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减税降费”的刺激措施  李克强放水养鱼的效果大不如前

当前中国受国际国内多重因素影响,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如何做好“六稳”、“六保”是当前中共工作重大难题。2021年12月10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两次提到2022年要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2021年12月27日的全国财政工作视讯会议通稿,“减税降费”一词也出现了六次。

在经济“稳”字当头下,担当稳增长重任的财政政策,中共有何新招?2022年1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减税降费”座谈会,总结近年来“减税降费”成效,就进一步为市场主体“减税降费”听取意见建议。

**无计可施 还是对中小微企业的雪中送炭?**

无论是李克强座谈会上明确提出的各项“减税降费”措施,还是从连续两周“减税降费”都成为国务院的会议焦点议题。李克强意在向市场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撑大企业对税收优惠的期待,那就是“减税降费”依然是现在进行式。

“减税降费”已经成为近年来宏观调控的核心关键字,“减税降费”在当前有两个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是继续为包括中小微企业在内的市场主体纾困,二是更有针对性地在中小微企业。2021年12月30日全国税务工作会议上公布的资料显示,2016年-2021年,中国新增“减税降费”累计超过8.6兆元,2021年全年,新增“减税降费”预计超过1兆元。

**“减税降费”变成中共财政政策的兴奋剂**

税费是企业运营的主要成本之一,“减税降费”是各国政府促进企业发展、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重要政策工具。这次“减税降费”政策部署,国务院基本都针对的是中小微企业,且强调“减税降费”政策是“阶段性”,许多人不解为何“减税降费”政策主要面向中小微企业?

由于国际供应链不稳定、大宗商品物价变动影响,使得中下游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发展陷入困境,迫切需要中共从政策上给予更多支持,减轻市场主体的压力。另一方面,中小微企业应对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弱,在支援疫情防控的相关政策阶段性退出的情况下,新的阶段性“减税降费”政策可以保持政策延续性,给中小微企业一定的过渡期恢复正常经营。

**“减税降费”也搭配税务稽查 查逃漏税不手软**

近年,中国虽欲贯彻执行“减税降费”的鼓励发展政策,但在税务稽查的软、硬体及力度上也同步升级,数字税也呼之欲出。近期许多艺人利用“税收洼地”、“阴阳合同”之类补税事件频传,逃漏税案例时有所闻。“减税降费”的大力宣传,可能还有为了平息政府承诺减税,却没有得到落实所引发的民怨。

经济学上,政府减税最让人担心的一点就是“减税增债”的出现。“减税增债”就像是跷跷板,在增减之间,政府的开支维持不变。开支没有减少,就等于只是改变了一下收入的结构,现在减税减下来的这些成本无非是转移到未来。中国未来还是要更多的负担,不管是国债也好、地方债也好,都还是要还的,都会有更大的负担。

然而,与其“减税增债”,中共应该要把力量放到经济结构转型上,中共的经济结构转型非常的困难,面对国际供应练的调整,“后发劣势”已经显现,外部内部压力纷纷而至。

**中国税收就是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

中国一直以来以间接税为主,直接税占比很小,当一味宣传“减税降费”而避谈中国税务的陈窠,在原本纳税意识就淡薄的中国,实有见树不见林的情况。在中国政策和舆论铺天盖地地强调中国“减税降费”规模有多大时,这种过于强调减税规模,却忽略了中国税务税种的合理性,恐不利中国经济发展。

在中国,讨论税负轻重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轻重是一个价格上的判断,好像对一个100公斤和50公斤体重的人,背负同样重量的东西他们对轻与重的感受也是不同的。当中共大外宣强调从纳税人感受的“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论述时,这在学术上是很难解释的,因为这回避了税负差异是政策因素,还是自身企业原因导致。

作者》**吴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副教授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