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坛新星陈敏尔是习近平亲信


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

江迅、袁玮婧

被视为习近平亲信的“之江新军”核心成员陈敏尔出任重庆市委书记,有望在十九大进入政治局。他口才超群,文笔出色,出任贵州省长时,经济增长速度跃居全国各省市区第一位。

尘埃落定,当年如日中天的政治明星七月二十四日突然陨落。这场突变强烈冲击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就像五年前重庆突然失去薄熙来,五年后重庆又突然失去孙政才。对于这座山城而言,这可能只是一个巧合的轮回。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在中共十九大前夕突然落马受查,取代他主政重庆的是原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五年前,他才跻身正部级,而今已经一只脚踏进中央政治局门栏。重庆是直辖市,市委书记是中央政治局的当然成员。不过,更有舆论声称,在中共十九大上,陈敏尔跨入政治局常委行列,也不是不可能。由中央委员一步入常,不是没有先例,中共十七大有习近平、李克强两人先例,当时习已任正部级官员七、八年,李有十四年正部级经历,陈敏尔一旦成为入常“黑马”,仍是一项新纪录。陈敏尔被视为习近平亲信的“之江新军”的核心成员。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是日晚新华社发布的会议报道中,结尾有一句:“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深谙大陆政坛官方语言的人士都知道,政治局会议“研究其他事项”意味著讨论决定了与人事有关的议题。次日中午,新华社发布获各大门户网站几乎同时转载的消息:“日前,中共中央决定,陈敏尔同志任贵州省委书记”。此次人事调整系二零一五年以来第三个省级党委“一把手”调整,陈敏尔由此成为继广东的胡春华、重庆的孙政才之后,第三位“六零后”省级党委书记。中南海政坛一度有“三驾马车”之说。胡春华和孙政才知名度高,人们知道已被确定为第六代接班人培养,新奇的是,这第三者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知名度不算高,中共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二零一二年才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一系列迹象表明,陈敏尔越来越抢眼。于是舆论认为,陈敏尔是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

生于一九六零年九月的陈敏尔,是浙江诸暨人。诸暨在浙江因其盛产军政高官而有“诸暨帮”之称。如已故教育部长何东昌,原四川省长、现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蒋巨峰,原浙江省长、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吕祖善,原浙江省政协主席、现任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国富,原海军副司令员金矛中将,原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政治委员葛焕标中将,原重庆市长、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原国防大学校长张仕波上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原公安部副部长、现任国家网信办副主任陈智敏等都是诸暨人。进入新世纪后,尽管诸暨出过四位省市长,即蒋巨峰、吕祖善、黄奇帆、陈敏尔,但出任省委书记,陈敏尔尚是第一人,因此将陈敏尔称之为“诸暨帮”新的领军人物,一点不为过。

在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后的一九七八年,陈敏尔考入绍兴师范专科学校求学,毕业后他留校任学校宣传部干事,后入绍兴市委党校担任理论教员。陈敏尔讲话风格条理清晰,逻辑严密,不仅概括能力极强,而且思维敏捷,观点新锐,很有标准“绍兴师爷”风范。当面聆听过他讲话的人,无不为他出众的口才所折服。陈敏尔还写有一手好字,他的书法笔墨酣畅,浑厚潇洒,颇见功底,其造诣可比肩书法家。

一九八四年初,陈敏尔进入绍兴市委宣传部工作,开始弃教从政,三年后,不到二十七岁的陈敏尔就出任绍兴县委宣传部长。在绍兴历练的十年里,他先后担任绍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绍兴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不过,一九九六年绍兴市党代会一次选举中,原本组织上提名陈敏尔兼任绍兴市委常委,但选举结果出人意料,本来作为差额后备的嵊州市委书记阴错阳差地被选上,而在绍兴市政治地位更高的绍兴县委“一把手”陈敏尔却落选了。在中国官场有俗话说:组织让你上你就上,组织不让你上你千万不能上。从此,那位被选上的嵊州市委书记在仕途上开始走下坡路,翌年就被“发配”到偏远的海岛市舟山担任副市长,后以下海作别政坛。在中国独特的政治生态环境下,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陈敏尔却“因祸得福”,开始加速跃升,先晋升绍兴市委常委;后转战浙江经济大市宁波,担任宁波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接著赴省城杭州出任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两年后晋级省委宣传部长,二零零二年六月跻身省委常委之列。从正处级到副省级,陈敏尔仅花六年,他成了中共浙江省委第十一届常委会最年轻常委,第二年轻的黄兴国比他大了六岁。

曾采写多篇深度报道

二零零一年底,陈敏尔任省委宣传部长五年半,中共宣传工作对他而言是熟稔的老本行了,超群口才和文笔出色,他在这个岗位上如鱼得水。在担任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社长时,他以“本报记者陈敏尔”署名,采写多篇深度报道,《浙江日报》第一版品牌专栏《钱江浪花》上的《千年之交看“万向”》、《分水镇:圆珠笔写出大文章》是其代表作。在陈敏尔出任省委宣传部长五个月后,习近平出任浙江省委书记。熟悉习近平的人都知道,习是异常重视宣传特别是重视新闻舆论工作的官员,作为省委班子的“班长”,习近平与“副手”陈敏尔共事多年,对陈敏尔的工作能力和为人处事颇为赏识。习近平人事政治的一个特点是偏好提拔使用自己曾经工作过的浙江、上海这些地方的人。

习主政浙江期间宣传大将

习近平在主政浙江不久,即二零零三年二月,在《浙江日报》头版左下角固定版面开设了特色栏目——《之江新语》,并以“哲欣”笔名,取“浙江创新”之意,发表一系列精悍的政论短文,每篇三五百字,讲明一个道理,要言不烦,意尽言止,每周刊发一篇,持续到习近平离开浙江的二零零七年三月,累计刊载二百三十二篇文风清新的时评短论。这一项目的幕后策划和操作手,陈敏尔都费心颇多而功不可没,他由此被称为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宣传领域“吹鼓手”、“政治化妆师”。二零零七年五月,《浙江日报》多番征求习近平意见后,以《之江新语》为书名,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将所有文章结集出版,将近七年后,即二零一四年初突然火爆中国,一本书七年后成为热点,在中国出版史上也属相当少见的现象。

二零零七年六月,浙江省委换届后,陈敏尔转岗出任常务副省长。二零一一年八月,省长吕祖善因年龄到岗卸下省长职务,浙江省委专职副书记夏宝龙顺位晋升省长。当时人们都以为陈敏尔会接任夏宝龙留出的副书记职位,但结果是比陈敏尔年长一岁的省委秘书长李强出任浙江省委副书记,两个月后,即二零一二年初陈敏尔离乡远赴西部,出任贵州省委副书记。当时,有台港媒体认为陈敏尔是“黯然”离浙入黔,政治前途不被看好。

其实,中南海使用后备干部有一个默契,即让信得过的官员,放到西部困难恶劣环境岗位上“压担子”,经历一番历练和考验,这是中共对后备官员的一贯要求,是对官员的一种重用。在中共十八大之前,将陈敏尔外调贵州,正是中央高层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一项人事布局。

初入偏处西南一隅的贵州,尽管协助省委书记栗战书工作,尚未主政一方,不能施展其全部的才华,但比习近平年轻七岁的陈敏尔,以开阔的视野、开放的理念以及浙江人特有的精明、能干、务实为贵州政坛注入了新的活力。陈敏尔到贵州工作的第一年,贵州党政“一把手”经历了大变动。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案发,贵州省委书记,也是习近平任河北正定县委书记时的老朋友栗战书“临危受命”,执掌中央办公厅,成为中国最高的“大内总管”。栗战书上调中央后,省长赵克志被任命为贵州省委书记,兼任省长。陈敏尔尽管仍任省委副书记,但分管工作范围悄然已作调整,开始更多地接触原本应由省长直接管辖的经济工作。陈敏尔工作范畴的扩展,得益于赵克志政治上的开明与豁达。赵克志深知陈敏尔接任省长是迟早的事,也乐见比自己年轻七岁的身边能人分担肩上的重任,在赵克志省委书记、省长两副重担一肩担的五个月里,赵主动放手,陈敏尔提前步入“准省长”实习期,两人联袂共事融洽。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十八大在京闭幕,会议选举产生十八届中央委员会,陈敏尔是新的中委成员中唯一的省委副书记,也是唯一的副省级高官,擢升正省级指日可待。一个半月后的贵州省人大常委会接受赵克志辞去贵州省长的请求,全票通过陈敏尔为贵州省副省长、代理省长,翌年新年伊始,陈敏尔去代扶正。

作为中国唯一一个不沿边、不沿海也不沿江的西部内陆省份,贵州长期以来经济发展较为落后,与浙江相比更有天壤之别。奋力冲出“经济洼地”,是陈敏尔执掌省府的首要任务。作为负责全省经济运行的主官,陈敏尔履新头年就以一系列的治黔举措,交出一份满意的经济答卷:经济增长速度跃居全国各省市区第一位,这也是自改革开放以来贵州省年度经济增速首次位居全国“榜首”。在贵州这样一个“经济洼地”,如何实现经济“逆袭”增长,后发赶超,更能考验一个干部的聪慧与才智。

另辟蹊径贵州弯道赶超

陈敏尔主政经济工作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仅善于依托和整合贵州资源禀赋,而且擅长发挥贵州后发优势,另辟蹊径,力破陈规,无中生有,弯道赶超。最能一窥经济才俊“陈氏施政风格”的,无疑是“云上贵州”的落地与快速崛起。随著“互联网+”上升为国家战略,当其他省市还在思索“大数据是什么”时,陈敏尔早已敏锐地发觉大数据、云计算运用的诱人前景,正在带领自己的团队探索“大数据该怎么做”了,并且将此作为贵州经济后发赶超的重大机遇,打开了大数据发展之门。全国首个省级数据云服务平台“云上贵州”落地开花,形成电子政务云、工业云、智慧交通云、食品安全云、智慧旅游云、环保云、电子商务云等一朵朵“祥云”。“论大数据言必谈贵州”。

在陈敏尔的运筹帷幄下,短短两年,“云上贵州”风起云涌,大数据产业发展“一日千里”,成为全省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助推贵州发展“弯道取直”。二零一四年,贵州电子信息产业创经济总量一千四百六十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六十二,占全省GDP的百分之十五点八。陈敏尔对经济工作敏锐的前瞻性和非凡的经济才能,在“云上贵州”的风生水起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二零一五年七月,烙有周永康“身边人”印记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成为十八大以来第一位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紧急调赴京畿重地救火。陈敏尔接棒赵克志出任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赵克志连续两任贵州省委书记,或进京或外派,均属“临危受命”,这在中国政坛相当罕见。

七月十五日,重庆宣布中央决定,陈敏尔出任重庆市委书记。翌日,陈敏尔探望重庆六位老领导:原市长王鸿举、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陈光国、市政协原主席邢元敏、市政协原主席张文彬、市委原副书记甘宇平、市政协原主席刘志忠。人们正关注他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肃清多年来的“薄熙来、王立军遗毒”。

亚洲周刊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