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库部文件:澳讯收购太平洋最大电信公司并非顺风顺水

一项由纳税人出资19亿澳元收购太平洋地区一家关键电信公司的交易可能已经接近失败,这项交易的目的主要是要阻止中国获得该公司。

此前未公布的文件暗示,在的过程中,由于不同的部门和部长——包括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财政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以及联邦内阁——都必须在该交易上签字,因此出现了延误和屡次失误不断的局面。

“只是提醒一下这个问题,看起来合同和交易又启动了,”国库部国际经济和安全司的助理秘书长凯特·罗杰斯(Cate Rogers)在于10月20日下午6点差几分时发出的电子邮件写道。

其中一个有争议的内容是费用问题。

澳洲电讯公司(Telstra)透露,在16亿美元(约合22.4亿澳元)的总收购价中,该公司只出资2.7亿美元(近3.8亿澳元),但将拥有该公司100%的普通股权。

联邦政府的澳大利亚出口融资机构(Export Finance Australia )通过廉价的无追索权贷款(non-recourse loans)和 “类似股权的证券”拿出了剩余的13.3亿美元,使澳讯的商业风险降到最低。

## 战略采购

Digicel Pacific公司为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斐济(Fiji)、瑙鲁( Nauru)、萨摩亚(Samoa)、汤加(Tonga)和瓦努阿图(Vanuatu)等国家提供移动连接和互联网数据。

该公司在太平洋地区占主导地位,是除了除了斐济之外,上述国家中的头号供应商。该公司在斐济市场中排名第二。

当爱尔兰亿万富翁丹尼斯·奥布莱恩(Denis O'Brien)寻求出售这家每年盈利约3亿澳元的公司时,

当时,分析家们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可以购买该公司,主要是为了阻止中国购买这家公司。

“澳大利亚官员担心某家中国公司或潜在的中国国有实体是否会寻求收购Digicel的太平洋分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太平洋通信专家阿曼达·沃森(Amanda Watson)当时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说。

这些敏感问题与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受到的待遇有类似之处。

华为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国家宽带网络(NBN)。这一禁令

五年后,出于国家安全考虑,

Digicel Pacific公司使用了一条来自悉尼的4700公里长的海底电缆,主要由澳大利亚政府在2018年出资,用来阻止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在该项目上启用华为铺设电缆。

但当这笔交易在10月底通过时,特汉部长却对有关中国对该决定的影响的问题置之不理。

“政府最关心的事情是,我们将继续看到太平洋地区的高质量投资。这就是政府决策的推手,”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 快速交易

经过几个月的讨论和屡次失误的尝试,最终的交易似乎很快就达成了。

通过《信息自由法》(FOI)程序从联邦国库部内部获得的文件显示,向不同的相关部长寻求批准,这个过程只花了一天时间。

在交易重新“启动”的第二天早上,罗杰斯女士向宏观经济小组副秘书长卢克·耶曼(Luke Yeaman)和国际经济与安全部第一助理秘书长维基·威尔金森(Vicki Wilkinson)通报了最新情况。

另外三名国库部官员也参与了这一通信,但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收到的文件中,他们的名字被删节了。

这封电子邮件似乎提到了财政部长、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办公室、国库部长办公室和一份部长提呈(ministerial submission,即部长提交内阁审批的提案),但国库部没有证实这是否准确。

> “这份合同已由财政部长签字,目前在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办公室。我们被告知新部长提呈应该在今天晚些时候被送到国库部长办公室。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发送一份新的部长提呈。我们尚没有改变合约的内容,但这份提呈将概述导致延误的改动之处,”罗杰斯女士在电子邮件中说。

整个下午,电子邮件显示签好字的合同从国库部长办公室转移到贸易部长办公室。一份未签字的副本通过电子邮件和文件中删节过的通信方式进行了传播。签字的副本则由人亲自处理。

罗杰斯女士补充说:“它将从一个办公室被送到另一个办公室。”

到下午3点就已完成了。

“我们已经更新了部长提呈,以反映这个交易最后一刻的改动,”罗杰斯女士写道。

“我们明白,这各合约一旦从贸易部长办公室获得签署,就会传到各处。我了解到各方一直在联络。”

## 最后一刻的分析

虽然这些邮件描述了最后一刻的改动,但搜索国库部对改动后的交易的分析却一无所获。

搜索国库部在交易前两周以及交易宣布后的第二天标注有Digicel的报告都遭到拒绝,因为联邦国库部“不持有与你要求的范围相关的文件”。

“我安排我部门的官员搜索国库部的记录,寻找与你的请求有关的材料。这些搜索包括对电子邮件和国库部文件管理系统的搜索。我确信不存在此类文件,”国库部国际经济和安全司首席顾问吉姆·哈根(Jim Hagan)在拒绝该请求时写道。

这并不意味着国库部没做任何分析,只是在信息公开申请中没有记录。

这没能捕捉到其他部门或机构可能已经进行的分析。

有一份文件没有得到公布,因为它被提交给了内阁,被豁免于《信息公开法》。纳税人将在20年后的内阁文件公布于众时才能看到它。

##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信息自由法》申请程序允许任何人从政府部门和机构内部索取文件。

你可以要求获得有关自己或感兴趣的话题的文件,如电子邮件、报告或数据。

这些申请是免费的,但处理申请时可能要收费。

联邦国库部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收取了202澳元的费用,用于获取本报告中的文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