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中国的打压如何改变着这座城市?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当局正在制定新的法律,使特区政府得以收紧对于公共言论的控制。居民们自觉地进行自我审查,许多人认为,该城市的进步特色可能已经消失殆尽。

11月25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广州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上表示,她的政府将持续进一步打击网络言论的计划。她向与会者表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固有的法律可能无法有效处理网上的各种不当行为,如恶意披露他人的私人信息、仇恨和歧视性言论以及‘假新闻’等。”

林郑月娥在今年5月宣布了制定反“假新闻”法的可能性,香港政府最近开始对此进行法律研议。该政府也正忙于起草一部网络安全法,以防止网络攻击。此法同时将把互联网供应商定义为重要的基础设施,使政府得以对在线内容实施更大的控制。

香港当局去年中开始实施由北京颁布的《香港国安法》,该法规定对定义宽泛的分裂、颠覆、恐怖主义和与外国组织勾结的行为给予严厉的法律惩罚。

该法还将任何呼吁香港脱离中国的言论 ── 无论书面或口头 ── 定调为犯罪。此法已多次被引用于强制关闭媒体机构、起诉民主活动人士,并收紧互联网法规等措施。

### 一场对于自由表达权的灾难

卡斯特(Michael Caster),这位国际组织Article 19的亚洲区数字项目经理认为,《香港国安法》和研议中的新法是北京当局长期策略的一部分,目的是进一步对香港行使权力,并测试他们扼制公民社会所能达到的极限。

他对德国之声说:“我们不知道(所有法律)的内容,但如果我们看一下整个地区的类似法律,这些法律对自由表达权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卡斯特指出,最近国安法被用来对大学、博物馆甚至电影从业人员实施更大的控制。 “这确实是一种全面的掌控,以从公共领域中删除任何不属于北京认可的政治现实之外的论述。我认为这绝对是一个迹象,说明在未来将有比现在更黑暗的日子。”

对于33岁的香港居民John来说,他已经生活在这些“黑暗的日子 ”里了。当他描述自国安法通过以来香港产生的变化时,他使用了“令人沮丧”和“ 毫无希望”的字眼。

他列举了政府持续起诉活动人士和司法程序缺乏透明度等原因,认为这已使人们对现有制度失去了信心。

### 对于被逮捕和被监禁的恐惧

John提到:“虽然在网上或公共场所仍有批判性的讨论,但这些对话大多已变得非常中规中矩,人们仅使用非常微妙的比喻来指代他们不喜欢或不同意的事情。”由于担心遭到报复,他要求不在报导中使用全名。

卡斯特认为,像John这样的人害怕在香港发言甚至谈论政治的原因之一,是由于国安法并未清楚规范什么样的言论、行动或表达会导致逮捕和监禁。他指出:“这就是法律本身的问题,它是既模糊又宽泛的,实际上可以指国家所希望它代表的任何东西。”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今年10月发布一份关于国安法对香港互联网和媒体影响的报告中指出,该法律“迅速地将香港转变为专制体制,严重影响香港人未来所享有的权利。”

不过,该报告也提到,虽然香港的自由受到侵蚀,但香港仍然比其他中国城市享有更多的自由,有一些独立的媒体机构和一个开放的互联网,仅有少数网站被封锁,“Facebook、Twitter和其他国际网站不仅可以在香港继续使用,并且仍然是香港人使用的主要平台。”

### 香港的特色正在改变

John亲眼目睹了法律如何改变这个城市的特色,在WhatsApp这样的加密信息应用程序上或在公共场合的自我审查已成为常态。

对许多居民来说,香港过去拥抱艺术、电影、小说、学术讨论和政治对话等形式的批判性言论,是这个国际大都市及其750万人口的关键元素。 John补充说:“许多人现在认为,香港已经在成为另一个中国城市的道路上,曾经将香港与中国其他城市区分开来的特色现已被削弱了。”

Rebecca是另一位感叹这座城市转变的居民。今年20多岁的她自认是民主派的一员。

如今当她走在香港的街道上,令她感到悲哀的是,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相似和整齐,而街道上却有越来越多的政府广告,称香港是“亚洲国际都会”。

“这似乎是政府说服我们的一种方式,即香港的一切仍然如故,我们还是亚洲的‘国际都会’。”Rebecca也要求不在报导中使用她的全名。 “香港之所以令人感到压抑,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一切都变了。”

尽管有危险,Rebecca坚称批评的言论仍在持续,但已经改为不那么公开或明显的新形式。例如,最近她参加了一个关于僵尸袭击香港的戏剧表演:“人们都在笑,我当时心里想着:这是一个僵尸故事,但它是关于香港的故事。”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Ole Tangen Jr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