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高超音速导弹试验是否发出新一轮军备竞赛信号

**关于中国试射具备搭载核弹头能力的高超音速导弹的消息震惊了美国官员,被视为改变了游戏规则。这个消息到底有多大影响呢?**

中国军方这个夏天两次向太空发射火箭,火箭在进行绕地飞行后飞向了地面的目标。

根据《金融时报》引述的消息,第一次发射最终结果偏离目标约40公里。

当一些美国政客和评论人士对这一显著进展感到警惕的时候,北京迅速否认这一报道,称这只是可回收航天器的测试。

美国研究防武器扩散的专家杰弗里·刘易斯(Jeffrey Lewis)认为,中国的否认是一种混淆概念的行为。除了《金融时报》的报道外,这个消息已经得到了美国官员的肯定。

他认为,关于中国测试部分轨道轰炸系统(FOB)的指称“技术上合理,也符合北京的战略”。

洲际弹道导弹(ICBM)作为一种远程导弹,其飞行过程会离开大气层,然后再重新进入,遵循一定抛物线轨迹飞向打击目标。在烧完燃料后只能保持预定的航向,不可改变。

部分轨道轰炸系统(FOB,Fractional Orbital Bombardment System)会让导弹部分进入太空轨道,从不可预测的方向重回大气层,飞向打击目标,从而令传统的防御系统反应时间不足。

费城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史坦(Aaron Stein)认为,《金融时报》的报道和中国官方的说法可能都没错。

“可回收航天器同时也是高超音速的滑翔器,只不过它落地了。部分轨道轰炸系统和可回收航天器能做的事情大致相同。我认为两者区别很小。”

事实上在过去几个月里,不少美国高级官员也做出了相似的暗示。

部分轨道轰炸系统其实并不新鲜。

这个想法在冷战期间受到苏联的追捧,现在似乎被中国接手。该系统的核心理念就是,让一种武器只部分地在轨道上运行,最终从不可预判的方向飞向打击目标。

中国目前所做的似乎是将这种系统和高超音速滑翔器结合起来,然后沿着外太空边缘飞行,躲避雷达监控和防御系统。

为什么中国要开发这种新系统呢?

杰弗里·刘易斯认为,“北京担心美国部署现代化的核武器和导弹防御系统,将消除中国的核威慑力。”

“如果美国率先对北京发起攻击——当然我们公开表示对此有所保留——美国位于阿拉斯加的导弹防御系统可能可以应对一小部分中国的核武器。”

史坦说,主要的拥核国家都在发展高超音速系统,但视角不同。这些不同的视角会让另一方的国家感到紧张,从而引发军备竞赛。

他认为,北京和莫斯科将高超音速武器视为洲际导弹失败后的一种补充。但美国计划将此用于打击重要目标,比如核武器操纵系统。美国可能会将其用于搭载常规非核武器弹头。

一些主张美国快速推进核武器现代化的人认为,中国最近的实验相当于“斯普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苏联成功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值得引起警惕和注意。

但也有专家认为中国类似实验并不会造成新的威胁。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核政策专家詹姆斯∙阿克顿(James Acton)说,至少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在中国可能的核打击面前就已经很脆弱了。

但他也指出,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密集开展这些旨在击败美国反导武器的项目,只会促使美国重新考虑,此前签署的限制反导弹武器的协议是否仍符合美国利益。

刘易斯强调,目前对美国来说,关键是要做出正确结论。

“我担心的是,就像911事件一样,由于吃惊和狼狈,加上恐惧和无力感,我们作出了一系列灾难性的外交决定,反而让我们更加不安全。”

“我们退出了《反导条约》(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事实上该条约对中国更具有约束力。”

美国的潜在对手现在都在努力寻求升级自己的核武库,实现现代化。

虽然相对于美国,中国的武器库规模还比较小。但美国存在对自己的反导系统、常规远程精密打击系统的担忧,催生了扩大核武库的呼声。

朝鲜问题分析家安吉特·潘达(Ankit Panda)注意到,与此同时,朝鲜也在积极寻求更新自己的核打击能力,以在今后的外交上增加砝码。

他表示,“这些年来,他们要求被美国平等对待,并将更加先进的核武器及导弹视为赢得尊重的途径。”

这些都让拜登政府在核武器领域感到愈加头疼。

从冷战时期沿袭而来的武器控制协议大多处于坍塌状态,同时美国与莫斯科及北京的关系日趋紧张,都对目前的事态没有帮助。

安吉特·潘达认为,对美国来说,在遏制武器竞赛方面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应该是讨论对战略导弹防御系统的限制,就像在冷战时所做的那样。

“把反导系统放上桌面,”他说,“才能让华盛顿从俄罗斯和中国谋求到有意义的让步,同时劝阻他们开发代价高昂的危险的核武器。”

**作者:乔纳森·马库斯(Jonathan Marcus),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战略与安全学院教授**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