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刑警】执委改选在即前主席孟宏伟妻现身踢爆 “中国政府是头吃自己孩子的怪兽”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将于下周改选其13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中共提名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胡彬郴角逐执委一职。正当国际社会对此表达反对,担心中国会滥用国际刑警向流亡的维吾尔人、香港人、藏人展开全球大追捕之际,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前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的妻子高歌(Grace Meng)接受了美联社专访。高歌首次让传媒拍摄其容貌,并形容中国政府是头“吃自己孩子的怪兽”。

高歌在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所在的法国里昂告诉美联社,她现在认为她丈夫所服务的中国政府是一头“怪兽”。在孟宏伟于2018年出事之后,高歌独自带著他们的双胞胎儿子留在法国,在一次怀疑绑架未遂事件之后,她成为一名政治难民,受到法国警方24小时的保护。

“怪兽”是高歌现在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因为他们吃掉自己的孩子。”

高歌告诉美联社:“我有责任展示我的面貌,告诉世界发生了甚么。”“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学会了--就像我们知道如何与新冠病毒共存一样--我知道如何与怪物、建制共存。”

**高歌:我是死而复生** **孩子期盼父亲回家**

她说:“我已经死了,又重生了。”

关于68岁的孟宏伟的下落和健康状况,高歌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最后一次沟通是他在2018年9月25日去北京工作的时候发的两条短信。第一条说,“等我电话”。四分钟后是一个厨房刀的表情符号,显然是在示意危险。她认为他很可能是从他在公安部的办公室发出的。

从那时起,她说她与他没有任何联络,她的律师向中国当局发出的多封信件都没有得到答复。她甚至不确定他是否还活著。

她说:“这已经让我难过得不能再难过了;当然,这对我的孩子也同样残酷。”

高歌补充说:“我不希望孩子们没有父亲。”说到这里,她开始哭起来。“每当孩子们听到有人敲门,他们总是去看。我知道,他们希望进来的人是他们的父亲。但每次,当他们意识到不是的时候,他们都会默默地低下头。他们是非常勇敢的。”

关于孟宏伟命运的官方消息是点点滴滴地传出来的。2018年10月,就在高歌首次在法国里昂会见记者,敲响孟宏伟失踪的警钟后不久,一份声明宣布,孟宏伟因未指明的违法行为而被调查。这标志著孟宏伟成为另一名中箭下马的“刀把子”。

**“国际刑警组织助长北京的专制行为”**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同时宣布,孟宏伟已辞去主席职务,立即生效。作为孟宏伟的妻子,高歌说国际刑警组织“一点忙都没有帮”。她认为,国际刑警组织没有采取更坚定的立场,只会助长北京的专制行为。

高歌质问说:“一个被强行失踪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写辞职信吗?”“一个警察组织能对这样的典型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吗?”

2019年,中国宣布孟宏伟被开除共产党员资格。它说他滥用权力以满足其家庭的“奢侈生活”,并允许其妻子利用他的权力谋取个人利益。2020年1月,中国法院宣布他因被指控接受200多万美元的贿赂,判处其13年6个月的监禁。法院说他认罪并表示后悔。

高歌长期以来一直坚持认为,这些指控是捏造的,她的丈夫被清洗是因为他一直在利用其高调的地位来推动变革。

她说:“这是个子虚乌有的案件。”“这是一个政治分歧被转化为刑事案件的个案。”今天中国的腐败程度极其严重。它无处不在。但是对于如何解决腐败问题,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现在使用的方法。另一种是走向宪政民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高歌也是红二代**

高歌也通过自己的家庭拥有政治关系。她的母亲曾在中国立法机构的一个谘询机构任职。而且这个家庭以前有政治创伤的经历。她说,在1949年共产党接管中国后,孟宏伟的祖父被剥夺了商业资产,后来被囚禁在劳改营。

她说,历史正在重演。

她对美联社表示:“当然,这是我们家庭的一个巨大悲剧,是巨大痛苦的来源。但我也知道,今天中国有非常多的家庭正面临著与我类似的命运。”

记者/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