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立法会选举】民主党不派员出选立法会 香港泛民参政之路完结?

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倘馀1个月截止,昔日选前各党竞逐“出战”热闹场面不再。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和新选举制度下,大部分泛民选择“躺平”,无人参选,包括民主党,外界料下届立法会变相“清零”。其中,表明不参选的社民连,其外务副主席周嘉发向本台称,质疑“有谁去选?有谁敢选?”他慨叹,泛民在议会内外“夹击”推翻不公施政的情境不复再,忧虑议会欠缺市民属意的代表,市民会深受其害。

备受关注其参选意向的民主党,周一(11日)宣布,为立法会选举而设的党内甄选机制提名期截止,没有党员提交报名表格,将不会派员参选。民主党主席罗健熙称,未来继续地区工作,希望党友继续“一齐行艰难慨路”;而主张民主党应参选的元老李华明,就批评要取得40个提名门槛过高,将思考会否退党。

**民主党不派员出选立法会 林郑:不评论**

对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指不会评论,强调“在完善选举制度下”,欢迎不同政治立场人士参选。

林郑月娥说:每一个政党是否认为在某一场选举,鼓励党员参选不是由我来去说,我只能说我们在完善选举制度下,仍欢迎不同政治立场、看法人士参选,只要他能满足爱国者的要求。

**社民连周嘉发:以言入罪没改善 官方选举形同虚设**

属激进民主派的社民连早于6月议决抵制选举,是泛民首个就选举表态的党派。社民连外务副主席周嘉发向本台称,认为在国安法下,面对严苟且不公平的新选举制度,风险处处,即使当选亦随时会被DQ,民主党不参选决定是“相当易理解”,即使下届区议会,泛民亦难见有参选空间。

周嘉发说:参选人、选民都没有安全感,只要你的政见与政府不一,不论结果胜负,都要付出沉重代价。如在参选时,被发现某言论令政府不悦,即使已DQ,亦可用其他条文控告,在以言入罪情况没有改善时,官方选举渠道形同虚设。现在1个月后提名就结束,完全不知道甚么人出选。过去可能有20张名单竞争9席位,大家“争崩头”,现在一片死寂。

**议会失“洗牌”机会 难再贴近民意**

周慨叹,选举本来透过一轮“洗牌”机会,让议会更贴近民意,2019年区议会选举泛民“大翻盘”,正是民意向政府和建制垄断议会表达不满的实例,惟港府经连串DQ和大搜捕泛民,市民属意的参选人都无法参选,议会广泛代表性成疑,认为港人都不会认同今次选举结果。

问及作为极少数非建制人士“入闸”选委会的新思维主席狄志远,早前称他在内的3至4名党友表明会积极考虑参选,可在议会内以“中间派”角色作港府、建制和泛民的沟通桥梁。周嘉发质疑,泛民已损兵折将,不少领袖都入狱,“有何泛民单位让他沟通?而政府都不过问泛民意见”。

周嘉发说:可代表市民声音的团体都逐一被瓦解。很无奈,日后可能会有被安排的民主派去代表市民,所以社民连都坚持发声,不希望有人欺世盗名或讹称可代表某光谱。

**泛民和市民都欠发声渠道 民怨终会再爆发**

对于泛民未来在香港的角色,周叹言以往泛民的议会抗争、街头抗争场面不复再。由于支联会、职工盟、教协、民阵等相继解散,在国安法下,未来泛民间合作机会亦不多。故各党派只能在社区中就教育、民生议题,服务市民。

他形容,现处于“窒息”环境,泛民和市民都欠缺发声渠道,“就算在网上发表政见都不敢”,塞碍政府施政的改善,前景堪虞。

周嘉发说:若有不合理的施政,再想利用议会内和街头抗争,联合抗争去尝试改变局面,这些都没有了。唉,对政府、市民和各组织,都是“三输”局面。本来各组织、代议事将民意带入议会,令政府施政可更为合理、贴近民情,现在没有了,政府都要付出代价。现在(政府)只听到的意见,来自只为表忠、拍马屁,不会有好结果,市民的怨气亦只会加深,长期而言都,民怨都会爆发。

**民协周四决定立法会参选意向**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将于12月举行,其提名期由10月30日至11月12日结束,惟目前,泛民各党派仍未有人表明出选,当中不少保持沉默。

“泛民47人初选案”中,一直被视为立法会出选人马的杨岳桥、郭家麒、谭文豪均因被捕而退党,公民党更曾一度传解散。公民党主席梁家杰8月就参选曾说,该党“选举政治之路,已经行尽了”,但仍有公民社会的角色,冀可“觅路同行”。

另民协将于本周四(14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决定是否派人参加立法会选举。

记者:李智智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