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泰前总理英拉出逃 东山再起不易


                                                           英拉的支持者。路透社

 

  (曼谷专栏 / 法广RFI 曼谷特约江枫)被指控“渎职罪”成立的泰国前总理英拉.秦纳瓦(Yingluck Shinawatra)日前未到法庭听审待判,泰国大小传媒纷纷报道英拉两天前已搭私人专机经新加坡逃往迪拜,社交网站甚至出现其胞兄塔信(Thaksin Shinawatra)机场迎接时两人聚首拥抱的画面。迄今为止,几乎可以确信这对兄妹同以泰国前总理身份流亡海外已经成为事实。

英拉在2011-2014年总理任期内执行一项稻米补贴政策,旨在补贴农户,但因管理不善、舞弊成风,结果造成3,053亿泰铢的国库亏空,被指控渎职罪名成立。本月26日,英拉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出庭。最后,最高法院定于9月27日宣判,同时发出逮捕令。此前,支持英拉的红衫军释放舆论,称英拉甘愿充当泰国的昂山素季,舍身取义成为民主女神。然而此后不久,英拉出逃的消息迅速占据了泰国大小各类媒体。26日,塔信的女儿平通塔透过个人空间(aimpintongta)声称其在缅甸向支持大众表示感谢。随即引发了英拉透过缅甸出逃的舆论风潮。据后来透露,英拉搭乘私人专机经新加坡逃往迪拜。   英拉与胞兄塔信分别担任泰国第28届和第23届总理,两人先后在遭到军人政变后流亡海外。塔信常年居住在迪拜和英国。据称英拉目前已抵达迪拜,下一步将以“受到政治迫害”为由,向英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泰国军人政府在英拉出逃消息传出后并未采取任何举措。舆论认为英拉其实是在军人的眼皮底下人间蒸发的。当然,泰国股市最近几日的行情并未受到这一消息的任何影响。   泰国社会近日提出“没有了英拉,泰国政治前景如何”的讨论,学者意见认为:泰国政治仍旧回到原样,维持“执政党”和“在野党”两派对立的局面,就以往的几个重大政治案例分析,这种两派极端的局面不容易改变。   泰国皇家大学学者叻塔功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英拉这个政治人物的存在与否,对泰国政治影响意义并不大。试想即便英拉因“大米渎职案”被判罪入狱,规定5年内不允许从政,届时“为国党”势必推选出新党魁。不过可以断定的是,此后秦纳哇家族成员从事政治的难度系数加大。更重要的是,当今泰国最新版的宪法机制和大选制度,尤其针对塔信势力层层设防,从这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未来是谁来担任“为泰党”党魁,“为泰党” 能否赢得多数票,该政党都难以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未来预料将会产生不少新的政党,泰国政坛信奉“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的政治信条,不排除“为泰党”党员另谋出路或者自立门户的情况。绝大部分人相信,未来的泰国总理除了现任总理巴育.占奥察(Prayut Chan-o-cha)之外,再无第二人选。不过巴育即将面对的课题,就是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这一点恰好是前总理塔信的长项,在经济成效上要超越塔信对任何政客而言都是一项难题。因此,巴育现在注重“国家改革”的做法,显然是在避开这一难题。然而长久下去,倘若经济状况仍不改善,人民的忍耐度毕竟有限,况且巴育主张的政体改革、教育改革如今矛盾重重,成效甚微,政府工作摊子陷入涣散局面。   泰国农业大学学者维拉柴则认为这是一场政治斗争,他说:英拉出逃意味着秦纳哇家族选择退出泰国政治舞台,必须承认泰国政党在过去十多年间推出的政策各不一致,结果导致泰国社会产生严重的思想分歧,人民分化为红、黄、中立三大派,红衫军支持塔信,黄衫军极力保皇,中立派或左或右摇摆不定。这一时刻审判英拉一案,无疑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针对各种政治贪污舞弊案件,泰国制订有条例清晰的法律,正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过在法律的执行手段和程序上则并不等同,以至于法律沦落为一项政治斗争的工具。   无论如何,此次英拉出逃,或者将来向西方国家寻求政治避难。可视为“秦纳哇家族”与“旧保守势力”两派战争的一个句点。若从深层加以研究,这种局面其实是一个国家的社会阶级斗争,塔信所代表的新兴势力在广大的基层民众之间根深蒂固,旧势力力求保证原有体制内利益不受伤害。一旦将来开放民主自由投票,估计政治分裂局面依旧难以改观,毕竟这不是政党之间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的阶级严重分化而导致的国家级矛盾。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