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离散港人】流亡港人去信英内政大臣 吁修订BNO计划救97后抗争者

北京在港强推《港区国安法》后,英国今年1月底开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申请,为持BNO港人提供移民及入籍途径,却一直被指未能惠及1997年后出生的年轻抗争者。超过20名英国国会议员早前动议修订条款,让BNO计划涵盖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的港人。多名流亡海外的香港社运人士最新向英国内政大臣彭黛玲(Priti Patel)发联署信,呼吁内政部接纳议员提案,以拯救1997年后出生的香港年轻抗争者。

参与联署的包括流亡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许智峯,在美港人组织“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董事会主席周永康、执行总监梁继平、顾问敖卓轩,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邵岚,以及流亡德国的前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黄台仰。

他们联合向英国内政大臣金彭黛玲(Priti Patel)发信,促请她接纳国会议员提出的修订案,容许1997年后出生、父母一方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港人,申请BNO签证计划。

**流亡港人:不要遗下我们和我们的朋友**

联署信提到,很多面对示威相关政治检控的港人都不足25岁,也因其出生日期而未能申请英国BNO计划,包括部分参与联署者,他们被逼在英寻求政治庇护或寻求其他地方的签证。联署人在信中发出呼声:不要遗下我们和我们的朋友。

联署信披露,目前有超过200名香港年轻人在英国寻求政治庇护,部分人等候审批结果已逾一年。而即使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他们仍被逼要寻求政治庇护。随著香港情况持续恶化,预计数字将继续上升。

声明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法,我们呼吁阁下考虑由议员格林(Damian Green)发起、获跨党派支持的《国籍与边界法案》(Nationality and Borders Bill)修订案,并推出新的英国BNO签证条款,让1997年后出生、父母一方持有BNO的港人可以申请BNO签证计划。

**联署者冀推动英国政府修补BNO计划漏洞**

参与联署的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人权组织“香港监察”政策顾问邵岚指,有信心成功推动修订。她表示“香港监察”自2017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推动“BNO平权”,外界当时认为英国政府不可能容许大批香港人持BNO赴英。然而随著香港事态急剧恶化,BNO移英计划已成事实,下一步就是要填补计划漏洞。又指英国向年轻抗争者伸出援手,是弘扬人道主义精神,及负上历史责任之举。

邵岚说:我们也相信现在无论是英国政府还是上下议院,还是英国社会,对香港的支持都是很明确的,英国上下都继续关注香港民主运动的发展,所以我们对这次修订通过的机会也有信心。

**英议员:让年轻港人在英寻求政治庇护是不对的**

有份参与提出修订的英国保守党下议院议员罗森代(Andrew Rosindell),日前在国会利用其休会辩论时间,继续为修订案发声。

罗森代说:政府必须再次审视年轻港人,被排除在BNO签证计划外的问题。和很多国会议员一样,我完全支持这个计划,但让近200名港人要在英国寻求政治庇护,这是不对的。他们当中很多人至少父母其中一方有BNO,这问题必须被审视。

该修订案预计今个月底在下议院进行讨论,具体时间仍未公布。

英国政府自1987年7月1日起开放港人申请BNO护照,至1997年主权移交前结束,不再接受新登记,子女也不能继承该身份。以往BNO护照持有人只能以访客身份在英国逗留6个月,然而随著北京在港强推《港区国安法》,英国今年1月底开放BNO签证申请,为持BNO港人提供到英国生活、工作及读书机会,并提供入籍英国的途径。

英国国会内政事务委员会今年7月发表报告,认为计划存在漏洞,未能包括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出生、没有BNO的香港年轻人,然而他们却是抗争者的重要组成部分,容易成为政治打压目标。根据目前规定,这些年轻抗争者必须要以家庭为单位,和父母一同申请BNO签证,才可到英国定居;但他们的父母因各种原因,未必乐意离港,使他们只能在英国寻求政治庇护,等候时间以年计算,期间不得工作甚至无法入学。

支援寻求政治庇护港青的在英港人组织“港援”(Hong Kong Aid UK),创办人之一Ivan早前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的父母持有BNO,却不想到英国,他惟有孤身赴英寻求政治庇护,花了一年时间仍未成功获批。他欢迎英国议员的修订案,认为可缓解年轻抗争者寻求政治庇护期间,面对的不确定性和巨大压力。

记者:吕熙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