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评论 | 刘青:闲扯中共的淫秽政治

大陆网球知名女将彭帅实名发表网络文章,揭发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张高丽,玩弄她的肉体和感情前后两段长达十余年,张高丽的妻子康洁为两人淫乱把门守风。而令彭帅极其痛苦并最终决定公之于众的,是张高丽性来时不择手段将彭帅骑在胯下,性去时或感到麻烦时一声不吭逝如鬼魅。对举世关注的彭帅揭发张高丽淫乱案,中共除了二十分钟全网封杀外则一声不吭。其实无声就是惊天之声,这叫于无声处听惊雷。中共中纪委在十一月三日,也就是彭帅自揭与张高丽淫乱后一天,公布天津官场八违纪的重大案件,其中一些直指离任多年的张高丽,这让人不得不猜想这个大雷,很可能与彭帅的淫乱之雷来自同一片阴云。

其实,不论张高丽性丑闻是预谋的中共内斗表象,还是如彭帅所言是忍无可忍的性欺诈的爆发,中共对此不置一词都不失为有效明智的选项。虽然这看上去既无耻无奈又泼皮无赖,而且犹如瞬间一闪将中共丑脸展示得更清晰,但是在每日信息如潮翻涌的当今也不过热闹几天而已。而这可能正是中共所期盼的对待自身丑恶的谋略:如属于权斗则已经有敲山震虎打击某派的作用,如是彭帅多年被欺骗玩弄的爆发,则封杀她的声音并令其消失比进行诡辩有效又体面。所以不过数天便毫无热度的这桩中共丑闻,留给社会的也就是有心人还会想想中共的淫秽政治。

或许让世人有点想不明白的现象,是如此轰动的张高丽淫乱彭帅的性事,其实在中共核心权势圈习以为常,为什么一出现世人还是大惊小怪的兴奋。

中共尤其高层公然宣淫可谓与生俱来肆无忌惮,在上世纪初趁着反婚姻包办之风,将合理的反家庭专制推向极端荒唐的群奸群宿,这在中共高干如陶铸老婆曾志的回忆录中就有流露,而中共早期党员作家茅盾小说中也有描述。中共党徒们的淫秽发展到今天更是千奇百怪,任何难以思议之行径宛如井喷,社会目瞪口呆之下不得不惊叹它们性丑恶的想象力。例如立志发誓要奸淫数百上千女人,将淫乐女人的细节巨细靡遗的写入日记,总之平常人的想象力与中共党徒淫秽现实相较,全显得无比苍白贫乏难望其项背。

不过不要完全以为中共党徒只是在宣淫,其实在淫秽的现象中还包藏了中共党文化。中共官员无一不知的官场潜规则是,不贪腐淫乱的官员是官场容不得的异类,对普遍官吏构成了潜在威胁和难以相处的不安,是不论哪派都要排挤清除的对象。有官员在法庭供诉中就讲述自己的贪腐,就是无法忍受同僚们的排挤打压视为异类,而逐渐违反本意陷入其中的。可见中共的官场规则不仅易于滋生淫乱贪腐,而且不能入乡的随俗淫乱贪腐就难以存活。

而中共核心权势者不仅不厌恶好色淫乱之徒,似乎更乐意重用有这些有软肋可抓之人。毛泽东曾评说淫乱猖獗的高岗之死,说高岗不自杀还是会重用他的,没政治问题仅是男女问题那就是小事情。实际上只要忠于毛泽东任何问题全不值一提,陈永贵历史上的日本谍报员身份,张春桥历史上曾经被捕变节,毛泽东一清二楚却压制揭发大加重用便是明证。至于毛泽东本身就昼夜宣淫男女之事,如果不是打击收拾的对象仅淫乱根本不值一提。在中共的权力架构和潜规则中,淫乱不仅不是什么严惩内容,还始终是权力善加利用并满足自身欲望的春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