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从未终结的苦难》吴祚来自述 35 说说“批林批孔”运动前后的中央与村庄

**作者前言:**我想从童年写起,通过个人视角,体察大陆半个世纪以来的家庭与村庄、国家与社会,让台湾的读者对大陆党国与民间社会多一份感知。我的童年记忆可以追溯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之前,少年时代(1970年)“文革”开始淡化,并开始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1980年代读大学、读研究生,我在北京亲历了声势浩大的八九民运,最早一批进入天安门广场示威,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后来又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而遭免职,茉莉花运动时被拘审差点身陷囹圄。我想把个人亲历复述成为文字,让个人记忆汇入家国记忆库。大陆苦难的历史并没有终结,一切仍然在进行中,大陆知识人身陷精神困境,与大陆民众一样无力解脱,这些文字不仅为了不忘却,也希望给困境的同道们一份勉力。


林彪事件(1971年)之后的二三年,小学校开始重视教学品质,公社巡视组不仅开始检查各学校教学工作,还要检查学生作文,并进行评比,我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我的作文被语文陈老师看中,老师将我的作文抄写了一遍上交,记忆中没有获奖,但我获得了当年的“三好”学生奖状。

即便没有林彪事件,我们当地的学校的教学也是相当正规的,二年级有珠算教学,三年级开始写作文,还要每日午睡后写半小时的毛笔字,教师每天都会批改课堂作业并评分,偶尔还会走村串巷进行家访,学期结束时有成绩单与评语发给每一个学生,这可能是文革前的小学课程安排,课后回家没有作业,但却有期中考试与期末考试,当时没有考大学的途径,读书好也不会有进城当工人的机会,但让孩子读书却有传统,所以多数的家长与老师都相当重视教学品质。

只要没有自上而下的政治运动,乡村很快就会恢复到常识常态社会,而政治运动中,大陆各地也情形各异,如果当地有政治积极分子,就会掀起运动高潮,而保守型的乡村社会,运动只会是一阵风,人们应付之后一切又会风平浪静。

**文革中最后的一场运动:“批林批孔”**

如果不是批林批孔运动,小学生们不会知道中国古代还有孔夫子,我们课本上只有毛语录与红色宣传,没有“子曰诗云”古代经典内容。因为林彪在家中写毛笔字有“克己复礼”四个字,激起了毛泽东的反感,这意味著林副主席跟他与中共不是一条心,小学生没几个真正知道“克己复礼”是什么意思,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礼”,就是知书达礼的“礼”,更不会有人想到,孔子说过“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意思是说如果君主对大臣无礼,大臣不会忠诚于君主的。现在看来,显然是这些内容刺激了毛泽东,因为江青们倡导的是无限忠于毛领袖,这种忠诚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而孔子认为臣民对君主的忠诚是以君主礼贤士士为条件,由此可见,林彪确实认为毛是暴君秦始皇,他对毛的冒犯不仅发自内心,更有孔子的理论支持。

1973年7月4日,毛泽东同王洪文、张春桥谈话时说,孔夫子是人本主义,反对法家。国民党和林彪一样尊孔反法。同年九月毛泽东会见埃及副总统时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超过了秦始皇。林彪也骂我是秦始皇。”

1974年1月毛泽东批准转发江青主持选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而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既是对林彪的一次复仇,又要纵深打击周恩来,批林批孔又加了一个后缀:批周公,林彪梦想复礼,孔子梦周公也是为了恢复周朝的礼乐之制。而毛与江青们要的就是礼乐崩坏,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秦制加社会主义的新中国。中共闹文革,台湾正在兴起文化复兴运动,主旨是“以心物群己关系的和谐,造成新中国三民主义伦理、民主、科学的社会蓝图,是导致文化的整合。”将人伦之理置于民主科学之前,而文革却是弃绝人伦亲情,要人们将全部情感奉献给党和领袖。

距毛泽东谢幕只有两年的时间,这是他亲自发动的最后一次政治运动,这场运动持续了五个月,周恩来住院,政治生命也行将结束,批周公已无意义,批林批孔在许多地步严重影响了工农业生产,所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批林批孔运动结束。

**我们唱儿歌,大人们在说什么?**

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鬼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嘿 红小兵,齐上阵,大家都来狠狠批——

这是我们当年传唱的儿歌,非常铿锵有力,儿歌背后还有孔子诛杀少正卯、盗趾嘲讽孔子的故事,这样孔子不仅搞复辟,还是杀人犯,连强盗都嘲笑他。政治丑化由林彪诛连到孔子,中共的宣传文化达到极致。

父亲与一位表兄弟在房里(不是在堂厅)议论批孔,父亲说,孔夫子是让人做好事,讲仁义,不能批。亲戚说是啊,孔夫子创造了文字(传说中应该是仓颉造字),没有孔子不行。他们这次私密的对话我至今记得,而父亲对一些他尊敬的人的评价,会说“这人仁义”。我的另一位表叔更是敢言,我不仅在他们家得到了第一本正体字的《水浒传》,使我在小学四年级时就有了阅读“古书”的经历,还从他那里知道了有一本古代的预言书叫《推背图》,表叔说,天下正在大变,推背图上说,“瘦牛耕百亩”,瘦牛就是拖拉机呀,“小蒋要回朝”,蒋介石的后代还会回到朝廷的。

村庄里有自己的常识与对历史的认知,用另一种方式向新生代传播,有意无意地在对抗中共的洗脑。一些家庭因为父母说异见常识被孩子举报,而遭受政治迫害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但父亲与亲戚说的这些常识却使我从小对社会有了另类认知,少年的这些经历深刻地影响了我后来的学习与认知。

作者》**吴祚来** 专栏作家,独立学者,八九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杂志社社长,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被免职,现居美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