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COP26:气候融资、净零金融联盟和可持续金融体系的含义

**全球金融业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COP26上承诺在最根本性的决策过程中将把碳排放纳入考量;这表明碳排放将从金融决策的边缘选项升级为基本选项。这个金融业COP26倡议由联合国气候行动和融资特使马克·卡尼(Mark Carney)牵头。**

“这是气候融资进入主流的一个突破,也正是世界所需要的,”他说,而现在已具备了必要的管道架构。

卡尼是2021年4月启动的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FANZ)召集人。GFANZ在COP26峰会前期高调亮相,是全球私营金融部门开始积极参与气候融资的一个重要标志。

气候融资是联合国气候峰会COP26的重要议题。金融资源是气候项目得以持续、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

![Photo made available by the European Space Agency (ESA) shows a map of the ozone hole over the South Pole](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96B1/production/_121177583_8445bb96-5bfb-4908-9976-46cab36d3256.jpg)

## 气候融资

提供或调动金融资源,为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项目资金和进行相关的投资,促进碳减排、提高对气候变化的适应和抵御能力。

融资渠道有多种,包括银行贷款、风险投资、私募、共同基金、捐赠基金、购买股票或债券等,这些渠道可以引导资金流向既有助于碳减排又可盈利的投资项目。

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FANZ)成员包括450多家银行、保险公司、投资者、证券交易所、评级公司和指数供应商,资产总计高达150万亿美元。这个规模足以在2050年前融资100万亿美元来投资于新技术开发应用,也足以为企业和金融机构推动自身重组铺平道路。

联盟承诺将制定“基于科学”的目标,到2030年大幅削减排放、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为推动转型、企业碳减排、激励有助于抗衡气候变化的行业实现增长提供资金,且每年报告进展情况。

![Illustration showing a rich person dangling a coin in front of three other people who want it](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C1B6/production/_119809594_2deda787-dcdc-4b25-a3d1-75dd798155a9.jpg)

气候融资源自《巴黎协定》;协定呼吁”使资金流动符合温室气体低排放和气候适应型发展的路径“,并强调财政支持的透明度和增强可预测性。

《协定》要求在执行过程中体现”以公平为基础并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的原则,同时要根据不同的国情“。

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之前,每年从各种渠道联合调动1千亿美元用于解决发展中国家迫切的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需求。这个承诺没有完全兑现,留给了2021年的COP26。

各国政府还商定,数十亿美元的新多边资金的主要部分应通过绿色气候基金提供。这个基金还肩负着一项重要任务,即在投资组合中保持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之间的平衡,并通过私营部门基金吸引私营机构参与,调动私人资金进行低碳、有抵御力的投资。

绿色基金投资组合失衡状况也是一个遗留问题;2019年数据显示,用于适应能力方面的气候资金仍然只占气候融资总额的一小部分,而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的资金占93%。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604B/production/_97415642_007_in_numbers_624.png)

## 黄金标准

联合国净零金融联盟本身在执行规则方面的权力有限,但监管机构正朝着加强执行力度的方向努力。净零金融联盟将创建一个新的国际机构,负责制定国际会计标准,以就公司应如何披露气候信息设计出标准化的规则。

卡尼曾表示,GFANZ将是金融业净零承诺的黄金标准。

黄金标准是第一个针对清洁发展机制(CDM)和联合履约机制(JI)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开发的独立的、具有良好实用性的基准方法,为项目开发商提供了一套方法,以确保CDM和JI能够产生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真实可靠的环境效益。

这个标准由世界自然基金会等若干国际组织发起,经政府部门、环境组织、私营企业和认证机构等利益相关方长期协商于2003年正式推出,定期更新。

黄金标准被视为项目质量一流的证明。

![promotional image for UK climate change postcode lookup](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7CFE/production/_115789913_panorama_uk_climate_index_promo_976.png)

碳净零排放的一个重要部分是碳交易市场,涉及碳排放定价系统和交易市场的建立、监管。伦敦大学学院可持续金融于基建转型教授梁希对BBC表示,这方面中国于西方立场有较大差距。

他说,造成差距的一个原因是碳定价体系起步有先后,发展程度不一,比如欧盟和英国主要使用碳市场进行碳减排,美国还没建成全国碳交易体系,中国则刚刚开始进行全国碳市场的试点。

机制间互信和核算体系衔接也是一个基本问题,需要各国在《巴黎协定》的多边机制下建议碳排放核算有关统一规则,并保障充分的透明度;目前离这个目标仍然有一定距离。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604B/production/_97415642_007_in_numbers_624.png)

## 气候金融的监管

私营金融联盟在COP26上的高调亮相,也把金融监管问题提到前沿 —— 气候融资和相关金融活动如何监管?标准如何制定?

路透社报道称,COP26召开之际,已知全球会计标准组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和英国央行在内的金融监管机构将共同制定审查和披露标准,实施金融监督,但具体细节并不清楚。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公布有关碳排放的披露规则,估计与英国和欧盟的相关计划类似。包括美联储在内的众多央行都已经表示,正对金融机构进行与气候议题相关的检查,以进一步施压金融业评估风险。

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Rishi Sunak)表示,英国将制定规则,要求企业公布转向净零排放的计划,说明将如何在2050年前实现脱碳。

化石燃料与经济增长脱钩、推进低碳、气候适应型增长的关键是识别、管理气候风险和机遇。这方面,已经有一个值得借鉴的框架 —— 与气候相关的财务披露工作小组( TFCD),为金融和实体企业的气候风险披露和报告提供了一个样本,以应对气候风险,并从向低碳、气候适应型经济体转型带来的机遇中获益。

联合国气候行动指出,“虽然TCFD等框架仍是自愿性的,但至关重要的是,通过对气候风险披露和报告的实质性监管,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确保各国能力上的差异得到充分认识和解决。”

目前的挑战仍是避免标准泛滥,以及鼓励金融机关和监管机构共同努力确保监管连贯一致。

![COP26](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15BF1/production/_121437098_tv071707985.jpg)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604B/production/_97415642_007_in_numbers_624.png)

## 政府的角色

卡尼就任联合国气候融资特使一职时表示,一个新型可持续金融体系正在缓慢成型,它将为私营部门的倡议和创新提供资金,进而有可能增强各国政府气候政策的有效性,而这需要进一步努力将气候风险纳入决策过程中。

一个主要挑战是将中央银行、金融监管机构和主管部门一同纳入绿色金融体系,以加强金融系统在管理风险和动员资本进行低碳、气候适应型投资方面的作用。

联合国数据显示,向低碳、有抵御力的经济转变,可以在2030年之前在全球创造6,500多万个新的净就业机会。

曼彻斯特大学发展经济学讲师奥斯曼·瓦塔拉(Osman Ouattara)撰文指出,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大旗下的私营机构联盟GFANZ由卡尼领导,这点值得注意。他曾经领导过两个国家的央行,现在兼任英国首相COP26气候融资顾问。

各国央行主要负责维持物价稳定、控制通胀、保证金融体系稳定。瓦塔拉认为,气候变化在这几个方面构成重大挑战,因此央行“应该在决策过程中考虑气候变化”。

宏观层面,除了针对气候驱动的通胀采取行动,还应考虑“绿色货币政策、绿色融资,甚至绿色量化宽松政策,即中央银行仅购买有证据表明所创造的资金将用于绿色目的的资产”。

净零金融联盟成员、管理资产4千亿美元的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总裁兼首席投资官约瑟夫·阿玛托(Joseph Amato)对路透社表示:“如果没有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的参与,将很难实现这些承诺。”

“会有大量的地方政治因素,将影响到减排的进程。”

![卡尼和苏纳克](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00AD/production/_121437100_tv071725329.jpg "前加拿大和英国央行行长、联合国联气候行动和融资特使马克•卡卡尼(左)和英国财相苏纳克在COP26峰会上")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604B/production/_97415642_007_in_numbers_624.png)

## 私营资本的动力

吸引私营部门的是气候领域的商机和盈利前景。研究显示减缓和适应投资带来的收益大大超过任何前期成本。

联合国气候行动全球适应委员会估计,从2020年到2030年投资1.8万亿美元,可在五个领域产生7.1万亿美元的总净效益——预警系统、具有气候抵御力的基础设施、改善旱地农业作物生产、全球红树林保护和更具抵御力的水资源。

根据世界银行 2019年10月的数据,未来15年,全球需要对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到2030年约投资90万亿美元。但这些投资可以收回。

研究发现,向绿色经济转型可释放新的经济机遇和工作机会。平均1美元的投资产生的收益为4美元。

联合国2018年发布的《新气候经济报告》称,据保守估计,大胆进取的气候行动到2030年可带来26万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收益。

虽然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目前仍没有具体的计划,成员机构的减排时间表不尽相同,标准和行动路径各异,采用的数据不一致,对投资的环境冲击并不真正了解,但与六年前巴黎峰会时相比,大部分金融机构对气候金融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

同样发生了重大变化的是气候融资的角色。在2020年年初,承诺实现净零排放的金融资本总额为5万亿美元,而11月初则达到了130万亿美元。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