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解读鱿鱼游戏 从绿色运动服看韩国社会

线上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热门韩剧“鱿鱼游戏”受到全球欢迎,9月开播以来约有1.42亿观众看过这部血腥的反乌托邦题材剧集。导演兼编剧黄东赫在剧中的安排环环相扣,每个画面都有深刻意涵。

“纽约时报”报导,剧中主角展开生死厮杀时穿的成套绿色运动服,其实在韩国文化、政治和历史有特定象征意涵。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文学翻译与韩国研究教授郑在原(Jae Won Chung,译音)受访表示,“这部剧其实在讲韩国社会”,绿色运动服“有太多层次意涵”。

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服装设计系教授申珠英(Jooyoung Shin,译音)说,成套运动服在韩国现代社会是一种阶级象征。

她说:“当我看到成套绿色运动服,心里浮现的第一个字是‘白手’(baeksu)。”这个字意指无业游民,直译是“白色的手”,因为这些人成天游荡,什么事也不干,手掌当然干干净净。

韩国连续剧里,看到一个角色白天上杂货店、身穿成套运动服,就知道“这个人是个鲁蛇,没法经济独立,必须仰赖父母或家族,因此遭到主流社会阶级漠视,或因为失败而受到社会歧视”。“成套运动服成为白手的象征,代表这种非常懒散,甚至可谓寄生的生活模式。”

申珠英的解读,在奉俊昊(Bong Joon Ho)2019年执导、横扫奥斯卡金像奖的韩国畅销电影“寄生上流”(Parasite)当中也可以看见。剧中主角儿子金基宇和高中老友聚会小酌,提到自己是“白手”,因为家境贫寒无法上大学。

纽约流行设计学院(FIT)艺术史教授边庆熙(Kyunghee Pyun,译音)表示,“鱿鱼游戏”的成套绿色运动服,令人想到男星金秀贤主演的2013年电影“伟大的隐藏者”(Secretly Greatly)。他在剧中饰演一名北韩特务,伪装成一名无害的“镇上傻子”。他在剧中的服装是什么呢?绿色运动服,“只不过他的有帽子”。

边庆熙说:“相较于学校制服象征守纪律和道德标准,便宜的成套运动服,尤其不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穿,在韩剧、节目和小说中,通常象征某个人不被社会接受。”

以首尔人的审美观点来看,成套绿色运动服显然是很落伍的时尚,导演黄东赫(Hwang Dong-hyuk)曾说,这套服装是从他1970年代高中时期的体育服为发想。

若融入韩国现代史,这种“新复古风”(newtro,新与复古的混成字)通常是怀旧的日本或美国风,归因于韩国经历遭殖民、独裁统治、民主化及快速现代化的政治历史背景。

“鱿鱼游戏”艺术总监蔡京顺(Chae Kyoung-sun,音译)接受“中央日报”访问时提到以“新村运动”(Saemaul Undong)为灵感。

新村运动在1970年由当时韩国总统朴正熙发起,是由政府出资、社区主导的社会经济计画,目标是快速实现工业化,发展韩国的住宅与基础建设。

除了首尔和其他大都会城市,韩国在战后农村地区大多仍是茅草屋顶。新村运动让社区具备可以彻底改头换面的建筑材料,被普遍认为是韩国经济起飞,打造所谓“汉江奇迹”的基础。

申珠英说:“我那一辈的人常开玩笑说,绿色已经成为公职人员的象征。” 她从小在韩国长大,“每天听到新村运动”。学校和社区早上会播放(由朴正熙亲自作词作曲的)新村运动主题曲做早操。新村运动的标志是一面亮绿色旗帜,中间黄色圆形图样里有一株新芽。

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历史系教授文悠美(Yumi Moon,音译)表示,新村运动虽然改善了生活水平,但“这种政治体系指导乡村人民听从政府,替经济做出贡献”,某种程度上强制消除了文化传统。

至于新村运动在“鱿鱼游戏”的象征意义则有多种解读。郑在原表示:“其中一种非常讽刺的解读就是,新村运动象征集体的挣扎与进步,但在新自由主义的背景下,参赛者被动员到了只能产生一个赢家的零和游戏当中。”

另一方面,这场游戏其实没有真正赢家。“鱿鱼游戏”里的工作人员身穿亮粉色连体裤,代表他们的匿名性与对立性。他们是看不见的手,要让游戏(戏中对资本主义竞争的比喻)继续下去。

柏林韩裔设计师金娜(Na Kim)表示,剧中选择让他们穿著亮粉红色,虽然不像绿色运动服具有那么多象征意义,但也是典型的色彩对比手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