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看不见的樊篱:当气候变迁遇上世纪疫情

去年受疫情影响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COP26),延至今年在全球疫苗分配严重不平等阴影下举行。还记得前年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以“How dare you” 来挑战全球领袖的气候政策,令大家留下深刻的印像。今年她不仅关注气候,还关注疫苗不平等现象,这与气候变迁如何为国与国之间带来不平等问题,同样成为全球共同面临的燃眉之急。

然而,正因为疫情而使得今年的COP26出现了不平等现象。细看出席COP 26的各国代表,可谓是白人世界和富裕地区领导层出席比例最多的一届;由于不少发展中国家代表碍于疫情隔离政策,未能亲赴现场,特别是非政府组织,他们无法组团飞往格拉斯哥,发出国际公民声音,为此感到十分沮丧。他们指责英国政府处处为难,未能给予他们入境方便。因此,即使本届得出什么讨论结果,都是缺乏代表性的。

例如“国际地球之友”的非洲代表,他们过去多年从未缺席联合国气候大会,但今年却例外,为什么?截至目前为止,整过非洲大陆地区的疫苗接种率,是全球最低,只有百分之二。富裕国家推出疫苗护照,就是要把穷国排出于外;还有因隔离政策所带来的额外开支,包括高昂机票和检疫酒店,也不是来自穷国的非政府组织人员所能负担的,而英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处理又模糊不清。

当然你可以说,这些民间组织可以透过视像参加会议,但在大会的选择性安排下, 他们的声音已经变得微弱多了。在没有多少场外声音,变得比前清净的情况下, 会场内的富国代表可以说是缺乏监督。

![](/assets/images/2021/11/12/fcbeaf8f616b77584375e87a965f05be.jpg)
在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第二十六届气候大会会场外, 民间组织挂上标语, 呼吁关注气候正义。(张翠容提供)

从本届会议可以看到,南北世界简直是天壤之别。据报导,前来参与盛会的富国领袖和巨富,竟然分别乘坐了四百架私人飞机前往英国,但后发国家代表的旅程却困难重重。因此,从气候正义,到疫苗正义问题,都是全球急需要解决的议题。

可是,富裕国家承诺帮助较贫穷国家接种疫苗,却迟迟不见他们积极兑现。根据Airfinity最新报告,到了今年年底,西方国家的疫苗库存量可以达到十二亿剂,其中十亿六千万剂还未指定用于捐赠。同样的,他们承诺减排碳,一样没有具体落实。可是,气候和疫情等双重危机,却已深深打击著穷国,特别是岛屿国家。

有东帝汶朋友就COP26传来讯息 , 表示东帝汶今年四月受热带气旋导致洪灾,死伤者众。他们与其他太平洋岛国一样,对极端气候十分忧心,恐怕很快便成为气候难民。

岛屿国家乃是位处于气候急剧变化的最前线,却又缺乏抵御能力。目前被联合国指定为小岛屿发展中的国家,共有三十八个国家,散布于加勒比海、太平洋和大西洋以及印度洋和南海,它们都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群体。

讽刺的是 , 这些贫穷岛国排碳量最小,理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负最少责任的国家,但现在它们却首当其冲,承受由富裕国家带来的最大恶果。据估计,到本世纪末海平面恐将上升超过一公尺,加上台风洪灾,细小岛国有随时被淹没的危险。

![](/assets/images/2021/11/12/a602cfd7bebf9f87c6a882d999cf1865.jpg)
由于疫情, 不少穷国代表未能安排交通参与本届COP-26。(张翠容提供)

之前已有报导指出,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的图瓦卢岛(Toruar Island), 它的陆地面积为二十六平方公里,海拔平均仅一至二公尺,陆地最高点不超过五公尺, 正急切要以人工填海方式“增高”,因此填海计划对图瓦卢人而言,关乎岛上一万居民的生与死。否则,他们势必将因气候变化而流离失所。至于其他岛屿国也不好过,“气候难民”可以多至千万计。

有位参加本届联合国大会的太平洋岛国萨摩亚代表说,岛屿国家陆沉,全球也将进入末日倒数,我们岂能袖手旁观?

同样不能袖手旁观的,还有“疫苗正义”。正当全球目前处于生死攸关的新冠肺炎大流行,富裕国家的大药厂却仍高举专利特权,使得贫穷国家无法自行生产急需的新冠病毒疫苗。人权组织“公民”( Public Citizen ) 更披露,辉瑞为了严格控制BNT疫苗供应,竟向发展中国家开出不平等而且严苛的疫苗订购合约,其中包括买方政府不得接受他国捐赠BNT,或在未经辉瑞许可下,不得从其他国家购买BNT。有关政府也不得把买来的BNT捐赠、出口或运送到其他国家。这样的霸权,只会加深疫苗的不平等分配。

若不制约疫苗霸权,不督促富国对穷国捐赠疫苗的承诺,那就像不受控的气候变迁,全球都会变得不安全。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