很政治正确才行。再看2021年关于许鞍华生平的纪录片《好好拍电影》,更是令人失望,片长近两小时,但完全抽离目前香港的政治困境,而只对她的成就(如三届金马奖最佳导演等)歌功颂德,大家对这些要明哲保身的著名电影人可能真的无法有任何期待。

刚刚去世的楚原在2018年金像奖获颁“终身成就奖”,当时用来提醒大家的一席话:“当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不为虚度年华而羞耻,咁你就可以好骄傲同自己讲,你无负此生。”到现在又有多少香港电影人能体会?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