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墙外文摘:邹幸彤与何桂蓝,被忽略的抗争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报导者》发表文章《香港高速威权化下,异议人士的顽抗──邹幸彤与何桂蓝的司法抗争》,作者黎恩灏认为,邹幸彤和何桂蓝的抗争,用一句话总括,就是"不按牌理出牌"。她们深知一旦跟随既有的游戏规则,她们案件的政治本质就会被隐没了;法庭和政府也可以堂而皇之,以依法行政和司法独立为挡箭牌,将司法迫害包装成一宗又一宗个别的刑事案,消解抗争者的集体意志和动员力量(注:持续关注甚至到法庭旁听审讯,也是动员的一环)。因此,邹、何二人在还押期间,多次透过狱中手记,向公众阐述其司法抗争的意识、论述和盘算;她们站在法庭,也打破常规,抗议法律制度以至法官的正当性,积极运用其法律权利,持续向法院申请保释,并挑战禁止传媒报导保释的决定;即使无法改变结果,其过程亦示范了司法抗争。

文章说,抗争行动需要有理论支撑;但建立理论的前提,是先具备抗争的意识。在这点上,邹、何两人在庭外的文章,就展现了一套高于刑事审讯和司法制度的政治视野,培养读者面对法庭审讯的政治意识。邹幸彤在香港网媒发表了一篇文章〈"只谈法治,不谈政治"的抗争七步杀──香港法治迷思与司法抗争诤议〉,开宗明义指出,港区《国安法》利用香港普通法的程序和仍有点公正形象的法庭,"赋予执法者、检控者近乎无上的权力和正当性";法庭也要不断为国安法生产判例和判词,协助政权"歪理说直"。何桂蓝亦提出了相近的观点。在她〈当司法沦为政治压迫的仪式,反抗是否仍然可能?〉一文中,她力陈"当政权不断将政治问题推向法院,无论政权如何强调只是'有法必依',法官又如何重申'只处理法律问题',在现实中,法院根本不可能再'超然政治之上'"。

作者认为,邹、何二人在法庭内的抗辩及抗争,虽在香港本地受到大众关注,但在国际舆论上,却往往被忽略,殊为可惜。可惜的原因,并非有关邹、何二人的名气,而是她们面对政治审讯所采取的策略,对理解将来香港《国安法》案件的审讯张力,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 台湾没有"战略怠惰"的本钱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两扇正在关闭的机会之窗》,作者黄介正指出,美国与中国大陆进入长期强权竞争,已经是被国际社会接受的事实。在此战线宽阔绵长的争霸中,哪一方终将胜出而成为支配世界之独强,或是演成分立共存的和局模式,殊难预见。海峡两岸长期隔海分治,倏忽已超越三个世代。台湾有序政党轮替的政治发展,与大陆惊人速度腾飞的经济实力,将台海两岸推向极度拉大的不对称情境。海峡两岸政治分歧的最终解决尚不及见,台海已在美中争霸、官方断线、人民积怨的交互牵引之下,成为世人眼中最危之地。

文章说,台海的和平与稳定,合乎美中台三方的共同利益。大陆的民族复兴中国梦,美国的印太战略部署落实,中华民国的永生存续发展,都不能让眼前的两扇机会之窗渐渐关上。自由民主立场当然选边,但"增加实力"与"降低风险"却不可偏废,台湾没有"战略怠惰"的本钱。

### 中国"韭菜"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

新加坡《端传媒》发表文章《中国"韭菜"的生命政治学》,作者彭丽君指出,今天,中国就是一片又一片欣欣向荣的"韭菜田"。但是,韭菜在中国互联网上如此受欢迎,并不是因为它代表了中国人的成功,而是它不断被割,以及乐于被割的状态。它的生命力特强,但对自身的生命和环境无感,以它自比,我们都知道背后反映的悲哀。

文章说,韭菜在这两年的互联网中,就好像经历了一种质变,建立了自觉。韭菜作为一个不死生命的比喻,同时具备悲剧和希望的元素:它巨大的生命力,可以成为制度的原材料,喂养权力机器的日常运作;但它也可能建立起自己的意识,看到自己也看到彼此。

作者认为,在今天的语境下,韭菜很懵懂,但韭菜也可以很练达,韭菜如何继续面对这个权力的世界,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生命政治学"的问题。如果傅柯理解的"生命政治"是一种政权的统治方法,我们从韭菜的世界中能否把这个逻辑倒转过来,将"生命政治"视为一种人民的政治意识,提升出新的公共面向?我无法过分乐观,但韭菜也不必妄自菲薄,始终韭菜"割得越多,长势越好"。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