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财经] 让厂商、劳工共好!基本工资调整 应注意物价的快速上涨

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将于今日召开,讨论明年基本工资的调整幅度,基本工资的制定主要是为了保护基层受雇劳工的生活所需,因此,经济成长的表现以及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变化往往是基本工资是否调整的重要指标。上述两个重要的经济指标虽是多数人认同的参考指标,但是,由于劳资双方对于经济统计数据的解读方式不同,因此,双方对于基本工资的预期调幅也有不小落差。

首先,就经济成长率而言,根据主计总处在八月对于今年全年台湾经济成长率的预估值为5.88%,因此,社会舆论即出现经济成长率应该调整6%或8%以上的声音,但是,就国内生产毛额(GDP)的衡量方式而言,由于劳动、土地、资本与企业家能力等要素所贡献的报酬均会被计入国内生产毛额中,因此,将经济的正向成长均归功于劳动的调整方式就如同忽略了其他要素对经济的贡献,换句话说,将经济成长率的高低直接简化为基本工资的调幅并不客观。反之,过去许多工商业界代表忽略我国经济成长的事实,而不调整基本工资的做法也不符合企业社会责任。


劳团再赴全国商业总会及工业总会所在大楼前陈抗,强调基本工资应调升至少8%,每年维持调幅才能落实蔡总统所提任内基本工资3万元的承诺。(谢佳兴 摄)

其次,就物价上涨幅度而言,主计总处在八月所公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为1.74%,但是,主计总处在本月6日公布9月CPI年增率已上升至2.63%,更创2013年3月以来新高,虽然我国央行不断强调物价上涨只是短期现象,但是,随著美国联准会对于物价上涨为短期现象的看法已经改变外,纽西兰央行也因担心物价上涨而升息,换句话说,物价的上涨应非短期的现象。特别是在缺柜、塞港与中国限电等多个不利因素下,全球供应链所面对的不确定因素增加,当供应链中的厂商无法如期出货或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才可以出货时,在市场需求不变下,最终产品价格上升的方向是确定的。此时,为了要避免基层劳工因为物价上涨而影响其生活的情况,物价的上涨往往会是各国考虑基本工资是否调整的重要考虑指标。

因此,基本工资的调整应同时考虑上述两个指标且了解衡量指标的评估方式,才可以制定出较符合实际就业情况的基本工资。

再者,我国经济成长率在近几年虽有不错的表现,但是,在五月中旬本土疫情爆发之后,国内的内需市场是持续恶化,出口部门的表现则依旧正成长,换言之,今年出口部门对于经济成长的贡献比然大于内需服务业部门。当出口部门的经济数据表现亮眼,但内需部门的成长不如预期时,就出现不同工商团体对于基本工资是否调整与调幅的做法有许多争议。例如,出口部门的制造业面临缺工问题,受冲击的内需服务业则出现无薪假的情况,这也使得劳基双方对于基本工资的调整有不一样的看法,经济发展不均对劳工的影响是政府必须要审慎注意的。

最后,就台湾而言,我国去年经济成长的表现优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今年的经济成长率也预估接近6%,因此,提高基本工资的方向应是确定的。例如,全国工业总会在10月7日发布“制造业对于调升基本工资意向调查报告”指出,多数企业不建议调涨基本工资,93%受访业者仅能接受3%调幅。因此,提高基本工资是确定的。然而,内需服务业与制造业部门的表现有所差异,因此,基本工资的时薪调幅应反映客观的事实,亦即,时薪的调幅应该小于月薪。我们期待,基本工资的适度调整可以让厂商与劳工共好。

作者》**蔡明芳** 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与经济系合聘教授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