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60年代出生的香港男性工人阶层生活概况(一)

本人出身微寒,双亲是普通的蓝、白领工人,小时候父母都要外出打工,只能将我寄放到托儿所,但求有人看管我完成作业、有其他小孩一起玩乐。在吃方面更加没有要求,他们只付钱给托儿所买外送,完全没有考虑食物营养,更不用说食物质量。在香港老一辈人眼中,小孩只要吃得“肥肥白白”就是好,我爸在我小时候常常会买给小孩吃的营养起司给我当零食吃,加上他们会给零用钱让我买零食,所以我小时候是个圆圆的小胖子 ( 国小三时大概135cm高,重60kg ),但我爸就说“小时候肥到国中就会拉长变高了 ! ”,他大概用物理的逻辑想像体积的转换,觉得这样没错。

我爸籍贯汕尾,有8个兄弟姊妹,他父母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在香港工业化时代当工厂劳工。那个年代能吃饱已经是很难得的事,何况他家有7个人跟他争吃,所以我爸说那年代很少见到“肥仔”。我爸是家庭中最大的男丁,虽然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但那年代男性在家庭中的地位较高,而且他是家族中的长子嫡孙(就是他爸是他爷爷的长子,他又是他爸的长子),所以他从小就被期望要传承家族、负起养家的责任。因为家里穷,又有很多孩子要养,所以他15岁就出来打工,做过麦当劳(他说那年代时薪$3左右港币),汽车维修学徒、卖冰淇淋、卖报纸、穿胶花...... 那年代只要肯做就饿不死,只是工作都要付出蛮多劳力。后来他跟了一个做首饰的叔叔学艺,当他的徒弟学做首饰,什么戒指、项链、耳环等吊饰都是他的专长。

那个年代蛮流行师徒制的,在娱乐新闻中最常听说学武打、功夫的演员是跟师徒制学艺,后来才知道原来其他行业也是一样。我爸说他当了徒弟5年,那段时间就住在师父的家,每天要打点师父生活的一切,包括买菜煮饭、洗衣打扫、捶背按摩...... 总之师父叫的都要做。

你以为做完以上的工作就能学到你想要的技艺吗?想得美呢!以上的工作是每天工馀时间要做的,上班时间还有其他工作要做,大概也是当工厂的小弟打扫、搬运,真正可以学艺的时间就是在工作期间偷看其他师傅,就是所谓的“偷师”。偷看还得看师傅的“脸色”,如果他高兴时可能会手把手教你一点,但他不爽的时候就可能会叫你滚开,或是特意叫你做其他杂务。总之,那个年代要学艺要非常能吃苦,要抱著任劳任怨付出一切,而且不知道有没有收获的心态去,才有机会学到一门手艺。

想起以前在专职技术学校上过一阵子课,当时想要学一些餐饮业的技术,那个老师是一位老人,大概70多岁,比我爸大10多年。有一次他分享自己只身去美国找唐人街餐厅当服务生的故事,他学艺的经验跟我爸也差不多,也是去当徒弟,学在高级餐厅当服务生、侍酒师,他用一了句话来总结他整个工作生涯的心得“襟屌、烂做、抵得谂”(耐得人骂、努力做事、不怕吃亏 )。他用这句话勉励年轻人未来出社会要懂得调整成这样的心态,才有机会学到东西,这想法大概跟我爸差不多。所以我从小也培养出这样“能捱”( 能吃苦 ) 的态度做事,面对老板、老屁股上司剥削、辱骂,也抱著“苦尽甘来,能捱过就有所得”的心态撑过去。

但后来我换到另一个工作的地方,那边的老板跟同事都是比较年轻一辈的,大概20多30出头,他们对工作、培养人才的态度令我对工作的想像有180度改观。他们很乐意去分享、教育下属,不论你的位阶,大家在公事上面是平等的,上司可以指挥下属做事,但下属觉得不合理的话,也是可以反过来给上司建议;有问题大家会一起解决,互相合作 ; 完全不会辱骂、剥削你,上班该做的事只要完成了就可以下班,下班后老板、上司、下属都可以打成一片,公私分明。这样的工作环境令我对于“学艺”这回事的想像完全改变,也希望那种师徒制的工作模式到我这一代就结束,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作者:**今晚打老虎** 曾是香港上班族,目前来台重返校园读书,对美食情有独钟,希望用文字记录香港。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