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COVID口服药时代来临 仍不能取代疫苗

美国药厂默沙东(Merck)和辉瑞(Pfizer)近期相继宣布,他们开发的抗COVID-19(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口服药物效果优异,其它药厂也力拼推出自家的口服药,让对抗全球疫情进入口服药时代。不过,专家警示,口服药有其限制,并非对抗疫情的万灵丹,须和疫苗相辅相成。

**抗COVID口服药来了 遏止重症福音**

全球各大药厂积极研发治疗COVID-19(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的口服药物,希望为对抗疫情带来继疫苗后的生力军,美国药厂默沙东和辉瑞近期相继宣布好消息,它们研发的口服药疗效极高,患者在染病后及早服药,即可有效抑制病情恶化成重症;前者可将住院和死亡率减少一半,后者效力达89%。

疫情走过近两年,已经带走全球逾506万人的生命,口服药时代开启后,将为平息疫情的努力带来重大影响。不过,专家警告,口服药问世不代表疫苗将变得不重要,更不该把口服药治疗COVID-19的益处,和疫苗预防染病的效用混为一谈,在对抗疫情上,两者应该相辅相成。

英国已在11月4日率先全球批准默沙东的口服药“莫纳皮拉韦”(molnupiravir)使用,欧盟和美国也正进行紧急使用授权审查;辉瑞在宣布其口服药Paxlovid治疗效力优异后表示,已向美国提出紧急授权申请,也在和90国洽谈供货合约。

除了默沙东和辉瑞,其它如瑞士罗氏大药厂(Roche)、日本盐野义制药公司等药厂,都力拼在年底前公布试验结果,申请授权使用。

**口服药时代的吊诡现象 疫苗推动恐受阻**

然而,在进入口服药时代之际,却也可能看见吊诡的现象。部分医疗专家担心,这可能对疫苗推行造成阻碍。

路透社报导,纽约市立大学(CUNY)公卫专家拉善(Scott Ratzan)表示,口服药可能使“让民众接种疫苗的行动受挫”。拉善带领纽约市立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一项研究,调查初步结果显示,3,000名受访的美国公民中,高达八分之一的人说他们宁可吃药治疗,而不愿接种。拉善警示,“这是很高的数字”。

美国COVID-19疫苗供应无虞,但接种进度却在放缓,根据英国牛津大学网站“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美国第一剂疫苗覆盖率迄今约66.5%,在七大工业国(G7)中垫底。

在美国,是否接种疫苗成为党派之争,反疫苗人士质疑疫苗安全性和价值,尽管雇主、州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强制接种令提高了接种率,也进一步激化对疫苗的争论。

**口服药非万灵丹 无法取代疫苗**

6位接受路透社访问的专家都看好口服药的前景,但也一致同意,它们并不能取代疫苗。

根据一项美国官方的研究,即便面临传染力更高的Delta病毒变异株,辉瑞/BNT(Pfizer/BioNTech)疫苗的预防效力仍很高,可降低86.8%的住院率。

辉瑞执行长博尔拉 (Albert Bourla)向路透社表示,选择不打疫苗“会是不幸的错误”。博尔拉补充说,“这些是疗法,对象是不幸生病的人。”

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Hospital)公共卫生学系教授温麟衍(Leana Sheryle Wen)认为,辉瑞口服药的试验结果是项好消息,但“这要与疫苗相辅相成,不能取代它(疫苗)。”

**口服药有投药时机 要和疫苗相辅相成**

专家表示,使用口服药的另一项挑战是,患者须在染病初期的黄金时间服药,才能有效遏止病毒在体内复制,进而减低重症和死亡率。然而,每个人的发病历程各异,万一错过这个时间点,口服药将难以产生作用。

美国传染病学家古德博士(Celine Gounder)解释,COVID-19病情发展有数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病毒会快速在体内复制, 而这个疾病的许多最坏影响是发生在第二个阶段,当免疫系统反应受自我复制的病毒攻击,而出现缺陷的时候。

古德博士补充说,“一但你出现呼吸急促,或其它导致你住院的症状,代表你正处于免疫功能失衡的阶段。”“这时候,抗病毒药物真的不会有多少用处。”

疫苗专家、美国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病毒学教授霍特斯(Peter Hotez)也同意古德博士的看法,他表示,若只依赖抗病毒药物,“就像在丢骰子一样,是风险很高的游戏。”他说,许多染上COVID-19的人在初期并不会感到不适,此外,对于每个人来说,病情什么时候恶化的时间点也不同,而“很多时候,你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生病了,直到为时已晚。”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