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家:拜登抵制北京冬奥出于政治压力  北京或以取消重要双边会谈报复

华盛顿 — 批评人士说,拜登政府对北京冬奥的外交抵制政策,只会激怒中国,而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效果。东亚专家认为,拜登此举主要是出于应对国内两党一致的政治压力;而北京可能会以取消对美国来说重要的双边会议来进行报复。

白宫12月6日宣布,鉴于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担忧,美国将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白宫发言人萨琪对媒体说,美国不会为北京的这场运动会去捧场。面对中国严重的践踏人权行为和在新疆的暴行, “美国外交官和官方代表如果出席,就是将这些赛事视为一切照常,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做的。”

包括一些国会议员在内的人士则批评拜登政府对北京软弱,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对2022北京冬奥会进行全面抵制,包括不派美国运动员参加。

**拜登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目的何在**

白宫宣布的对北京冬奥的外交抵制,意味着拜登政府不会向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派遣任何外交或官方代表;但是美国运动员则将照常赴北京参加比赛。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华盛顿对2022北京冬奥进行的外交抵制之举,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对北京的冷落。这样做只会激怒中国,而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效果。那么,既然华盛顿的外交抵制对于北京明年2月举办冬奥并没有实际意义,拜登政府采取这一行动的目的和考量是什么?

东亚和中国研究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拜登总统对北京冬奥最终选择外交抵制策略,主要是出于应对来自国内的政治压力。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东亚研究教授马钊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主要是华府两党对华施压的产物。而华盛顿对北京人权问题的关注、对北京在新疆、香港等议题上的高压强硬政策不满由来已久。

“特别是经过特朗普任内后期的全面施压,以及北京对香港等政治管控升级等,两国在这些人权议题上的争论已经没有太多回旋余地。拜登也只能基本继承这种对华人权议题方面的制裁施压,以避免被共和党等批评为对华执行绥靖主义,”他说。

在马钊看来,在当前美中两国战略竞争的基本态势下,华盛顿自然不愿意在奥运会这样非常有影响力的国际性活动中为北京站台。但是,考虑到奥运会的焦点是在运动员和比赛,而不是到场的外交官, “如果全面抵制(不派运动员参赛)影响太大,会逼迫北京强烈反制,外交抵制也算是比较折中的制裁形式”。

美国研究机构“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级研究员饶义(Denny Roy)博士则表示,拜登的美国外交政策是强调和重视人权问题,而且他似乎也热衷于以行动来反驳共和党人攻击他的说法,即他和民主党人对中国的态度软弱。

“如果拜登不去采取任何措施来惩罚中国,尤其是在他自己的高级官员指称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政策是‘种族灭绝’的情况下,他将会在国内受到严厉的批评,”饶义说。

美国加州报纸《民主党人报》(The Press Democrat)12月12日发表了《费城问询报》(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专栏作家特鲁迪·鲁宾(Trudy Rubin)的评论文章。文章援引鲁宾的话说: “我认为拜登团队做出了恰到好处的决定。”

鲁宾认为,如果全面抵制北京2022冬季奥运会,对那些一直为参加这一赛事而训练多年的运动员来说是不公平的。这样做不但不会导致中国改变行为,反而可能导致中国针锋相对地抵制美国未来可能举办的赛事。

**北京会如何报复**

在白宫宣布对北京2022冬奥实施外交抵制以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随后表示,北京强烈反对华盛顿不派官员出席北京冬奥会,表示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会坚决反制。这位发言人说, “美方将为其错误行径付出代价,请大家拭目以待。”

分析人士一般认为,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举动,不会对北京举办的冬季奥运会造成任何直接影响,但势必会削弱中国政府利用主办奥运会为自己做宣传的效果。北京会采取什么反制措施来报复华盛顿的外交抵制?

东西方中心的饶义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方面最可能采取的总体反应,将是试图损害美国的全球声望,而事实上北京已经在这样做了。中国对拜登召集的民主峰会的批评就是一个例子。 饶义说: “北京还有可能通过取消对美国方面似乎很重要的双边会议来进行报复。”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研究教授马钊认为,面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外交抵制, “应该说中国反制的措施有限”。

马钊分析,北京能做的大概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尽量分化美国的抵制同盟,不仅依靠俄罗斯等伙伴国家,也要拉住韩国等中立友好国家参与;二是淡化奥运会的政治意涵,强调运动员与比赛,尽可能转移媒体对政治外交等方面的关注。

“第三方面是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内部动力,利用西方的打压来聚合国内的民族主义心态,起到对内团结的作用,”他说。

**外交抵制是否阻碍美中关系重启**

观察人士注意到,华盛顿将会对2022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是过去几个月来舆论界预料之中的事情。拜登政府之所以没有在早些时候宣布,主要是考虑到不要影响拜登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份的首次视频峰会的举行;因为尽快重启和改善跌入40年来低谷的美中双边关系,拜登面临国内的政治和经济压力。

另一方面,如分析人士所言,拜登在对华政策方面采取既传递善意也展现强硬的两手策略,很大程度上也出于应对美国国会两党一致的压力;因为拜登不愿意让其批评者觉得他对习近平软弱。但是,华盛顿对北京冬奥的外交抵制,是否会阻碍刚刚重启和改善的双边关系发展?

东亚专家告诉美国之音,华盛顿和北京可能双方都没有对两国关系发展的近期前景有太高期待。

饶义博士说: “显然,美国对北京冬奥会的外交抵制无助于重振美中关系;但这只是目前几个严重问题之一,外交抵制要比全面抵制迈出的步子要小,而且这也是早就在预料之中的事情。”

马钊教授则认为,前不久举行的“拜习”峰会,只是为两国设立竞争的底线、红线与护栏,保证两国的竞争不会走向失控和全面对抗。

“而两国围绕民主人权的争论,还会继续下去,成为两国希望争夺国际事务话语权和主导权的一部分,”马钊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