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脱口秀主持人称台湾像国家:台湾不是用来让中国回春的威而刚

曾讽刺习近平而遭北京封锁的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奥利佛,在节目中花了20多分钟介绍台湾复杂的历史和现状。他提到台湾看来像国家,国际间却不敢说。多数台湾人选择“维持现状”,让外人难以理解。奥利佛认为,中国宣称民族伟大复兴要统一台湾,但台湾不应该是用来让中国“回春”的威而刚,未来前途应由台湾人决定。

由HBO制作,约翰奥利佛(John Oliver)主持的知名脱口秀节目“上周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25日上线最新一集节目,其中以22分钟介绍台湾。

- **“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 学者:解决台湾认同**
- **蔡英文: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 学者:是历史事实**
- **辛亥革命110周年:习近平誓言统一 台湾称未来在人民手中**

约翰-奥利佛说,10月初以来,已约有150架次共机侵扰台湾防空识别区,中国坚持拥有民选领袖及军队、宪法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影星约翰-希南(John Cena)因为说了台湾是第一个看到“玩命关头9”的“国家”,特地用中文录影,向中国道歉。

**点出台湾荒谬现状 看似国家 误称国家须道歉 国旗须移除**

约翰-奥利佛认为,整件事情很怪异,而且非单一事件!台湾是中国的敏感话题,这也是为何电影“捍卫战士”(Top Gun)里,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夹克上“中华民国国旗”被移除。知名服饰Gap必须为了T恤缺少台湾的中国地图道歉。

约翰-奥利佛回顾台湾400年历史,曾被荷兰、西班牙殖民,清朝统治后又割让给日本,二战日本战败,蒋介石在国共内战战败撤退到台湾,当时台湾被西方视为坚定反共的“自由中国”。实际在蒋家政权下,台湾经历白色恐怖,直到解严后,台湾逐渐成为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也是全球供应链主要生产者。

约翰-奥利佛提到,为了不惹怒中国,台湾改用“中华台北”名称参加奥运赛。此外,不只企业及国际组织对台湾的态度如此,许多国家因中国因素,与台湾没有邦交。美国也一直以“战略模糊”政策与台湾维持关系。

奥利佛指出,多数民调显示台湾人民希望维持现状,在中共威胁下,“目前安全的现状能永远维持下去吗?”他不知道“模糊的维持现状”是否是最好选择,外人无法替台湾做决定;台湾2300万人建设了自由民主的社会,他们有权以任何适合的方式决定自己的未来。

约翰-奥利佛的节目,每集在YouTube上线平均吸引500万次点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陶仪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约翰-奥利佛在美国自由派尤其年轻人中具有很大影响力,这对西方世界了解中国对台湾荒谬的日常现状,是很正面的。

**NBA球星援藏 美脱口秀主持人挺台 学者:愈多自由派意识中国霸道**

陶仪芬提到,约翰-奥利佛过去也嘲讽过中国专制威权和对香港的管控。最近美国职篮NBA凯尔特队中锋坎特(Enes Kanter)声援达赖喇嘛、西藏,呛声习近平。

陶仪芬说:“像NBA或奥利佛的脱口秀,在美国属于自由派、左派年轻人文化,这就反映现在对中国在国际上霸道的行为,有愈来愈多的人不以为然。”

陶仪芬提到,尤其在美国政党轮替、拜登上台之后,美国比较自由派的人,他们会更直接看到中国目前很多国际行为上的问题。

陶仪芬说:“之前可能他们的头号敌人是特朗普,就不会看到中国问题。现在已经不是特朗普执政了,在中美紧张关系上,他们比较会看到很多问题是中国的问题、是习近平的问题。”

陶仪芬说,节目也提到作家柏杨翻译大力水手的漫画讲到“全国同胞们”,被蒋介石认为影射他,遭判死刑,最后坐了八年的牢。不了解台湾历史的美国人也会为此震惊,台湾从威权走向民主,缔造高科技、半导体产业,成就非凡。

陶仪芬指出,主持人最后表达立场对台湾也是非常正面的。“他认为台湾不应该像冷战时候,是美国用来对抗共产主义的防线,也不应该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或是中华民族伟大回春要服用的威而刚、老先生不举吃的壮阳药。他觉得台湾的未来,应该由台湾2300万人自己决定。”

民进党籍基隆市议员张之豪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过去美国偏自由派的媒体、智库学者,重视美中之间的约定,将台湾忽略、边缘化、当作美中关系的变数。这次约翰-奥利佛展现对台湾非常理解的立场,尤其过去夹在大国利益交涉和冲突的过程中被牺牲。展现前美国总统威尔逊1918年主张民族自觉、民族自治的精神,令他感动和讶异。

**绿营民代:“穿西装在立院打架”远比以坦克车辗压人民“民主”**

张之豪举例,奥利佛以“很有动力、很多元”,来形容台湾的民主,过往欧美的报导不会这样强调。约翰-奥利佛把国民党立委在国会丢猪内脏、打架,也视为是台湾民主的一环。

张之豪说:“台湾的人意见再不合,至多至多在国会里丢东西、泼个水球,这与动刀、动枪、开坦克车上街头,辗压死人民,这两个相比起来,当然希望所有的纷争,都在立法院打一架就没事,因为这才是民主,再怎么样你是穿着西装在立院里面泼水打架,而不是在街上开着战车辗压人民。”

对比中国两会数千人正襟危坐,张之豪说:“这就像以前苏联的领袖的得票率都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这种不是民主的和谐,你空得到了和谐,但是实际上所有社会不同的声音,都是在集中营解决、在战车的铁轮底下解决,所以说,你到了人民大会堂里面,当然是一片和谐。”

约翰-奥利佛提到,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在回答台湾定位这种问题也非常小心谨慎。她在受访时说“台湾已经独立,不需另外再宣布独立”。对西方世界来看,台湾就像是个“国家”,但为何会出现这些有违常识的情况?为什么一个民选总统对自己“国家”用字要这么谨慎?

**多数台湾人为何作出“不选择的选择”?西方人感到有违常理**

张之豪说:“中国人民的心、感情太容易被伤害,随便发生什么事、随便用错了什么字,用了他们不喜欢听的字,中国人民感情被伤害,就可以是中国拿来发动战争的借口。因此台湾在巨兽旁边,如履薄兵。从蔡英文要多么谨慎,就可反证台湾面临多不理性、疯狂不受控制的霸权国家邻居。”

张之豪表示,约翰-奥利佛提到:“台湾大部份的人想维持现状,一定会让人觉得好奇、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会做了一个“不选择的选择”?维持现状好像是我对台湾走向独立,或走向被中国并吞,这两选项,我都不选。”

张之豪说,字面上看来没有做选择,实际当他说要维持“现状”的时候,就是回到了蔡总统说“我们现在是事实独立”的现状,因为宣布“独立”被威胁会成为中国开战的借口,宁可不宣布,以免误触扳机引发争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