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不管是“政治家办报”或“党媒姓党” 只能有唯一的声音实在好恐怖

10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征求意见》提及“其中包括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等”,为什么“负面清单”发布会引发热议呢?

市场化的党媒官媒不断没落,摸索公有资本、非公资本在内的深度融合后,出现回光反照现象。不过,中共想防止藉媒体融合发展之名淡化监管,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近几年,新闻机构把一些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帐号外包出去,导致中国新闻机构商业化严重,也失去了“党媒姓党”的新闻立场神圣性。

**中共紧缩资本不许涉足行业的准则和规定**

“负面清单”必须看懂“党媒姓党”的原则不能变,看懂新闻必须为中国民族伟大复兴服务,必须为坚持共产党的基本价值观服务,那就不能让传媒商业化继续恶化。因此,第一步就得处理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是若干非公资本控制的媒体出现的那些乱象。

中共认为中国现在出现一种危险,有些媒体在人民群众看著是党媒、官媒,其实这些媒体加入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新媒体和明目张胆地批评诋毁中共的公知不同,新媒体并不直接发表攻击党和国家的言论。

不过,一旦谈及有关中共方针政策的内容,这些新媒体就开始利用春秋笔法来针贬有关方针政策,为自己牟利。“负面清单”剑指乱象,除了从源头斩断利益链,另一方面,进一步引导和鼓励公众帐号资讯服务平台和生产运营者大力生产对党有利资讯内容价值。

**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是意识形态斗争**

中国的新闻事业是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指导下的党性和人民性的统一,是党和人民的喉舌,担负著反映舆论、引导舆论的重要任务,不同于民主国家媒体的第四权角色。

与此同时,网路的发达又伴随出现了资本控制媒体平台、大量的非公资本从事新闻编采业务的现象。也就是说,被资本控制的媒体一方面为了赚钱,一方面控制舆论,结果就是奴役人民,却无法为共产党服务。

在媒介市场化、产业化的背景下,中共认为“人民群众”变成了媒体消费者,变成了少数人赚大钱的工具,媒体成了资本权贵集团自我推销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舞台。

**媒体平台国有化是中共当务之急**

过去毛泽东有个说法,叫做“政治家办报”,习近平上台后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是“党媒姓党”。近几年,中国的自媒体行业良莠不齐,各部门各平台也在积极落实“清朗行动”,不断进行净化网路环境。中共想要防止有心人利用热点事件进行过度炒作,或者趁机制造焦虑,下一步就是会对自媒体加强管制。


毛泽东阅读《人民日报》,摄于1961年。(图:Wikimedia Commons)

对中共而言,不断完善自身审批管理中的不足,所以要跟进监管。而舆论阵地建设中的不足,中共必须增强把关能力。同时,非公资本以往那些不合规范的投入,阿里巴巴劣迹斑斑,必须要即时清理。

直言之,马云深耕重要的媒体集团,入股财新,增持新浪微博,与新华网合办新媒体公司(新华智联科技公司),和新华旗下的《经济参考报》《中国证券报》《现代快报》《瞭望周刊》《半月谈》等报刊杂志建立良好关系。

**中共出手了,阿里媒体帝国还撑得住吗?**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媒体帝国,通过资本投资收购,从传统报刊到新媒体、从图文媒介到影片网站,覆盖面非常广。中共无法接受阿里巴巴居然可以操控舆论,例如天猫总裁蒋凡被爆出轨,上了微博热搜,没想到很快被删了。今年8月阿里巴巴爆发女员工被侵犯事件,原本阿里巴巴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女员工被迫到处求助,最后才引爆舆论。

直言之,官媒党媒关键是思想统一、信仰坚定,而当前久病难治的背后,仍是庞大畸形的利益链条。中国国家发改委通过这个技术性的“负面清单”规定,尽管还没有解决问题,但是已经画出红线进行亡羊补牢。

延伸阅读

→辱华车贴会让中国倒?爱国烂片能让中国强? 中共统治还是依靠仇恨和盲从
→可悲可叹 “流量经济”让中国网红的心理和身体都病了
→“盲盒经济”反映了中国人民被资本控制下的畸形心理

作者》**吴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副教授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