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女力治天下 为何欧洲总是保守派掀起女力浪潮?

欧洲联盟(EU)中的最高领导要职现在超过一半由女性出任,此外,许多欧洲前任和现任国家领导人或政党领袖也都是女性;不过,专家则努力想要了解,为何这股“女力浪潮”的代表几乎都来自保守派。

**欧盟领导要职逾半为女性 皆出身保守派**

来自地中海小国马尔他的议员梅索拉(Roberta Metsola)1月底当选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议长,使得欧盟的5个最高领导要职,有3个都是由女性出任,欧盟终于可以大声说,这个区域联盟的决策过程,在性别平等上看到具里程碑意义的进步。

不过,专家也注意到一个吊诡的现象,不只在欧盟组织内,欧洲政界的女性领导人几乎都是来自保守的右翼光谱,从温和右翼到极右翼皆有之;这让专家不禁想问,造成保守派女性在欧洲政界出头天的原因是什么?

事实上,梅索拉是欧洲议会第三位女性议长,在她的母国马尔他,梅索拉隶属于一个右翼政党,该党强硬的反堕胎立场过去就引发运动人士批评。

根据法新社报导,有4个孩子的梅索拉向来将自己塑造为支持LGBTQ的进步人士和女权拥护者。然而,她过去对堕胎的强硬立场引发人权运动人士担忧。堕胎在天主教徒占多数的马尔他为非法,梅索拉曾在去年6月,对一份敦促所有欧盟成员国提供安全终止妊娠的提案投下反对票。

**保守派女性掌舵欧洲政界 铁娘子柴契尔开创浪潮**

除了梅索拉,另外2位来自保守派背景的欧盟高级官员是欧盟执委会的首位女性主席范德赖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美国政治新闻媒体Politico欧洲版(Politico Europe)指出,这表示,欧盟里所有的女性领导人都来自同一背景,她们都隶属于欧盟最大的跨国中间偏右政党“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尽管这个政党现在被视为温和派,在过去,它包括了推行侵蚀性别少数法案和严格禁止堕胎法的匈牙利执政党“青年民主党”(Fidesz)。

保守派女性掌舵政界其实也不是新现象,Politico欧洲版回顾历史指出,除了几个北欧社会民主主义国家之外,在欧洲掌握真正决策权的女性,无论是政党或政府领导人,几乎都来自右翼光谱,而这个潮流之始就是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前首相柴契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主政16年的前德国总理梅克尔是另一个著名例子。

**母性形象大加分?**

政治学者仍努力对这个现象寻找解释。不过,部分专家指出,保守派女性掌权,时常更加彰显右翼拥护的传统女性形象,而这可能是一项吸引支持者的策略。

这种说法对部分女性领导人来说是正确的,尤其是柴契尔夫人,一些资料照片可以看到,她在入主唐宁街期间,穿著围裙洗手作羹汤的画面。另一位以传统母职形象著称的是,有7个小孩的欧盟执委会主席范德赖恩。

不过,也无法以这样的解读一概而论,像是德国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另类选择党”(AfD)党魁韦德尔(Alice Weidel)是公开的女同性恋者,法国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FN)领袖玛琳.雷朋(Marine Le Pen)曾离过两次婚,义大利右翼政党“义大利兄弟党”(Fratelli d'Italia)党魁梅洛尼(Giorgia Meloni)则是单亲妈妈。

但无论是来自温和右派还是极右派,或是展现出各异的母职形象,这些“女性榜样”有赢得越来越多女性选票的趋势。

以义大利为例,在2018年大选支持梅洛尼代表的义大利兄弟党的人有一半以上是女性,比2013年的37.5%要大幅提升。在法国,根据一项2018年的调查,角逐2018年法国总统大选的玛琳.雷朋,获得的女性和男性支持者相当。

**右翼女性领导人浪潮 进步派应加紧改革**

Politico报导指出,观察人士也注意到另一个现象,当代的大多数保守派或极右翼女性领导人,甚至是那些时常展现“母性”的政治人物,往往表现出通常与“男性化”职业或典型“男性化”领导相关的特征。

她们许多人是来自“硬科学”(hard sciences)背景,像是梅克尔是一名医师,柴契尔是一名化学家,范德赖恩曾任德国国防部长。

在学者仍努力为欧洲政界右翼女性的成功找到一个解释的同时,专家提醒,现在该是欧洲进步派加紧采取行动,缩小领导阶层明显的性别差距的时候了。欧洲人民应多加鼓励进步派女性领导人成为更有力的平等倡导者,而且是代表所有女性的利益。

新科欧洲议会议长梅索拉则已在先前的当选演说中保证,她将支持议会中的多数派观点,而不是她自己对于生殖权利的立场,至于她会不会付诸实行,将持续受到关注。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