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魏天冰热衷于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在美国上市

《政经》特约记者 贺清

“疯狂的感情”

米凯拉说,自己看过布梵格与丈夫的生意伙伴调情,而且魏天冰曾对她说,之所以雇佣布梵格,是因为有些生意必须她帮忙才能做成。

米凯拉抱怨道,2014年7月以来,布梵格将丈夫告上法庭后,她的家庭生活完全被打乱。记者不断到访,身边的人议论纷纷,甚至连孩子的生日派对都不得不被迫取消。

原告律师追问米凯拉,是否知道魏天冰是以性骚扰罪名被起诉的?她回答说不知道。律师又问:“那你没有追问你的丈夫为什么被告?”米凯拉说,魏天冰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魏天冰与布梵格。
魏天冰的一个朋友当天也出现在法庭上,他说魏曾经想撮合他与布梵格。对他说:“你们两人挺般配的。” 

另外,原告律师当庭爆出魏天冰的隐私,称他第一次与布梵格发生性关系时,只维持了两分钟。

2015年6月29日,联邦陪审团做出裁决,认定魏天冰的行为对布梵格构成性骚扰,但不构成性侵,因此该案为民事诉讼而非刑事诉讼,最终判处魏天冰1600万美元惩罚性赔偿、50万美元为性骚扰伤害补偿,另外150万为诽谤伤害补偿,再附带1美元的报复补偿──所有罚款加在一起,总计1800万美元。

布梵格的律师雷特纳接受《侨报》访问时说,魏天冰对布梵格有一种“疯狂的感情”(crazy feelings),但那并不算是爱,只是“迷恋”──因为如果魏真心爱布梵格,就不会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情。他还将魏天冰形容为一个“很变态”(pretty creepy)的人,说他电脑里储存了数百张布梵格的照片。

至于打赢官司的布梵格未来有何打算这问题,雷特纳说,布梵格很快就会返回瑞典。“她希望通过这起诉讼树立榜样,鼓励有相同遭遇的女性站出来,她还准备用部分赔偿设立一个基金,帮助遇到性骚扰的女性伸张正义。”

作为一名金融人士,43岁的魏天冰不但私人生活受到质疑,其职业生涯也是污点重重。魏祖籍天津,父亲是外交部的外交官,母亲是电子工程师。他初中毕业后到美国,1992年进入俄克拉荷马浸会大学(Oklahoma Baptist University)学习,获得学士学位之后,他又到中央俄克拉荷马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Oklahoma)进修硕士学位,并在当地开始投行生涯。

魏天冰早期的工作基本上是担任投行的投资顾问(investment advisor),他还曾就职于阿什顿科技集团(Ashton Technology Group),当时这家公司正致力于将其开发的证券交易系统介绍到中国去。
123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