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治] 新首相新思维(二) 新常态下的地缘政治与台日关系

《编按》岸田内阁启航。日本国内的政经局势将产生甚么不同面貌?因此引发的国家安全、地缘政治与经贸互动,又会有那些值得观察的面向?台日友好的现状又会有甚么改变?在在都值得我们加以关注。由亚东国会议员友好协会、台湾日本研究院与中央广播电台,于六日共同主办“新首相新思维-日本政经情势与台日关系发展”座谈会,并邀请到亚东议员友好协会会长郭国文立委、台湾日本研究院李世晖理事长、陈文甲教授、林贤参教授、谢文生专家、雷明正副秘书长参与讨论之外,并发表以下系列专文,在央广新闻官网完整呈现。


**岸田政权来自安倍等派阀大老**

新任日本自民党总裁及首相岸田文雄,首先于9月29日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胜选为第27任总裁,嗣后于10月4日的临时国会中被指名为伊藤博文以来的第100任首相,于焉岸田政权正式展开。岸田氏之所以在自民党总裁一役中,击败了初期选情看好及拥有较高民意支持的河野太郎,主要在于安倍氏灵活操作选举制度的巧门,以及有效“合纵连横”党内保守势力,复制 2012 年对石破氏的第二轮逆转胜的经验;亦即先行推出高市早苗及野田圣子瓜分河野氏的选票,确保无人能在第一轮选举无法过半后,嗣第二轮岸田氏与河野氏的对决,将原本支持高市氏及野田氏的选票全部转为支持岸田氏,最后在绵密的“河野包围网”权谋下获得胜选。显见,在2020年9月以后不再是首相的安倍,并无自此退出日本政坛,而是以“大御所”(おおごしょ)之姿操纵菅义伟后,再行推出岸田氏,以为自家派阀巩固执政而凿凿有据。

**岸田延续安菅“亲美友台抗中”路线**

岸田首相胜选主因在于派阀大力支持与选举策略奏效,同时符合党内派阀及美国利益的政治立场也是重要的因素,咸信岸田首相执政后,在安倍大老及美国的指导之下,内政和外交上将走安全与稳健的路线,包括在内政上会加强防疫和经济振兴工作,外交上会延续安菅政权的“亲美友台抗中”路线,所以将在坚实的美日同盟基础之下,持续配合美国以“结盟、制裁、武器”等外交手段对中国进行“围堵与对抗”,同时也会加强日台的地缘依存关系,以符合当前日本国家安全利益。而究岸田氏于胜选后的主要党政人事安排,除了论功行赏并兼顾派系平衡之外,自民党的副总裁麻生太郎,党四役为干事长甘利明、政调会长高市早苗、总务会长福田达夫、选举对策委员长远藤利明,内阁名单中的防卫大臣岸信夫及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均获得留任),上揭人士除与安倍氏关系密切外,并同具“亲美友台抗中”的路线。

**日本始终坚定追随美国**

岸田政权如何长治久安,当然需要党内派阀安倍等大老的持续支持,而来自外部的美国力挺也相当重要,原因在于“美日同盟是日本永续生存与发展的基石”。所以在这个日本二战以后就律定“唯有通过获得美国的信任及支持,才能达到日本国家利益的最大化”的“追随美国”的不二法则下,战后日本的历届政权从东久迩宫稔彦王政权,到安菅政权,外交政策始终以“强化美日同盟”为首要,当然一切都要以“美国的意志为意志”,举凡强人政治的安倍晋三任内都没办法改变,何况是安倍的继任者菅义伟及岸田文雄更是无法自主,有如从安倍晋三到菅义伟,日本的外交主旋律都是“亲美友台抗中”。

**新常态下美日与台湾的关系**

如美国学者奥根斯基(A.F.K.Organski)提出的“权力转移理论”(Power Transition Theory),指出新崛起的大国,一定不满既有的霸权国家所主宰的国际秩序,进而加以挑战,而既有的霸权国家为维持权力与利益,将为之出现冲突,恰与“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相同。所以在“权力转移”的推波助澜下,近年来美中冲突日趋白热化,出自下揭八个引发点:一是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二是2010年美国前总统欧巴马推动的“亚洲再平衡战略”;三是2013年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战略”;四是2015年中国公布的“中国制造2025方案”;五是2018年美国前总统川普推动的“印太战略”正式成形;六是2018年美国前总统川普开打的“中美贸易战”;七是2020年美国前总统川普签署的“台北法案”及多次重要“对台军售案”;八是2021年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的“联合盟友反制中国”的军事外交安全战略。因此可以看出,中国已被美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后,即积极透过组建印太战略联盟体系,加强美日同盟力度,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及科技战,以及强化台湾作为抵销中国实力的地位;尤其是美中冲击之间最敏感的“地缘战略杠杆”,莫过于作为美国战略资源与工具的台湾牌,所以“地缘”让台湾被卷入美日同盟与中国博弈的战局之中。

**美日对台湾“两颗石头”的地缘战略需求**

美日同盟之所以会这么重视台海和平稳定与区域安全,当然是台湾有著位居第一岛链核心及印太战略关键节点的“地缘政治”优势,而且这个优势是受印太战略的“战略需求托举”所造成,而且台湾刻正遭受到中国严重的军事威胁有关。若以“地缘政治”视角来看台湾,台湾犹如可弹性变化的“两颗石头”:一是“垫脚石”,一旦台湾被中国并吞,台湾将成为中国的“垫脚石”,如此中国海军将可自由进出西太平洋及南海,整个印太同盟势亦将瓦解;且因为有新的中国海洋强权诞生,国际及海洋秩序将因此而重建。二是“绊脚石”,若台湾成为美日台的三角同盟关系,则台湾将成为中国的“绊脚石”,当可更大发挥位处第一岛链的核心关键角色,既能有效扼制中国的海上运输生命线,也威胁到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安全,并制约中国蓝水海军的发展。

**影响台日关系的中国因素**

随著中国近年来的“大国崛起”,企图以“中国梦”之名,“建立全球霸权”之实,尤其是2 月1日实施的海警法已严重危及日本从东海、台海到南海的海上生命线,日本当然会以“主权国安需要,联美反制中国”,也才有3月16日的“美日2加2会谈”、4月16日的“美日高峰会”,6月12日的“七国集团峰会”等多次与美国提出“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而日本长期的美中关系灵活的“安全靠美、经济靠中”的“弹性战略”,如今面临国家安全与利益受到中国威胁时,当然会产生“衣尾效应”(Coattail Effect),更需紧靠著美国绝对优势的军事、科技与经援的撑腰,益加坚定的“随美抗中”路线。

中国当前如何因应美日同盟的“战略遏制”,自然会如法炮制“战略围堵”以为反制:一则是深化与俄罗斯战略伙伴关系,二则是操弄其附属国北韩的核武威慑,瓦解美日韩的战略合作,三则是积极布署对美日同盟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军事动员,利用在台海操作军机扰台等“灰色地带战略”压力,吓阻与反制美日介入台海。四则是,利用东协国家与美国的矛盾,并借由“一带一路”、“南海行为准则”及“建设军事管控能力”等策略,来拉拢同东协的政经与军事等方面交流合作,企图突破印太盟国在南海的势力包围。

然而当前美国具有完全制胜中国的政经与军事实力,加上中俄矛盾仍然存在、日台围堵坚如磐石、南海诸国各有盘算等情况之下,中国甚难突破美日同盟的防线,最后中国只能被迫低头与美日开展“接触、妥协、对话、合作”等作为。这就是19世纪的英国首相巴麦尊(Lord Palmerston)所说的:“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台湾应随时密切关注美日中之间“围堵中有接触,对抗中有对话”可能造成的情势逆转,俾利及早因应。

**台湾因应的战略行动**

对于中国而言,台湾不仅是主权的核心问题,也是能否成为海洋大国的战略问题;而对美日而言,台湾是攸关印太安全与利益的最前哨,也是美中博弈的“海权竞争”关键节点。处在两大势力之间的台湾,战略行动的选择上在当前也就格外重要。所以台湾则需审时度势地运用“地缘战略”的优势,顺势的“借力使力”与美日同盟发展紧密的政经与军事合作关系,并积极的“自助人助”强化己身的军事防卫与经贸科技等硬实力,以及民主价值的软实力为后盾。嗣后借由与美日同盟建立紧密的安保关系后,经由美日的连结到印太与欧洲区域;并谋求在“和平对等”的基础上,与中国进行“民主对话”,才能有效呼应与体现美日主导的“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并鼓励和平解决两岸议题”行动方案,确保台湾的永续生存发展。

**延伸阅读**

新首相新思维(一) 岸田政权下的台日关系发展
新首相新思维(三) 台日关系未来发展的关注与建言
新首相新思维(四) 重视经济安全保障的岸田内阁
新首相新思维(五) 展望岸田文雄新内阁治下的日本政治情势
新首相新思维(六) 日本未来政经发展 第三次安倍政权

作者》**陈文甲** 台湾日本研究院顾问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