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治] 新首相新思维(六) 日本未来政经发展 第三次安倍政权

《编按》岸田内阁启航。日本国内的政经局势将产生甚么不同面貌?因此引发的国家安全、地缘政治与经贸互动,又会有那些值得观察的面向?台日友好的现状又会有甚么改变?在在都值得我们加以关注。由亚东国会议员友好协会、台湾日本研究院与中央广播电台,于六日共同主办“新首相新思维-日本政经情势与台日关系发展”座谈会,并邀请到亚东议员友好协会会长郭国文立委、台湾日本研究院李世晖理事长、陈文甲教授、林贤参教授、谢文生专家、雷明正副秘书长参与讨论之外,并发表以下系列专文,在央广新闻官网完整呈现。


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过后,在国会的指名选举也毫无意外的由总裁岸田文雄就任。虽然台湾媒体甚至出现“日本新时代”这样的说法,但实际上从菅义伟辞职,一路到岸田文雄当选来看,背后都有安倍晋三的影子,恐怕这次的政权是所谓“第三次安倍政权”。同时,未来日本政坛在新时代的影响之下,政治生态恐怕会有大型的转变。

**第三次安倍政权**

从自民党总裁选举来看,复数日本媒体分析指出,背后都是安倍晋三的深度操作,使得岸田文雄当选总裁并且组阁。日本经济新闻报导,一直以来在党员票调查及民调都居冠的河野,为何无法赢得选战?首相菅义伟宣布放弃连任总裁后,自民党支持率开始回升,党内“再这样下去无法在众议院大选获胜”的危机感消失,让无可非议且树敌较少的岸田,被视为最有可能获胜的人选,党内各派阀就在最后关头选择支持岸田。因此,岸田文雄想必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当选背后,安倍晋三的操作相当关键。加上他喊出“年内将制定数十万亿日元规模的经济对策”,对于岸田文雄来说,他在执政上势必还是要借重安倍晋三的势力,不管是经济还是外交,大致上还是不脱离安倍路线。从内阁组成来看,人马似乎也是换汤不换药。阁僚人事方面,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总务大臣金子恭之、法务大臣古川祯久、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财务大臣铃木俊一、文部科学大臣末松信介、厚生劳动大臣后藤茂之、农林水产大臣金子原二郎、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国土交通大臣齐藤铁夫、环境大臣山口壮、防卫大臣岸信夫、复兴大臣兼冲绳北方担当大臣西铭恒三郎、国家公安委员长二之汤智、少子化担当大臣兼地方创生大臣野田圣子、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数字化担当大臣牧岛花莲、新冠疫苗担当大臣堀内诏子、世博担当大臣若宫健嗣、经济安保担当大臣小林鹰之。这其中,作为政权关键的官房长官一职给了安倍晋三的出身派系清和研究会(细田派),干事长一职给了志公会(麻生派),很明显顾及了安倍和麻生。按照这样来看,菅义伟政府顶多是“第二次安倍政权”的延续,而这次政权要说是“第三次安倍政权”,一点也不为过。

**紧急事态宣言解除,日本开始拼经济。**

自民党也很清楚民众对于派阀政治的厌倦,因此在总裁选后,日本政府宣布解除紧急事态宣言,且防疫限制也逐步放松。目的除了缓解民众不满以外,也释出了“政府要开始经济复苏的计画”。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野村综合研究所专家认为,河野可能是比岸田更好的选择,因为他专注于中长期的改革和可再生能源政策。不过考虑到脆弱的经济和“第三次安倍政权”,岸田偏离安倍经济学的空间也不大。
岸田似乎专注于财富分配,但这种左倾政策并不一定与经济增长相匹配。不过岸田擅长建立共识,这将为引导社会经济所需的政局带来稳定性。以目前来看,日本货币宽松政策仍然在轨道上。岸田不大可能很快退出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或提高利率,因为这样做会提振日圆。此外,随著疫情解封,加上日本疫苗覆盖率逐渐提升,加上报复性消费,未来旅游、航空、餐饮等服务业者也值得关注。

**日本政治未来**

日本政界一向有一个循环,当没有政治强人的时候,派阀几乎会轮流执政;等到新一代强人出现后,派阀就会归队到强人之下。这是日本自民党在政界所向无敌的一个模式,在野党根本没有招架能力。

因此,以目前来看,虽然是岸田文雄执政,但很明显是由安倍晋三操作的情况下,这次立下大功的高市早苗未来有无可能执政,也会是一个观察重点。派阀轮流执政情况下,政界“大御所”持续在水面下掌握政权,台面上还是由新人出来。

佐藤荣作下台后的“三角大福”,或是2006年小泉纯一郎下台后,安倍晋三、福田康夫和麻生太郎的轮流执政让这个倾向更为明显。

因此,安倍晋三继续以大御所角色引领日本政界的情况持续之下,不管是岸田文雄或是其他人,只要政权出现一点问题,自民党内部派阀会自动调整,立刻进行轮替。照这样来看,这次立下大功的高市早苗,甚至野田圣子,恐怕会是下一任总理热门人选。

**河野太郎改变日本政治生态**

河野太郎一开始参选气势滂礡,到后面后继无力,似乎遇到每一个空战为主的政治家都会发生的状况。不过共同社报导指出,自民党要借重河野在民间的高人气,让他出任广报总部长一职,代表河野未来还是有机会重新挑战总理大位。
日本政治生态保守,当台湾政治家每一个利用网军和媒体把脸书及YouTube玩得炉火纯青的时候,日本的政治家大多还是停留在利用传统平面媒体来进行政治攻击,顶多就是办个推特,但也都只是停留在政策宣导,看不到像台湾这种不管蓝绿白三党都用网军四处洗版攻击对手的情况。不过最早就开始网路行销的河野太郎,在宣布参选时民调一口气冲到第一,推特按赞数也名列前茅。除了他是最早涉入网路的日本政治家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在世人面前善于塑造“改革者”的形象。一般而言,以年轻族群为主的网路族群对于这种冲撞的改革者最为倾心。加上日本政界还不流行用网军大量洗版制造支持度,因此网路声量和民调是可以成正比的。虽然网路声量高也可能带来民粹当道的风险,但日本政治制度以间接选举方式选出总理,似乎避免掉这样的危机。这次选举也可以看出,日本老一派政治家几乎是用“集体联手”的方式将河野扼杀在摇篮之中,虽然成功保住政权,但国民都看在眼里。不管怎么说,这次败选的河野太郎让党内见识到他的空战实力,其他年轻议员恐怕会群起效尤主导议题,甚至不顾一切冲撞制度以寻求快速取得高声量。就算是对手岸田文雄,也不得不脱掉领带、拉下身段和网友直播,大聊一些平常根本不会去聊的议题。这些是否会影响到日本长期以来地方派阀为主的政治生态,未来值得观察。

**延伸阅读**

新首相新思维(一) 岸田政权下的台日关系发展
新首相新思维(二) 新常态下的地缘政治与台日关系
新首相新思维(三) 台日关系未来发展的关注与建言
新首相新思维(四) 重视经济安全保障的岸田内阁
新首相新思维(五) 展望岸田文雄新内阁治下的日本政治情势

作者》**雷明正** 台湾日本研究院副秘书长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