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2022北京冬奥:外交抵制影响若何?

(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人博伊科特 (Charles Cunningham Boycott) 于1832 年出生。他人品极恶,竟至无人再愿同他有任何关系。他在爱尔兰的土地租户不再支付租金、所有员工告辞、没有人同他做生意,甚至连邮件也不送达。作为对爱尔兰农民当年这一抗议形式的影射,集体拒绝策略后来便冠以此君名字,称为"Boycott"--抵制。

定于2022 年 2 月 4 日至 20 日在北京举行的冬奥会就可能受到外交抵制。美英两国称,考虑不派高级政府官员出席,以抗议中国持续存在的侵犯人权现象。世界范围要求发出此类信号的呼声越来越响。

**冬奥会受损的潜在因素**

位于科隆市的德国体育大学体育政策专家米塔格 (Jürgen Mittag) 表示:"我们会看到,非政府组织未来数月会加强发声,以增加对各国政府的压力。" 他预计,相关过程将在1月中旬达到高潮。他对德国之声表示,"届时人们将看到是否真能有协调一致的行动,也就是说,会有多少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到场。如果真有这样的行动,那么,冬奥将受到影响,中国领导人将无法实现其本想从本届冬奥会得到的东西:正面的展示,以及由此而来的对本国的更多认可。"

奥运会历史上,出于政治原因的抵制及威胁抵制由来已久。西班牙、荷兰和瑞士未参加 1956 年在墨尔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以抗议华约军队入侵匈牙利。在 1960 和 70 年代,非洲国家多次发出抵制威胁, 成功阻止了当时的南非和罗得西亚种族隔离主义国家体育代表团的出席。1979 年底苏联入侵阿富汗,42 个国家抵制次年在莫斯科举行的 1980 年奥运会。四年后,苏联和其它 19国实施报复,远离洛杉矶奥运会。1988年,朝鲜拒绝派出运动员参加韩国首尔奥运会,另有其它5国参与抵制。 2008 年北京夏奥会之前,也有抵制呼声,以抗议北京在西藏的侵犯人权行为,但未获成功。

**不是"轻量级版抵制"**

与真正主动的抵制相比较,"外交抵制"(有时也称为政治家的抵制)犹如"轻量级版" --不过米塔格指出,这只是表面现象。"根据抵制的强度,这一大事件最终有可能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 就像 2012 年在波兰和乌克兰举行的欧洲足球锦标赛一样,当时,欧洲多国政府首脑以及欧盟委员会拒绝了所有参加乌克兰比赛的邀请,以抗议当时的反对派政治家季莫申科 (Yulia Tymoshenko) 遭监禁。

德国前联邦总统高克 (Joachim Gauck) 缺席 2014 年索契冬奥会成为德国头条新闻,但在国际上并未引起多少关注。高克以俄罗斯侵犯人权行为为自己拒绝出席辩护。米塔格认为,越多政府参与外交抵制,则越有效果,尤其是以俄罗斯或中国这样的国家为目标时。不过,他指出,"中国是世界政治重量级国家,一个全球强国。人们会相对仔细权衡,可采取何种外交抵制手段,因为人们担心,中国会在其它地方反击,从而导致对自己的不利影响。"

**大赦国际:既不支持亦不反对抵制**

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称, 2008 年夏季奥运会之后,中国的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改善,而且,正如最近网球运动员彭帅事件所示,更为恶劣。该组织呼吁"外国政府利用 2022 年冬季奥运会引起人们对恶劣人权状况的关注,并要求中国当局做出可持续改善的承诺。"大赦国际德国分部中国问题专家普莱特 (Dirk Pleiter)表示,具体采用何种恰当形式,各国政府可自行选择,"不管抵制采取何种形式,大赦国际既不支持亦不反对。"

**对欧盟的测试**

7月初,欧盟议会呼吁各成员国政府:"只要中国政府不能提供在香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内蒙古和中国其它地区的人权状况改善的证明,就拒绝接受政府代表和外交官参加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邀请。"科隆体育大学教授米塔格将北京冬奥和卡塔尔的世界杯足球赛视为"试金石",尤其是对欧盟的试金石。他指出,欧盟已将体育外交写在了自己的旗帜上,并将其建构为一个有针对性的手段,但尚未真正运用过,或者,仅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运用过。

去年夏天,欧洲足球锦标赛期间围绕彩虹照明的争议显示了人权问题如今在体育议程上的重要性。 米塔格教授表示,"体育与政治之间的关系目前正被重新审议和评估。这条道路的走向和终点尚不清楚。" 他强调,外交抵制北京冬奥可提供首次验证。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tefan Nestler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