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媒体没有一个人比胡舒立后台更硬

 

何频
 
胡舒立后台很硬
 
然后胡舒立女士领导的《财新》杂志登出了关于安邦集团的调查,那一种调查的深度,内容涉及的丰富性,那不是我们明镜这个媒体能够比的。这个一方面,是胡舒立女士她有非常坚强的后盾,就是大家所知道的王岐山先生。然后另一方面,她是中国最著名的、领导媒体调查的一个记者。第三个呢,她的媒体的财力非常地雄厚。然后胡舒立同时也是一个有国际声誉的中国媒体人。这些因素加在一起,那么她对安邦集团的调查和报告呢,讲老实话,那是我们明镜不能比的,那么我们甘拜下风。
 
但是这篇报导出来以后,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吴小晖先生他的团队、法律团队,进行了及时地回击、质疑,而且揭露出胡舒立女士领导的《财新》公司就是为了打击报复,因为他们曾经利用媒体的权力去要挟,要求他们刊登广告,或者是要求有其他性的赞助。具体我不太清楚,大家网上很容易查到,因为这样的事情很多。
 
当时我就觉得很吃惊。因为胡舒立这么一个女士,从她从《工人日报》总社,到后来的厦门,到福建,然后到后来的《中华工商时报》,然后到《财经》杂志,到《财新》,她很多的同事是我的朋友。有的是跟她是姐们,有的跟她是当年一起打拼的同事,那有的是她的下属。他们很多人呢,个别人有所保留,多数人都是赞扬胡舒立是一个非常勤奋、非常有价值追求的,而且非常努力的人,能够在中国这种情况之下,长袖善舞,能够建立好最坚强的政治商业方面的这种经营背景。所以呢,她成为西方媒体里面所评价的,中国最勇敢的还是中国最可怕的一个女人,那么西方媒体对她的评价,那简直是荣耀多得不得了!
 
虽然这种荣耀对我,在我正式地看起来,多数是没有价值的。因为西方一些媒体,尤其是一些杂志,或者甚至是一些网站,或者是一些机构,它们在国际评比的时候,基本上是瞎子摸象。就是根据这些公开的某一个报导,然后就开始瞎评比,什么25个勇敢的人哪,30个什么领导未来的人啊,10个什么什么精神领袖啦,其实那都是杂志瞎忽悠的事情!也许他们身在美国,那么他们对美国的政治人物或者经济人物的评价,或者社会人物的评价和报导,还是比较合乎事实的,或者说至少反映了他们的观察全面。那对中国的事情,对别的国家我搞不大清楚,但至少对中国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胡扯!从《时代周刊》到《财新》到《福布斯》到各种各样的杂志,基本上都是云里雾里,或者说根据一个教授的推荐,或者根据一个名人的推荐,涉及到中国的这些人物,基本上都是浪得虚名!
 
但(如果只)是这种浪得虚名,也不完全使胡舒立是这样,因为确确实实,胡舒立在中国的媒体里面,没有一个人比她后台更硬了,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似她的关系有这么广了,不但是中国大陆,而且是国际社会,所以她不但是进行了报导,媒体的报导、调查,而且她还参与了中国很多政治的运作。从早一段时间,郭文贵先生所披露出来的她和习近平主席的那封信,就使我们感觉得到,这个女人确确实实是中国政治上的一个尤物,不仅是勇敢地做商业报导的这么一个媒体领导人。
 
胡舒立
 
报导背后的涵义
 
那么我前面讲了,很多媒体的年轻人把这个胡舒立女士当成他们的一个楷模。她有一个年轻的下属、同事,若干年以后在美国读了书,成为了美国智库里面的一个人员。有一次我跟他吃饭,他就非常激动地、非常带有崇敬心理地,跟我描述了胡舒立女士是怎么勤俭,怎么一心扑在新闻事业上面,没有什么生活的享受,没有腐败的行为,甚至汽车都是很平常的汽车。搞得我当时还内疚了半天,因为我租了一辆特斯拉。我都觉得,哎哟,我跟胡舒立女士比,我都是那么穷当当的一个人物,怎么还开特斯拉?虽然是租的。我听了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就是说,胡舒立女士确实是在一定程度上树立了她的一个光辉的媒体人的形象。所以一度她在有一个官司的时候,好像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公司告了她,说她的媒体诽谤,而这个官司正好落到我当年的同事手中,就是深圳罗湖区法院。当时候我一度想,因为审判的审判长,还是法院院长,我忘了具体他是哪个职务,反正他是主管了这个事情,那么当时候我一度犹豫,我要不要干涉一下中国的司法(笑),去为胡舒立女士说几句话。结果被另外一个同事给劝走了。他说,哎呀,你别干这个事!因为我确确实实当时有一点觉得很佩服胡舒立女士,觉得应该给她一些支持。因为我不太相信中国的司法嘛,中国的司法,你只要有权力,只要有背景的运作,哪里叫司法嘛!但是后来好像那个官司是胡舒立女士输了还是赢了,我忘了,好像是输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胡舒立女士的这个报导出来以后,如果没有安邦公司对她的反击,我们可能就认为,胡舒立女士对安邦的这个报导是有深度,负责任,而且有可能是有背景的。那就意味著吴小晖先生就是要进去,很快这一天就到临,就是马上就要到来了,对吧?结果呢,吴小晖先生反击了!安邦集团指责了一系列《财新》的行为,那么《财新》和吴小晖先生的PK就正式开始了。那么就像我们早一段时间看到郭文贵先生开始抨击和揭露胡舒立女士,这样一个新闻界的女神的形象,就使我们不得不开始产生一些疑问。因为这个疑问就是,我在明镜电视不断讲的一点,任何媒体,你是可以揭露一个人,或一个事情,或者是一个政府,或者是一个部门,但是你一定要给这些部门、个人或者是机构一个声音,让他们发出来,除非他自己不愿意发出来。那么中国媒体可恶的地方就在于,实际上它们是公权力的一个帮凶,以所谓的正义,以所谓的揭露事实真相的名义,实际上干的是特权阶层或者是某些集团的帮凶,很少有真正的、独立的调查出来。但是胡舒立女士以前给我们的感觉,虽然她后面是有背景的,但是她毕竟揭露了安邦集团的问题,是我们非常崇敬的。但是郭文贵先生对胡舒立女士的反击,和后来所展示出来的郭文贵先生的形象,然后《财新》又对郭文贵先生的继续的报导,使我不得不对《财新》的行为和胡舒立女士的行为产生了一些问号。
 
《吴小晖勇敢PK胡舒立,背后站著王瑞林和王岐山》连载2,《中国密报》第59期)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