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据当前气候政策做暖化预测 研究:不确定性因素过大

本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召开之前,联合国指出,若根据当前的气候政策,到了2100年,地球平均表面温度将比工业化前的基准高出“灾难性”的摄氏2.7度。

COP26峰会期间,联合国也曾表示,印度等碳排大国所做出的新承诺,对本世纪暖化带来的影响将是微不足道的,距离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设定的全球均温升幅控制在最多摄氏2度以内、但目标是控制在摄氏1.5度还有很大的差距。

然而,发布在“自然气候变迁”(Nature Climate Change)期刊的最新报告指出,联合国这些预测看似精确,却具有误导性。

在挪威奥斯陆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CICERO)担任资深科学家的首席作者松纳斯(Ida Sognnaes)说:“COP26期间对气候结果做出的错误预测,可能会让各国误以为做出好的进展,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

问题就出在一套把“气候政策”这个“因”,如何造成“本世纪末气温会增加多少”这个“果”的标准方法上。

大多数的气候预测都是先设定好温度升幅,举例来说将全球暖化控制在摄氏1.5度或2度内,接着再往回推算,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哪些政策的配合。

在这种“往回推算”的方法下,专家会依照世纪末的升温上限来回头调整煤炭使用、再生能源与造林等各项可变因素。

但今天出炉的新报告不同之处在于,撰写人是在“往前推估”。CICERO研究主任皮特斯(Glen Peters)说:“我们模型以现行政策为基础,看这套政策未来会得到什么结果。”

7个不同的气候模型团队使用这种技术,评估各国的2030年国家自订贡献(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计画到了2100年会得出什么结果。

而他们发现,届时气温将上升摄氏2.2度到2.9度。

这个结果大致符合联合国估计,但引发关注之处在于确定性的不足。

皮特斯告诉法新社:“如果只看低标,我们看起来真的快达到巴黎协定的目标。”

他说:“然而,一个可能性不相上下的结果是,气温最后将上升约摄氏3度。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就必须祭出更强硬的政策。”

皮特斯以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接种疫苗等防疫政策影响来打比方。

他说,COVID-19疫情2020年初爆发以来,防疫模型每几个月就会根据现行政策如何影响病毒扩散而更新一次。

皮特斯表示,COVID政策更新手段是端看接下来走向而定,而非用假设法,即假设如果不采取行动会招致什么后果。

而大多数有关全球暖化影响的研究报告,都是拿两个极端做比较,一个是不减碳引发的最糟情况,另一个是一条过度乐观、气温升幅控制在摄氏1.5度的康庄大道。

然而,实际情况是介于这两个极端之间,且可能会持续好几十年。

© 2021 AFP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