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联合国已被党国化!中共入联50年不仅领导决策 还完全掌握附属机构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国)取代中华民国(台湾)在联合国的中国席位五十周年。 中共72年的统治一直压制人民行使自由意志和表达,剥夺公民定期、公正和真正的普选权利。 那么没有任何合法性的中共政权如何利用二战后世界政治格局的演变占据联合国席位?中共如何藉冷战后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逐步提升影响并重塑联合国?

**中共拉拢联合国成员国的伎俩**

1944年,二战即将结束,中华民国作为四个主要国家参与了联合国的筹建。 次年,联合国成立,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代表中国,成为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1949年,中共在中国大陆军事胜利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政府退居台湾。自此两个政权开始了22年争夺联合国的中国代表席位。

1950年代,中共主要依靠苏联在联合国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取替中华民国代表席位的投票。 中共同时以“反帝”和“反殖民”为口号,与 新独立的前殖民地国家建交。 例如,中共承认了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阿尔及利亚政府使中共国以发展国家地位与77国集团保持了密切联系。 在此期间,反对中共代表中国的数量大致没有改变,而支持中共的国家增加。 但支持票数一直未过半数。

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 因支持中共而获大量援助的阿尔巴尼亚每年在联合国延续苏联提案。1970年,加拿大、义大利、智利、赤道几内亚与中共建交,四国在联大阿尔巴尼亚提案中全部投了弃权票,使支援中共代表中国的票数超过反对票两票。

1971年,尼克森政府为联合中共对抗苏联,也希望中共帮助美国扭转越战颓势,承诺保障不反对中共获取联合国和安理会席位,放任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提出的2758号草案;美国未使用否决权保障中华民国不被从联合国驱除,也未坚持以南北韩或东西德模式推动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双重代表权。中共不仅占据了代表中国的席位,也导致了联合国首次将创始成员国中华民国(台湾)排除在外。 常任理事国成员民主国家英国和法国更无视中共没有任何正当性代表中国,自此中共开始重塑联合国。

**中共在联合国争夺话语权**

中共占据联合国席位的初期影响,主要通过有选择性地进入相关主要机构和使用联合国词语, 以防止其统治下的人民增加权利意识并质疑中共的非法统治和占领。 比如,中共拒绝加入联合国托管理事会,以此否决殖民地香港和澳门人民的自决权。此外,中共拒绝中华民国签署的主要公约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也避免使用《世界人权宣言》中的人权话语定义和论述 。在使用人权词汇时,中共以《联合国宪章》主权概念对人权含义予以置换, 声称“主权高于人权”。 中共一方面声称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另一方面将仍处于殖民当局统治下的香港和澳门从联合国的非自治领土名单中删除。

六四后,中共通过在联合国文件中增加修辞赋予自定义的国际话语,主要特征是以“国家控制”、“社会稳定 ”和“发展”置换“普遍(适)人权”。 2015年后,中共使用党化意识形态系统地改造联合国语言。 例如,“人类命运共同体”源于中共领导花瓶党的话语“休戚与共”,以此作为中共领导人类的模式。“发展是重要人权” 源于邓小平“发展是硬道理”和中共的人权解释 “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以发展和生存肢解人权理念的不可分割原则。

**中共以党国模式塑造联合国主要机构**

中共通过联合国主要机构安理会、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国际法院和秘书处影响其运作。2000年后,中共利用经济手段和政治伎俩,逐渐占据了联合国主要决策机制的领导位置,并通过国与国双边经济杠杆确保相关国家支持中共在联合国的霸权。中共资助了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捐款10亿美元,换取了对这个基金会的控制,并使联合国主要机构 直接背书“一带一路”,将其称为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联合国重大议题一般都是通过安理会通过的,中共以否决权和替代方案施加影响。1990年后,中共多次使用安理会否决权支持专制盟友或惩罚与台湾建交的国家,而以替代方案(有时与俄国联手)使专制政府如缅甸、苏丹、辛巴威、叙利亚、朝鲜和伊朗免于被制裁或减轻对其制裁的程度,使这些国家加深对中共的依赖 ,中共国与上述国家数年来贸易额在五个理事国中一直保持第一。 为防止安理会权力分散,中共与其他4个常任理事国沆瀣一气,防止增加新的常任理事国如印度;而在气候变化和货币议题上与印度、俄罗斯、巴西、墨西哥保持一致,以保持在安理会中的主导地位。

如果说中共是安理会的三霸之一,那么其在联合国另一个主要机构经济社会理事会及附属机构中是一党独大。 中共官员自2007年以来一直担任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的最高官员。 虽然联合国官员被称为“中立国际公务员”,但是这些中共官员主旨是保护党国利益和对党忠诚并输出这类意识形态和增强话语权。 在联合国专门机构竞选领导人期间,中共威胁以贸易成本换取选票使其官员当选。 目前在这些主要机构中,中共官员占据了最多的职位,超过了安理会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出任官员的总和,中共也支持对其臣服的其他国家官员出任相关官职 ,如保障谭德塞出任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

中共以党国模式塑造的联合国推行全球治理。 例如,在全球新冠疫情期间,中共限制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的正式多边协调,使全球疫情恶化、时间拖长并导致产业链陷于持续危机中。中共在联合国最频繁地拖延和阻止独立民间组织申请经济社会理事会谘询地位,试图扼杀民间社会的国际空间,对表达自由和公民社会的镇压扩展到全世界。

**延伸阅读**

→当年美日保台力推双重代表权 却被说成哄骗 美曾怒批蒋:活在过去的幽灵
→总统:台湾若加入联合国 定能为世界做出更多贡献(影音)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数学系期间,是北大“民主沙龙”主要成员,八九民运爆发后成为北高联常委,“六四”后被捕入狱十七个月。1997年辗转流亡海外。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居英国伦敦。2017年曾来台在中研院担任访问学者。是“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