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港版国安法下同性恋噤声 学者忧平权运动无疾而终

华盛顿 —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相继自行解散的公民组织涵盖各行各业,从政治、劳工、教师、社会福利与医疗等,舆论对香港公民社会能否存在持续担忧。在这种低压的政治气氛中,原来一向被主流传媒忽视的同性恋平权运动, 也在今天的“新香港”中默默地失去踪影。有长期研究关心这议题的学者质疑,同性恋者今后能否再度发声。

**同志平权运动曾稳步发展**

香港的“同志平权运动”在2019年反送中社会运动前,曾经历了一定的稳步发展。除了自2008年后每年均会举办的大型香港同志游行(Pride Parade)外,不少名人也无惧歧视眼光,公开宣布自己“出柜”,以此带起社会讨论,希望以国际都市自居的香港,能吻合国际社会的期望,平等尊重对待同性恋者。其中,最为人熟悉不过的,便是前“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人称“慢必”的陈志全。

陈志全担任议员期间,为同性平权议题多次发声,包括支持性倾向歧视条例立法,于2018年动议研究制订让同性恋者缔结伴侣关系的政策议案,开启了议会首次就同性伴侣婚权进行正式辩论。

不过,他因参与了2020年民主派初选而于去年初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成为民主派47人案的被捕人之一。 2021年5月2日,陈志全在收押期间宣布退出”人民力量”并辞去主席一职,未来亦不会参与任何群众活动,不再参与任何选举,亦不会协助进行选举活动。陈志全退出政坛后,此前在立法会内唯一能够为性小众发声的声音,也顿时消失。

**探讨同性平权未来的去向**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国际学院于1月27日举办了一个关注香港非异性恋(queer)平权的网上研讨会,探讨有关议题在今后的去向。长期研究香港同性平权议题的香港浸会大学人文及创作系副教授金晔路表达了她对这方面的担忧。

**同志平权运动应如何走下去?**

金晔路说:“香港正在演变的政治形势,再准确地说,香港政治自由度的恶化,已经迫使同志社群再次思考在一个广泛的社会公议运动中,如何重新定位,如何继续推动同志政治运动。”

金晔路博士直言,其所指演变中的政治形势,就正是从2019年反修例社会运动开始,至“港版国安法”于2020年6月30日生效后,在香港社会引起的一切改变。她举例说,过往每年一度的大型香港同志游行,在2020年已改为网上举行;2021年主办单位更将方式改变为市集,以销售物品为主,这些都体现了因政治操控与防疫措施而产生的结果。

金晔路继续说:“目前的香港是香港历史上最为艰难的一个时期。同志(平权)运动如何继续下去呢?而且,还有一个更迫切性的出路议题,如何改造同志政治,如何在此时新的政治操控差不多完全瘫痪了所有香港社会运动及大型群众聚会的情况下,再次思考为香港能够继续身为一个能够接纳非异性恋 (queer) 的城市定位。”

**研究非异性恋运动发展 有助国际社会深入认识香港**

参与观看这网上研讨会的观众也分享了同样的担忧。一位自称Angelina的女士质疑,特别看到争取同性平权的代表性人物如乐队“达明一派”的成员黄耀明,或者是歌手何韵诗相继被当局检控。尽管不是因为同性恋者的身份,但这些政治操控又怎不会对香港的同性平权运动产生影响?

同场交流的学者均认同,研究香港非异性恋运动的发展,有助国际社会深入认识香港,对香港持续地保持其国际城市的形象也有一定裨益。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历史系专任副教授姜学豪( Dr Howard Chiang) 分享了他的看法。

姜学豪说:“我们需要新的方法探讨香港的意义,以更加得益的方式去了解香港在本土社会运动中以及世界历史中的位置。”

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与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性别研究中心曾经于2016年发表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歧视的报告中提到,联合国过往多年来曾数度“明确建议香港政府订立有关性倾向及性别认同的反歧视法例“。报告更引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早于2013年指出,香港应实施必要措施结束针对同性恋的偏见和社会标签,并传递清晰信息,让社会不再容许基于个人性倾向或性别认同而作任何形式的骚扰、歧视或暴力。不过,至今香港仍然未有一条正式的相关法例获得通过。

**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反对举办同乐运动会**

此外,第十一届同乐运动会(Gay Games)将于2023年11月在香港举行,是首次在亚洲区举行的国际盛事。不过,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在去年6月9日的立法会会议上,将运动会牵扯到同性婚姻,要求政府切勿提供支援,否则形同“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其后在个人网上节目再发炮抨击,称同性恋 “危害人类生存,对拥有传统价值观的人造成威胁。”

不仅被建制派污蔑打压,如金晔路副教授所言,香港同志平权的诉求过去甚至在争取民主的阵营内受到排斥和受到非议。她指出,早在2014年占领中环雨伞运动期间,争取普选的民主派支持者便明言不希望同性平权以及其他LGBTQ权益的争取者在占领区内,因为他们认为各自的诉求互不相干,同志平权并不是香港政治斗争过程的一部份。但随着2019年之后香港社会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巨变,这种思维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同志平权是否属于民权的争议已消逝**

金晔路说:“我看到目前的政治打压如此巨大,这股政治打压(的严重性)已经盖过了(同志平权与民主普选诉求者之间的)分歧。所以,我们再没有看到性别权益的争论,它是否属于香港民权(的争论)。我们看不见正是因为我们目前面对的打压是针对(社会)整体的。”

纵然前景黯淡,金晔路表示,香港同志平权运动的未来不一定以注定失败告终。她说,她的平权活动朋友近年移居英国和世界各地,正在为香港默默做事,都看到了一点曙光。

金晔路说:“我看到了一个非异性恋的香港权益组织,会在不久将来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成形。我一些从事平权活动的朋友已经在英国及世界其他地方生活。他们(身处海外)也为香港做事,这个散居的香港非异性恋平权群体正在成形。”

使同志界感到欣喜的消息还有,前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尽管仍在保释期间,但已于上月中与男友Francis于香港一家酒店举行婚礼,并透过视像在美国犹他州注册。

金晔路最后引用“达明一派”一首歌曲“今天世上所有地方”的部份歌词,寓意今天香港的同志平权同道中人,要在乱世黑暗中坚持信念下去。

“世界已给窄长隧道埋藏/难过也要经过 尽力赶上/跌碰再摸索 沿隧道围墙/继续看 一点光 总会找到方向/我愿意 牵你手 不怕隧道极长/继续唱 继续找 总会找到方向。 ”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