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大校友:学生会是“被迫解散” 学生报:“只是停止运作,没有解散”

中大学生会代表会全体代表请辞,周四(7日)宣布学生会解散。中大学生报晚上发表声明,指出“解散”与“停止运作”有别。有中大的海外校友,兼学生会的前会长就对本台表示,中大学生会是“被迫解散”,妄图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的地位,除触犯香港法律下的《大学条例》,更是中国及国际高等教育历史上,证据确实的历史性民族罪行!根据《中文大学条例》,学生会会长为教务会的当然成员,学生会解散后是否需要修例?目前中大校方未有回应。

现身在美国华府,香港中大校友会联会第一届干事,兼中文大学学生会第七届会长陈咏智向本台表示,学生会是因为受到大学校方,要改向政府另行登记成为独立的注册团体,因而被迫解散。他回首50年来,中大各书院的学生会,以及1971年始成立的中大学生会,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一直抗拒和揭发殖民地的奴化教育,并积极参予社会社区的服务,学生会对民族迭连作出了时代性的贡献,他痛心此刻中大学生会要被迫解散。

陈咏智说,中大学生会 “放眼世界、认识祖国、关心社会、争取同学福利”。1984年香港回归之前,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领导人亲自覆函中大学生会,表扬青年学生的爱国情操。 此刻回归后,殖民地馀孽竟公然违反香港法律(《中文大学条例》) 妄图不承认中大学生会在校内自创校以来,所依据大学条例法所衍生的法定地位,已是明显触犯了香港法律下的大学条例法。在中国及国际高等教育历史上,他们更是已被自我审判、被自我定罪为触犯了证据确实的历史性民族罪行!

根据《中文大学条例》,学生会会长为教务会的当然成员,学生会解散后是否需要修例?目前中大校方未有回应。另外,香港众新闻报道,目前由校方代为管理的学生会银行户口,存款据悉达8位数字,如何处理也有待校方回应。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区倬僖就表示,学生会半世纪以来承传的传统、经验和资料,都是无可取代,今次被逼解散,意味学生再没有参与学运、社运的空间。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说,中大学生会解散,会带来骨牌效应,令其他学生会走上类似命运。

中大学生报在(7日)晚上回应,解散学生会关乎全体中大学生利益,需以全民投票方式决定。学生报的声明说,“学生会只是停止运作,没有解散”。“解散”一词隐含更深远的影响,即学生自治不复存在,学生会属下组织将交由学校接管。“停止运作”则代表学生会现为架空状态,架构仍然存在。

学生报表示,目前形势足以作为学生会干事辞职的理由, 他们也是人啊!但反对将“停止运作”的决定表述为“解散”。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