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从未终结的苦难》吴祚来自述 34 北京的大事件与村庄小学校

**作者前言:**我想从童年写起,通过个人视角,体察大陆半个世纪以来的家庭与村庄、国家与社会,让台湾的读者对大陆党国与民间社会多一份感知。我的童年记忆可以追溯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之前,少年时代(1970年)“文革”开始淡化,并开始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1980年代读大学、读研究生,我在北京亲历了声势浩大的八九民运,最早一批进入天安门广场示威,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后来又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而遭免职,茉莉花运动时被拘审差点身陷囹圄。我想把个人亲历复述成为文字,让个人记忆汇入家国记忆库。大陆苦难的历史并没有终结,一切仍然在进行中,大陆知识人身陷精神困境,与大陆民众一样无力解脱,这些文字不仅为了不忘却,也希望给困境的同道们一份勉力。

在北京是天大的事情,到了村庄小学可能是微风吹池塘,荡起微漾,也可能是天上恶龙斗,掀翻小池塘。

1971年最大的政治事件应该是九一三林彪坠机了,这对毛泽东的形象、对中共的信誉都是巨大的打击,我当时小学二年级,学校接到上级通知后,就让每个班级的班长收交每一位同学的语文课本,然后集中在一起,在老师的指导下将林副主席与毛泽东的合影从课本中撕下来。

这是一幅当时常见的照片,毛与林亲密的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喜气洋洋的样子,照片下面写著‘毛主席与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检阅文化革命大军’,后来才知道,当时林彪被确定为毛的接班人,并写入中共党章。

对关心政治的人来说,林彪叛逃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意味著中共高层的分裂,伟大领袖的神话也破产了一半,但对小学二年级的我,只是觉得书被撕破了,很难看,因为珍惜字纸、爱惜课本是家长老师一再叮嘱的话。

林彪没有了,只是课本少了一页纸,对学校对村庄都没有一点影响,因为当时没有电视,广播也没有进入家家户户,所以波澜不惊。我们小伙伴们当时没有讨论林彪,却对林彪乘坐的‘三叉戟’充满好奇,不知道这种飞机长的什么样子。


曾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林彪(左),原是毛泽东(右)的接班人,却因政争而失势,在搭机出走时飞机失事身亡。(图:维基百科)

林彪事件本来是中共的丑事,但中共宣传部门却要利用它丑化林彪,把它变成毛的又一次伟大胜利,有关林彪谋反的‘571工程纪要’印成十六开的册子,下发到村庄,对村民来说,这一事变是与‘三国故事’一样的话题,没有人对林彪有阶级仇立场恨,林副主席接班不接班,不影响村庄四季与收成。我记得父亲翻看了,没有说什么,我也翻看了,但不知道里面在说什么。

**‘糖儿甜、糖儿香’背后的政治味道**

小学三四年级的村庄小学生,对林彪事件没有兴趣。但上级一会儿要好好读书,做有知识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批读书无用论,一会儿又来一轮批资本主义教育复辟,小学老师们觉得莫名其妙,无所适从,这些运动直接波及到我们学校的教学与活动。

现在我们才知道,是中共高层在进行另一番较量,

林彪事件之后周恩来主持中央工作,因为中美开始接触,连翻译人员都要从下放劳动的右派中找回(从劳改分子中找回著名翻译家翼朝铸),为中共培养人才成为迫切需要,周提出:“对学习社会科学理论或自然科学理论有发展前途的青年,中学毕业后不需要专门劳动两年,可以直接上大学。”这使许多地方开始重视教育,阶级敌人破坏教育的故事也就随之出现了。

1972年完成拍摄的动画片《放学之后》,批判‘读书无用论’:剧中的坏分子黄一郎教孩子们唱‘坏思想’的歌曲‘糖儿甜、糖儿香,吃吃玩玩喜洋洋,读书苦读忙,读书有个啥用场’,当年我们唱这个儿歌觉得有趣,哪知道背后涉及到上层的路线斗争?

共产党的内斗,其实是培养又红又专的党国奴才,与培养红色奴才的观念之争,动画片《放学之后》显然是周恩来的授意之作,提倡读书无用论的黄一郎是黄鼠狼的谐音,而动画中一位正面角色是周伯伯,他反对读书无用论,其用意也是不言自明,后来江青提出批林批孔批周公,‘周公’也是暗指这位‘周伯伯’。


中国共产党于1972年完成拍摄的动画片《放学之后》内容主要批判‘读书无用论’。(图取自Bilibili)

**天上恶龙斗 掀翻了小池塘**

1971年年4月15日至7月31日中共在北京举行的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没有召开人大与政协会议,这样的会议居然开了三个半月),对文革前十七年的教育进行全然否定,强调知识分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是毛泽东、江青等主导的政治路线,所以周恩来主政之后提出红色人才的专业性教育受到大批判,被视为资本主义教育“回潮”、“右倾复辟”,1973年夏把文化考试中交白卷的学生张铁生捧为“反潮流英雄”。

当时我小学四年级,白卷的故事在课堂上被老师讲述,但并没有影响课程教育,它只是‘别人的故事’,没有变成我们的‘事故’,但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像我们乡村小学这么处变不惊,河南一位初中生因英语考试而自杀,是通过老师传达上级文件通告的方式,传达到每一位小学师生,这就是著名的马振扶事件:1973年7月唐河县马振扶公社中学初中二年级生张玉勤,在期末英语考卷的背面写道:‘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会ABC,也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被校长公开批评后张玉勤自杀身亡。

江青看到简报后后声称“我要控诉”,中共中央下发了“现场调查报告”的文件,把这件事称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进行复辟”的典型,运动式的打击随之自上而下展开,当事的校长被判刑,还牵连出280人被整处,张玉勤被追认为“革命小将”、立碑纪念,碑文是“胸怀朝阳战恶浪,敢把青春献给党”。

天上恶龙斗,掀翻小池塘,江青与周恩来的路线斗争,一所中学的个案被弄成一场政治运动导火线,但这场政治运动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式追究,所以难以在全国像红卫兵造反运动那样造成巨大的冲击。

**延伸阅读**
从未终结的苦难》吴祚来自述33 大陆“文革”时期的小学校
从未终结的苦难》吴祚来自述 32 村庄里的“解放军”
从未终结的苦难》吴祚来自述31 解放军被美化与神化

作者》**吴祚来** 专栏作家,独立学者,八九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杂志社社长,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被免职,现居美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