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大国攻略:中共发动密集宣传攻势 抢夺民主话语权

针对美国总统拜登于12月9日至10日举行一连两天的民主峰会,中共以一连串舆论宣传手段反击,从官方到学界到媒体,发动一连串攻势。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2月4日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北京一场“中外学者谈民主”的对话会致词说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

姓党的媒体更是连篇累牍,早在八月央视焦点访谈就介绍中国所谓的“全过程民主”。民主峰会召开前夕,新华社国家智库发布报告,和长达40分钟的纪录片,讲述“民主、自由、人权的中国实践”,以“实现民主自由人权,中国做对了什么?”为题自问自答,用六个小人物述说中国民主,其中一位来自邮政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为快递员提建言,借以宣传农民工人基层人大代表占到15%。CGTN则以几种外语发布影片声称要“近距离审视美式民主”,批评美国的种族冲突等问题,炮轰美国民主倒退。

不过,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因为在社群媒体发布疫情信息遭到羁押,如今性命垂危。十月份中国才有14位宣布参加北京市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候选人,遭受各种骚扰威胁,被迫停止参选。中共劣迹斑斑,为什么仍大言不惭说自己是 “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 为什么连民主这个话语权都要争夺?

**汪浩: 中共偷换概念 把民主和习核心画等号**

**![拜登在民主峰会开幕致辞时说,目前全球的自由正受到威胁。(法新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aguogonglue/dip-12102021101518.html/2.jpeg "2")**

著名时事评论员汪浩说,中共把民主和党意和习核心的个人意志画等号,行使民主权利就是行使橡皮图章。把人民利益跟共产党利益和习近平利益画等号,就是说共产党代表全体人民利益,习近平代表整个党的利益,所以习近平代表党,党说什么就代表整个人民。所以所谓全过程民主,不需要投票或竞争,不需要三权分立或互相限制,也不必让选民选择不同方案,不需要观念的辩论,通通不需要。因为我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我,人民的民主就是我说了算,这样的话就没法跟他辩论,中共根本不接受西方两三百多年的民主最基本概念,或是古希腊的民主概念,共产党重新定义民主,而根据他的定义,他最民主,他一个人代表14亿人利益,14亿人利益跟他的利益一致,这样一来就没什么可讨论的,这完全是偷换概念。

对于新华社的纪录片举出基层人大代表的实例试图宣传中国有民主,汪浩说这要探究他如何被选为人大代表,在会中如何执行权利,之前中共有一位九十几岁的人大代表说过她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都听党指挥,这完全是附和最高领导人,“就是橡皮图章,没有自下而上反应民意的功能,只有自上而下执行党意的功能”。在这种制度下,找文盲或大学教授或诺贝尔奖得主来做人大代表并没有差别,他就是举手同意而已。

汪浩说,从最近香港马上要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中国一连串对候选人的限制、改变选制,中国有没有民主,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中国的问题就是自我吹嘘。拜登举行民主峰会,讨论国际社会全人类共同关心的议题,有普世价值,也涉及每个国家实际情况和差别的问题。民主峰会引起全世界对中国真正民主状况的讨论,很有意义。真理愈辩愈明,通过国际社会价值观的大辩论,对全人类的进步有好处。

**矢板明夫: 中共指鹿为马 走夜路吹口哨壮胆**

**![针对拜登举行的民主峰会,中共以一连串舆论宣传手段反击,从官方到学界到媒体,发动一连串攻势。(法新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aguogonglue/dip-12102021101518.html/3.jpeg/@@images/ac6d9338-9793-49f0-ae64-933303c75e4f.jpeg "针对拜登举行的民主峰会,中共以一连串舆论宣传手段反击,从官方到学界到媒体,发动一连串攻势。(法新社)")**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说中共一直谈中国式的民主,是因为中国国内有危机感,中国政治改革不断倒退,国际社会对中国愈来愈不能接受,拜登举行民主峰会将世界分成两个阵营,中国需要对内有说法,因此用大内宣的方式把中国包装成民主国家,说中国是真民主,美国是假民主,中共需要有合理说法,否则政权无法稳固。矢板明夫认为中共这套大内宣,不是要抢夺话语权,而是不得不表演。中共“指鹿为马”正是他政权不安的表现,“这套话语骗不了人,自己走夜路吹口哨壮胆而己”。

矢板明夫说中共的人大代表里面大部分都是官员,基本上无法反映一般民众声音,有少数民族或农民工个别代表作为典型,都是共产党树立的宣传塔,他们当上人大代表之后,社会地位改变,也可能很快变成官员。一般民众声音无法反应,有民众希望参选,就被当局用各种方法围追堵截。

**民主制度不怕批评 共产党不能容忍反对声音**

**![拜登召开民主峰会没有直指中国和俄罗斯,但中俄也没有受邀。(法新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aguogonglue/dip-12102021101518.html/4.jpeg/@@images/910f7d17-efe2-41bd-905e-527ea7e102b2.jpeg "拜登召开民主峰会没有直指中国和俄罗斯,但中俄也没有受邀。(法新社)")**

中共一方面自称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一方面不断批评美国的民主。汪浩说既然是民主就容许批评,不过,实事求是的说,美国是多种族的移民国家,如果美国真如中共说的如此不堪,为什么这么多人前仆后继要移民去美国生活?为什么大家不移民去中国生活? 美国是世界少有的、独特的、多种族的开放移民的国家,融和过程中当然存在问题,通过几百年来的经验教训,有不断改进的过程,跟共产党最大的不同是,民主改进的过程是尽量通过和平演变的改革过程,而不是共产党通过革命暴力一刀切的革命过程。每个国家的制度都有缺陷,人类还没有发明出一个完美无缺陷的制度,整个制度的调整过程需要经验积累,需要政治妥协和平演变的改革过程,而不是你死我活、暴力革命、一个人说了算的过程。西方民主跟中国独裁最大的差别在此,并不是说美国制度百分之百好,而是说跟其他制度比较,不断改进有其成功一面,有其领先之处,有其本身制度的灵活性、容纳性和弹性,也有自我调节、自我改进的能力。共产党的制度很僵硬,没有容纳不同意见和自我改进的地方,即使有也是通过暴力而不是公开的辩论,不是政治妥协而是权势斗争,是一派彻底打垮另一派的革命性办法,这是整个过程的差别。当然,民主制度也可以受批评,朝鲜和以前苏联也经常批评美国,这没有什么,“民主的优势就是不怕你批评”,中共不接受批评,共产党觉得它根本没有错。

中共经常利用美国的开放社会、媒体对于政府自由的批评,借以批评美国社会的缺点和民主过程中经常出现的混乱,汪浩说,这些混乱不见得是坏事,这里有保护个人自由的问题。民主包涵两个概念,即少数服从多数、多数要保护少数,并不是多数意见一定正确,有时候少数从长远来说更正确,因此不是多数彻底压迫少数。但是,共产党就认为它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以前共产党说要消灭阶级敌人,不只在社会地位、在精神上消灭,也要在肉体消灭,共产党最大的问题是它不能忍受反对派,而在西方欧美民主制度之下,反对派也可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还是可以发声,这是制度本质的差别。

**民主是什么?**

**![民主制度不怕批评,共产党不能容忍反对声音。两种制度有本质上的区别。(法新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aguogonglue/dip-12102021101518.html/5.jpeg/@@images/bb5ed0ef-24e6-4528-b94a-95a9b59a6e8b.jpeg "民主制度不怕批评,共产党不能容忍反对声音。两种制度有本质上的区别。(法新社)")**

记者在台北街头访问几位民众,一位男士说:“把决策回归到人民身上”。另一位男士说:“由下而上,而不是由上而下。人民做决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一位女士说:“民主是人民有选择权。少数服从多数,少数的意见也要被尊重和纳入。”另一名女士说:“在民主里面,自由这件事非常重要,民主可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这位女士说她在2013、14年左右和2016年分别去过南疆和北疆旅游,看到很多警察,感觉人民生活在被管控之下,很显然没有民主,很多声音被盖住。

那么,中国老百姓觉得生活在中国到底有没有民主呢?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