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 中共集体独裁 变为习近平个人独裁

### 德国之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三次出现历史决议,但是与前两次的历史决议比起来,您认为这次决议最大的不同之处为何?

滕彪:历史决议这种形式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起到非常重要与特殊的作用。像关于毛泽东时代的历史决议,等于是中共对重大的历史事件进行定调。这个一经过定调,基本上没办法再被改变。这次的历史决议肯定要把习近平的历史地位确定下来,这样他在党内与中国国内的政治地位就被完全正式确定下来,没有人可以撼动。

这会令他的个人崇拜达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关于毛泽东的历史决议,是在他去世后才开会决定。这次却是在习近平权力到达巅峰时,来进一步确立他的历史定位。而且从年龄来看,他也才68岁,所以他可能还可以继续执掌权力很多年。所以在这一点上,他对共产党今后的走向与中国的政治安排是非常大的,与前两份历史决议是不一样的。

### 德国之声:在1981年的历史决议中,中国政府有对文革做出一些评论,但您认为在这份历史决议中,还会像邓小平时代去检讨过去发生的一些具有争议性的事件或议题吗?

滕彪:接下来的第三份历史决议从整个调子上来看应该是完全反动,它会把中共的历史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毛泽东,接着是邓小平丶江泽民与胡锦涛,然后就是习近平来主导第三阶段。所以就是完全为中共的历史提供正当性,它不会说去吸取历史教训。

关于习近平掌权后这9年来的倒行逆施丶个人崇拜与人权侵犯,包含六四丶迫害法轮功与西藏丶新疆与香港这些议题中的作法,都不会提到。它将完全为中共的作法提供背书,且不会有对这些问题的任何反思。

### 德国之声:中国官媒在过去一周非常大篇幅地去正面报导习近平以及他的定位。透过这种论述,外界该如何解读习近平在未来中国政治会扮演的角色?

滕彪:习近平的绝对权威在几年前就早已树立起来,他在2018年3月份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而在那之前,这个绝对权威就已经确定下来,这次不过是进一步再巩固。这种个人集权已经改变过去从邓小平丶江泽民到胡锦涛这几十年的发展趋势与方向,中共过去的集体独裁已经被习近平变成一种个人独裁。这种趋势会在这个历史决议中得到加强,今后不太可能有任何人或派系可以有能力挑战习近平。

### 德国之声:那在这样个人独裁为主的氛围下,公民社会的运作空间是否会更加紧缩?

滕彪:从2014年开始,中国国内公民社会的空间就在迅速萎缩,国内人权捍卫者与异议人士的处境是越来越艰难,这个与习近平他的个人独裁与全面极权都是连在一起的。今后这个个人集权的趋势很难受到挑战,相应的国内人权状况与公民社会受到打压的态势也看不到希望或进步的可能性。

### 德国之声:近年来,习近平多次公开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而这次也试图透过第三份历史决议来替未来的政治定调。在他严加管控历史定义的情况下,未来中国是否无法再有任何历史表述的空间?

滕彪:中共对历史的表述一直都是为其政治服务,他们相信奥威尔所说的“谁掌握历史,谁就掌握未来”,所以他们也不断窜改历史或掩盖一些历史。今后对于历史表述的空间会越来越少。曾经在江泽民与胡锦涛时代,虽然也是有言论控制与审查,但言论的空间,例如探索历史真相的空间还是有的。

今后这种空间几乎就不存在了,一些与共产党官方表述不同的历史真相或民间版本的历史基本上会被强制清除。

### 德国之声:部分学者认为,习近平会运用这次的决议把“共同富裕”的概念列为未来中国政府的政策主轴。您如何看待“共同富裕”在中国未来的政策中所扮演的角色?

滕彪:中共会在经济领域发动这些政治运动,强迫有钱人来捐款或采取措施来扶贫,然后对那些不听话丶在民间有影响力或是派系上不可靠的企业家施加更大的压力。有些人已经被判了重刑,包含任志强与孙大午,那接下来会有更多的类似案件,那些亲民间的企业家或不同派系的富豪都可能受到打压。

扫黑除恶斗争就是其中一个打压有钱人的方式,同时也是一个政治斗争的工具。一方面共同富裕听起来非常好听,大部分的老百姓会认为共同富裕是好事,也会支持这个政策,这会增加习近平的权威。

但事实上,习近平根本不是想要真正共同富裕,而是为了政治斗争,他的方法也不可能解决中国巨大的贫富差距。在现行体制下,这些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共产党也没有要解决这些巨大贫富差距的意愿,因为超级富豪大多数都是与党政高官有关系的人,所以习近平不可能打压所有的特权家族,他的共同富裕是政治斗争的方式,也是笼络人心的方式,但解决不了贫富差距的问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