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一门五政协,上阵父子兵:专访恒通资源集团主席施子清

施子清是香港“福建帮”一面旗帜,亦是现代儒商典范。他和四个儿子都是政协代表, 在香港商界传为佳话。施子清对《超讯》表示经商不易,曾遇挫折无数,好在一家人团结,四个儿子皆能独当一面,目前已成功交班,把企业交给儿子打理。


《超讯》2017年9月号

在香港,“福建帮”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大队伍,福建籍人士约占香港总人口的六分之一。他们在香港各界打下片片江山,精英辈出,也让“福建帮”这个名词声名远扬。

“福建帮”当然不缺大佬。施子清被称作香港“福建帮”的一面旗帜,亦是现代儒商的典范。

从身无分文来到香港,赤手空拳开始经商,再到打造起恒通庞大的商业版图,施子清与回归前后的香港共度了激荡的六十年。

回忆往昔创业岁月,施子清感慨经商不易,曾遇挫无数,好在一家人团结,用他的话说,是“上阵父子兵”,言谈间尽是对后辈的信任与骄傲。

很少再过问公司具体事务

在纵横商界数十载之后,施子清近年醉心于书法艺术。施子清当年带头“打天下”,差不多在2008年左右全部放手交给儿子去掌管。如今,尽管偶尔也会和儿子聊聊生意,但几乎很少再过问公司的具体事务,早上十一点到办公室,晚上七点多才离开,写写字,看看书,成了他最主要的消遣。
施子清四个儿子分别取名为荣怡、荣怀、荣恒、荣忻,当中寄予了他对孩子们的期望:怀有恒心,干出一番事业。目前他们各自掌管著家族中的地产、投资、贸易、证券等支柱产业,各司其职但紧密协作,施子清表示对他们“放心得很”。

施家四子并非生来就是富二代,施子清商业版图的建立与扩张,靠的是两代人白手起家、齐心协力。从给父亲帮手再到各自独当一面,他们也一路成长,如今均为“城中政商名人”。如今,施家在香港有一特殊名号——“政协世家”,被称“施门五父子,全家皆政协”,在香港商界传为佳话。

长子施荣怡,河南省政协常委,青年时代即随父亲将集团业务拓展至中国大陆乃至世界各地,当年更因协助父亲经营生意而放弃念大学的机会。他做为长子,为三位弟弟在德、才、学、识各方面都起了表率作用。

次子施荣怀,现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常委,亦是中华厂商会名誉会长。他是八十年代最早一批北上发展的“厂佬”,先做贸易后设厂,只身前往北京、朝鲜等地谈生意,饱经磨练,而后有了事业基础。

三子施荣恒,现任上海市政协委员,曾任东华三院主席,目前主要掌管恒通资源中心内部管理事务,也负责企业在武汉、厦门、上海等地的地产项目。

幼子施荣忻,现任深圳市政协委员,亦是全国青联副主席、菁英会创会主席、百仁基金发起人。虽然在他出生的年代,家庭经济状况已经较为好转,但他亦在继承和发扬父亲艰苦创业、奋发图强作风的同时,以新生代的眼界、胆略和学识成长为一位金融精英。

在施子清位处筲箕湾的办公室,不论是会议室或楼梯间,均赫然挂著一副2001年习近平主席与施家六人的合影,施子清夫妇二人站在习两侧,四位公子也亮相其中。十年后的2011年,习近平任国家副主席,在一次接见政协委员的场合上主动与施荣怀寒暄,提到当年吃过其母做的福建菜,并大赞施家四兄弟“一表人才”。

办公室挂习近平与施家的合影

论经济实力,施家和香港其他一些大的家族企业比起来算是一个新兴家族,但是在参政意识和政治影响上,施家可算是香港为数不多的大宅门。

“家风”是企业发展的灵魂。无论是大家长施子清本人,还是他的四个儿子,都把诚信、谦和、低调的风格贯穿到为人处事当中,也将家族理念融入企业经营中。施家的交班,儿子们如何权衡父辈的传统理念和新生代的风格?父亲对孩子们接班放心吗?带著这些问题,《超讯》采访了施子清先生,以下为部分访谈摘要:

超讯: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您的家族企业交班情况,您现在还在恒通任职吗?

施:现在我的公司,基本上什么都是他们来安排。所谓“上阵父子兵”,有什么事要问我,我可以和你们提供一些意见,其馀时候都是他们在第一线做,钱的事情都是他们管。我基本上只是挂一个职位,董事长还是我。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各司其职,没有具体分工,没有说你管什么他管什么,有生意大家来做。

房地产我们是小打小闹,我常说如果要做房地产,93年开始就可以在上海做。那时候就有朋友叫我们做,不过我说我没有钱,我们哪里来这么大的资本?上海都是要旧城改造需要资金。香港很多地产商90年代就进去上海,但是你也应该听到,进去上海之后的前几年,这些地产商还是很辛苦的。

超讯:不只地产商,整个华人企业发展都是辛苦的。您说“上阵父子兵”,香港的家族企业,基本上都是“上阵父子兵”,包括李嘉诚。

施: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实在,我来香港时两手空空,哪里有钱呢?我来香港时,就当老师,后来接触自己的乡亲,然后也认识一些外省人,结交了很多朋友。我发现香港人对教育很重视,早上就看到父母亲带孩子上学,接送孩子,关心孩子的成绩,送他们去补习,对教育很重视。

超讯:现在都是年轻子女接班了,你对他们放不放心?是不是看好?为什么?

施:放心,我非常放心,他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有一点我对他们有信心,就是我这几个孩子跟我一样的个性,不会说假话,答应人家的事一定讲诚信,特别是做生意。第二,我这些孩子,没有风花雪月的脾性,可以说这方面倒是大家都公认的,都很正气。

回归前媒体来访问我,说我一家五个政协委员,三个太平绅士。我也是做了二十年政协。老二是全国政协委员,老大是河南省政协常委,老三是上海市的政协委员,他原来是我们福建的委员,在福建待了三届,后来上海那边跟我商量,让我的一个儿子去上海,我就让老三到上海。老四原来是贵州省政协委员,后来深圳市一定要他去做委员,他就是两地的委员。去年我和他说,你应该要把贵州这个委员,跟他们说一声让人家去,不要跨两地。

除了做政协委员,他们在政府的公职也很多。老四比较年轻,今年41岁,香港的菁英会都是他一手搞上来的,他也是全国青联副主席。老二最先是在北京做政协委员,当了一年第二年就让他做常委了,他还是上一届中国厂商会的会长。

超讯:您企业内部的经营,什么时候开始完全放手给四个儿子?
施: 08年我就开始放手了。

超讯:几个儿子现在主要是谁在掌管?

施:老大和老二。房地产,以老大为主。进出口贸易,老二管。老三负责公司内部管理,比如说上海、厦门、武汉的房地产都交给他。老四主要负责金融投资、买卖。大家分工合作,比如说海南的房地产,就老四去监管。广西北海和南宁的房地产,就让老大亲自去管。每星期大家都碰面,公事也好,私事也好。我也会和他们一起。有时候是正式开会,有时候中午、晚上没有应酬的时候,就一起喝茶。平时我11点过了才到公司,除非有其他活动,没有的话我也在办公室待到晚上7点才离开。我自己很多事情做,其中一个是写书法,香港书协是我在管的,还有福建书法研究会,89年成立的,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我一直参与。

文/王亚娟,《超讯》2017年9月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