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安华医师:我眼中的新疆问题(十八) 维吾尔特别法庭亲历记之三

今年六月在英国伦敦举行的维吾尔法庭第一次庭审,由于主办地点,场地以及主审法官的名望使得以前对这个法庭不屑一顾的人们大吃一惊,纷纷表示要积极投入第二次庭审。一时间,大有维吾尔人翻身得自由的希望。台上台下各方都拿出来自己的看家本领来探听这个法庭的背景,例如,这个法庭的金主是谁?受益者是谁?证人有哪些?西方专家学者们都有谁来作证?以及各国政界的态度如何?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这时,出现了从来都不打招呼的人突然很热情地和你套近乎,请你吃饭喝酒,而他们关心的就是上述问题,这就很清楚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终会流向哪里。

**第二次开庭疑云重重**

正在人们窥探谁是金主的时候,突然传来法庭资金短缺的消息。第一次法庭资金丰富,所有来到现场的证人们下榻的宾馆,包括疫情隔离,伙食,新冠病毒检测等等都是由法庭出资的,可能当时的金主包票打得过大,法庭误以为真,以至于过度开支,而这次由于资金短缺,就取消了把证人请到英国的作法,令人心疼不已,这个法庭走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没钱了呢?接著又看到法庭向民众募捐的消息,也看到了在进行网筹的链接。但效果还是不理想。网筹资金数目离实际需要相差太远。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位匿名的犹太人,自称是一个犹太组织,捐了十万英镑。法庭又活了。

本人出身维吾尔族,曾经是一个外科医生,见证过中共核武器试验受害者的悲惨,也见证过活体器官摘取的残忍。而且在第一次开庭时被邀请担任法庭调查员。因此,自认为会收到邀请出庭作证,但结果并没有。我觉得纳闷,但由于不想放过这个天赐良机,就毛遂自荐,在法庭的网站上注册要求作证,但还是没有被接纳。不免心生疑虑。我的手上可是有大量的,铁证般的证据,其中有:核武器试验受害者的情况,数目,程度;还有中共在新疆做生化武器试验的证据;而且,更有中共活体器官移植的直接证据;却偏偏不让我作证!这是调查维族种族灭绝的法庭,而我却被排除在外。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世界看不懂的东西太多,我只好静静观察。

**事件亲历者遭到排挤**

法庭开始了,过程和第一次一样,男男女女,东方人和西方人,不同的种族但同样是被迫害的人,向法庭做了对中共野蛮行径的控诉和展示,而西方学者们用他们研究者的专长,对正在新疆发生的事件做了合乎逻辑,符合法律,精辟的分析。证人们控诉的血淋淋,学者们分析的头头是道,只是,没有有力的证据可以用来证明种族灭绝正在进行。证人们控诉的中共恶行可以在任何一个被殖民的土地的监狱里看到。学者们的分析是非常精辟,非常合乎逻辑,但离事实太远,他们的分析掉入了中共的陷阱,学者们所看到并进行分析的东西恰恰是中共想要让他们看到的并进行分析的东西。而要想看懂中共,并看到现象背后的故事,你必须要有一个中国人的大脑--不管他是维族或者汉族--才行,你才能分析的离事实不远。

要想让种族灭绝的罪名成立,除了那些证人证词和专家学者意见以外,还要有灭绝人口的证据,也就是说,要有大规模杀人的证据,而维族法庭上恰恰就缺乏这方面的证据。中国大陆超出想像的丰富的器官资源可以解释为构成杀人罪。因为,人体器官目前只有从人体得到,我们的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在实验室或工厂生产人体器官,但唯一可以提供这个证据的人却不在证人之列。

在本人上一篇有关法庭的短文中已经探讨过法庭收集到的证据如何可能与事实有出入的证据,而这次,当一名德国籍,有名的新疆问题专家在作证时被法官质问他的证词来源的可信度(请大家观看网上的视频,自己做出判断)。当时,在观众席里,对这名德国人的证词持有不同意见的大有人在。当然,除了维族人和那些头脑被烧坏的人以外。其中一位西藏问题专家,也对这名德国人的证词引述的,有关西藏问题的说法提出质疑,她认为这名德国人说的不对。而另一位西方证人在准备他的证词时,我们共同认为那个证据事实根据不足,但他在作证时仍然引用了不实的证据。

**真相在哪里?**

法庭外的讨论才是比较接近事实的,除了有些证人自己也承认夸大其词之外,西方学者专家们更是认为,这次法庭能收集到百分之四十做为控诉种族灭绝的证据,就很不错了。

当然,我们不能排除中共对这次法庭的干扰与渗透。中共的黑手在这个法庭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在忙了。从证人的选择不当,媒体的不聚焦以及政客们的冷漠态度都可以看到中共的代理人无处不在。BBC的一名资深记者在被问到为什么没有报导这次开庭时,他回答说:我不说那些证人们在撒谎,但对于他们说的话我不相信!

延伸阅读

安华医师:我眼中的新疆问题(十六) 维吾尔特别法庭亲历记之一
安华医师:我眼中的新疆问题(十七) 维吾尔特别法庭亲历记之二

作者》**安华托帝 · 柏格达(Enver Tohti Bughda)** 原为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师,因为和BBC一起拍摄纪录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发居民罹癌与畸形儿童问题,被迫于1999年流亡英国,此后长期为维族人权议题在国际发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