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立法会选举开创口岸投票先河 边境特设票站为扭转低投票率?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将于12月19日投票。在中国大陆居住的港人可在三个口岸投票,之后返回中国大陆无须隔离。11.1万个名额周三(12月1日)起可以网上登记。香港官员否认安排港人到边境口岸投票是为了推高投票率。外界担心,破天荒的新安排会造成不应存在的灰色地带,影响选举公信力。





现在距离香港立法会选举投票日还有不到三个星期,港府周一(11月29日)公布居住在中国大陆的港人的投票安排。港府将在连接深圳的边境设三个投票站,它们分别是落马洲、罗湖及香园围口岸,合共11.1万个名额,合资格的地区直选和功能界别选民周三(12月1日)上午9时开始,可透过选举事务处网站登记,先到先得。名额最多的是罗湖口岸,超过4万个,落马洲和香园围口岸各有三万多个。

**连接深圳边境破天荒设三投票站**

选民登记时要选定票站及投票时段,提供个人资料及在中国大陆常住地区,资料会交给香港及中国大陆部门,作防疫及出入境过关用途。

这是身处中国大陆的香港选民首次在边境口岸已可投票,无须回到所属香港选区的投票站。登记后三天内,选民会经短讯或电邮收到登记结果通知书。投票日选民要出示48小时内检测阴性结果和中国大陆绿色健康码,票站是闭环式管理,投票后要即时返回中国大陆,可豁免隔离或医学监察。

北京“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四年一度的立法会选举几乎面目全非。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向美国之音表示,港府推行边境口岸投票与民主派在本届选举几乎销声匿迹有关。

郑宇硕说:“过去香港的民主运动表示反对,认为口岸投票对建制派候选人有利,对民主派候选人不利,但当然,现在基本上所有候选人都算是建制派,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港府所遇到的阻力也会比较小。”

郑宇硕表示,香港有不少居民都在珠江三角洲居住,不排除日后这类安排会成为常规,开拓更多投票点。

郑宇硕说:“香港的媒体也曾报道。国内尤其珠三角的基层官员经常直接接触在中国大陆的香港居民,提醒和鼓励他们投票。请他们支持某类候选人。在现在相当一面倒的选举情况底下,这类动员会否继续出现呢?最重要的是,这类动员会否只是演习,以后会变本加厉,出现更多类似的投票安排以及动员。”

他说,虽然本届立法会大局已定是各方共识,但港人对于“融入大湾区”始终存有戒心。

郑宇硕说:“在目前的选举制度底下,竞争性是非常小的。建制派掌控大局是大家的共识。从香港人的角度,一方面担心香港是否慢慢融入大湾区。如果(选举)投票也可以和大湾区整合的话,那以后是否很多行政措施也可以和大湾区整合呢?大家隐隐担心,香港高度自治的运作模式会否逐渐削弱,慢慢变成大湾区的一部分呢?很多行政措施都会与大湾区一体化。”

**候选人担心新安排影响选情**

港府仓促宣布口岸投票安排引起外界疑虑,就连部分立法会候选人也有保留。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狄志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担心选情会受到“口岸投票”所影响。



狄志远说:“我是社会福利界功能组别候选人。我的选民应该是注册社工或者登记为选民的社工。根据我的认知,必然会有香港社工在国内(中国大陆)工作甚至居住,但我不知道谁是我的选民,因为我没有这些资料 。我们在‘选民登记册’看不到这些资料 。就算我有朋友在国内从事社工,他们也未必知道我参选,因为缺乏资讯。我作为候选人觉得,自己没有机会接触到国内的选民,国内选民也未必能接触到我的资料。这对于我一定会有负面作用。很明显,‘建制派’在联系方面比起我们‘非建制派’要强,对我们来讲必然是不利的。”

外界对于史无前例的投票安排能否做到公平、公正、透明普遍有疑问。

狄志远说:“只有候选人和经理人可以在票站内监察投票过程,但是候选人和经理人在(投票日)当天都会非常忙碌,不容易到境外或关口监察这件事。我认为,应该让一些独立人士负责监察那三个票站,以确保公平公正。”

香港浸会大学学者陈家洛向网媒“众新闻”表示,包括工联会等亲北京政治团体在中国大陆网络较强,可能使旗下的候选人拥有较大优势。

**口岸投票匆忙上马** **打乱选举筹备工作?**

根据香港法例,选民必须符合“通常在香港居住”的要求,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在周一的记者会上表示,不担心边境口岸投票安排会受到法律挑战。他说,不能一刀切地认为,不身处香港就不再是“通常居住香港”,需要考虑各种相关因素。

学者陈家洛表示,香港法律条文对“通常居住”没有明确定义,存在灰色地带。登记选民长时间离开香港或者在境外定居,有可能违反规定。他认为,港府为这类选民特设票站会冲击原有制度。

香港城市大学学者郑宇硕表示,部分港人担心,港府为定居大陆港人特设票站,只是一个开端。

郑宇硕说:“影响所及不仅是投票选区等问题,也将牵涉到香港政府如何为他们提供各种社会服务,包括医疗服务、退休保障和老人福利等问题。香港人担心,有限的政府服务开支,尤其福利和医疗开支,是否会惠及大湾区的港人,是否会影响到香港长期居住的服务水平。”

**许桢:应向境外港人开放投票权**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表示,疫情下,不少港人已有超过1年半没有踏足香港。港府主动为他们提供方便是争议所在。

许桢说:“以往很多次选举都曾有过这样的讨论,可能数以万计甚至数以十万计住在珠三角的一些香港居民,会突然在选举前夕登记成为选民。到了选举日,他们就会回到自己所属的选区去投票,当时就已有一些争议和讨论。这次问题其实更突出。从去年3月(中国和香港疫情大规模爆发)到现在已有超过一年半时间。问题是这次在边境设立投票站又是港府主动的邀请或者便利他们来投票。这就造成更大的争议。”

本届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以“完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为前提。在亲北京阵营垄断议会的情况下,外界估计,这次选举地区直选投票率将与2019年反送中浪潮下的区议会选举超过7成的高投票率的情况形成强烈对比。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表示,边境口岸投票是因应疫情作出的特别安排,否认是为了推高投票率。

曾国卫说:“我们完全没有考虑到投票率,纯粹因为疫情关系,因应社会要求,作出一次性特殊安排。未来会否把这安排扩展至其他选举,将取决于到时的情况。”

香港智明研究所的许桢表示,虽然立法会选举尚未举行,但投票率偏低已成定局。

许桢说:“我相信不管是北京,特区政府,还是香港整个社会的上下,对这一点没有过高的期望。选举制度的改变下,民主派整个阵营基本上没有办法参与。民间的动员也可以说温度非常低,这与香港以前越来越炽热的选举氛围非常不一样。客观上,大家都会认为这次投票率会相当低,基本上没有人认为投票率会超过4成。”

许桢说,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相比,港府对选民资格的规定相对宽松。只要是香港永久居民以及“通常在香港居住”就有投票权,他们是什么国籍,甚至是不是华裔,这些并不是港府考虑的问题。许桢认为,为了体现一视同仁,港府应该让身在海外的港人也享有立法会投票权。

许桢说:“香港现在的选举,不管是选民在场内的登记,还是身份的核实,到选民领取选票等各方面,其实已朝着电子化进行,那就没有必要区分是否香港境内,甚至没有必要区分是否中国境内。我们要知道,根据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香港人在香港的投票权,也就是选举权,并不局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人士。不仅在大湾区有香港身份证的人,甚至全世界有香港身份证的人,都应该有权去参与香港的选举,起码投票这一部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