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TikTok母公司带头改变“加班文化”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996”现象走向尽头?

**中国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带头改变高科技企业的加班文化, 引起热议。据中国媒体报道,作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从本月开始鼓励员工“朝10晚7”,每周工作5天,但是,有专家对这一改变能否撬动高科技公司根深蒂固的加班文化仍存疑。**

网友将字节跳动新的工时制度称为“1075”制度,与中国互联网行业中令人诟病的“996” (朝9晚9,每周工作6天)系统对比。

目前中国大型科技公司正遭遇政府之手强力监管,北京推出“共同富裕”的概念限制资本家阶层的收入。与此同时,基层员工对互联网行业“996”工作环境的质疑声也此起彼伏。

英国剑桥大学社会学系学者廖康宇对BBC中文表示,中国互联网公司处于政府和员工双重压力下,积极调整加班制度可以理解,但如果(供需和职场竞争等)结构性问题改变不了,“表象可能大于实质(改变)”。

## “1075”

据澎湃新闻报道,字节跳动近日更新了企业内部针对中国大陆员工的加班管理规定。其中提到,如果员工需要在晚上7点后继续工作,要经过领导批准;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每月最多36小时。

新规定还明确了如何处理加班工资。如在工作日加班,工资为原有工资的1.5倍,休息日为2倍,节假日为3倍。

字节跳动是社交平台抖音(海外版为Tiktok)的母公司,旗下还有新闻平台“今日头条”等,其业务覆盖全球上百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成长最快的互联网企业之一。根据路透社,公司近期估值约为3000亿美元。

一位字节跳动内部熟悉人力管理政策的人告诉BBC,公司近日的确更新了加班管理规定,从11月1日起对大陆员工实施上述“1075”制度。

自2019年开始,互联网行业的员工抵制“996”的运动受到广泛关注,有程序员发起“996.ICU”的行动,被认为是不满情绪集中爆发。中国最高法院今年8月明确表示“996”的工作制度违法,之后一些科技公司陆续宣布采取措施改进工作环境。比如取消“大小周”制度,即一周单休,下一周双休,依次轮替。

![TikTok](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868A/production/_121324443_gettyimages-1228648832.jpg "字节跳动是TikTok的母公司。")

不过,不满情绪并未平息。上个月,有人在网络平台上建立共享文档,号召网友填写所在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情况,并打出“Worker Lives Matter!打工人也需要生活!”的口号,一度走红网络。但目前该共享文档遭到永久封禁,发起人宣布项目暂停运营。

字节跳动也在8月取消“大小周”,但内部仍有质疑声音。

上述内部人士说,取消“大小周”制度后,有员工反映薪资降低不少。这是内部后来决定更新加班规定的一个因素,“一方面希望员工能有work 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另一方面当员工因业务需求必须加班时,能在一定程度上补偿他们。”

目前尚不清楚字节跳动将如何执行“1075”制度,比如是否通过定时关灯和关冷气警告等强制手段执行。BBC致信给字节跳动公关部门查询,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 喜忧参半

字节跳动的最新举措近日登上中国社交媒体微博和知乎的热搜榜单,网友对此喜忧参半。

有网友质疑,规定与执行是否将继续差距。其中“Legal诗睿”表示,“公开采取合规有效的工作制,初衷却是好的,只是还得看看后续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又或者就是做给劳动监察部门看的,至于对内部员工‘口惠而实不至’。”

也有人质疑“1075”工作制无法改变核心团队的激烈竞争。网友“杨大宝在思考”说,这种工作制度“并不能改变他们内部的强竞争和目标驱动的文化。在高工资和强刺激下,总有人会卷到(受到过些)让你不得不努力。”

另一位网名“威小猫Mr·movie”的人则质疑员工的工作量是否减少。如果工作量与工作效率不变,强制要求减少上班时间,只能导致员工下班回家工作,“老板都笑疯了”。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1507E/production/_121324168_gettyimages-1192338104.jpg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极力推崇“996”工作文化。")

## 加班费?

廖康宇专门研究中国新科技行业中的劳资关系问题,他对BBC说,互联网企业为了避免让政府有借口罚钱,调整加班措施是可以预见的。他认为字节跳动的最新举措可能对其竞争对手带来压力,起到某种程度的示范效果。

不过,廖康宇也对“1076”制度会带动多少人就超时工作申请加班费,持怀疑态度。

“如果实际的工作量没有减少,那么员工会不会把工作带回家做呢?”

另外,中国互联网行业内激烈竞争,也决定了员工可能怕被炒鱿鱼在加班的同时并不敢提加班费。

廖康宇说,像字节跳动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是许多毕业生挤破头都想进入的地方,为了在团队中突出,员工很可能利用业余时间加班,但不要加班费。

“而当其他人看到身边同事这么做时,你还会申请加班费吗?对于公司来说,有人愿意任劳任怨,那下一次炒人时炒哪一个?”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